理想 X 希望 HOPE

“[希望]与理想同在”

辩论队里有两个学哥,
两个时常即兴辩论,一有不同的观点必定讨论到底
好笑的是,他们从来没有有过一直的看法,
一个学哥理想主义,另一个就现实主义
没有对与错,问题就在因为就持有两极的观点,所以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说服对方

今天两位就再次讨论起来
主题很混乱,类似 知足 X 理想 X 最终目标 X 妥协
(不知道如何把这些东西LINK起来)
人到底应不应该知足?

个人觉得人就是要不断追求才有人生意义,欲望,个人理想,最终目标就是推动力
对于阻碍自己达到最终目标的事物,决不妥协。
这个是我个人得出来的结论,原来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有时与人聊天,被人问道自己的看法时,就能自己发现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

第二节:竞选

最近出现非常多的竞选,学校学生公会竞选,巫统刚刚过去的党选,3场补选,中华文化学会也选,朋友的PHARMNOTT也在选。

选,代表的就是选择
如果大家有主意的话,有时自己做选择的时候往往都是不理智,情绪化的
本来理智的选民,可能一些风吹草动,一些谣言,一些煽动,那天有生理问题或什么的
就会根据自己的情绪去做出选择。 我们往往也不是这样的吗?

所以竞选就变成了一种策略游戏,心里战
虽然酱紫说人家会觉得我马后炮,但是有时自己沉溺在竞选当中,
就不会战在外面看整个战场,所谓当局者迷,有时候选人输了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许子根啊,三美啊,这些就是很好的例子

现在的竞选,
你不只要有理念,你不只要能做事
你还要有人脉,打关系,和代表们熟络,最重要的就是候选人姿态

什么是候选人姿态?
记得308时,我每天都经过茨厂街,我看到国阵候选人的竞选宣言(布条)
他的布条不是告诉人民他的理念,他只是在抹黑行动党的候选人,方贵伦
我个人觉得很好笑。。。
他还在哪里放话,“你们不投我,如果我赢了,你们这里就不会好过” (因为那时他有5000军警票,哪里知道这5000票最后被阿都拉拿来救自己)

反而对方表现出来的姿态就是36计中的“苦肉计”,博同情,讲成效,讲改变。。。
(最近CHANGE,HOPE,改革,这些词都是最好的竞选宣言)
那出自己的无奈的姿态与无奈的选民站同一阵线,搞到自己好像被欺负,博同情票

当候选人能力与支持率都相当的时候,姿态就是决定结果的其中一个大因素
所以你说姿态是不是很重要?

一句点评 : 强势姿态就是绝对的弱势


赠:所有任何选举,选拔,投选中的候选人

比人家慢来的英语教育

英语教数理政策在巫统党选来临的时候得到一丝的喘息,
巫统党选过后就会决定这个政策的废存,
可是,就在英语教育课题在我国出现的同时,
我们的邻国却出现一个蛮讽刺的新闻,
我国不管在什么方面都不是趋势的先锋,就连语言的应用也要慢人家几十拍



李光耀:扭转讲英语趋势 父母应与孩子讲华语

中新网3月19日电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鼓励当地家长尽量在日常生活中和孩子讲华语,让他们有机会多使用,以学好华英双语。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由于新加坡本地家庭以英语作为主要用语的趋势日益明显,李光耀希望能说华语的家长多和孩子讲华语。因为新加坡是个以英语为主要用语的地方,为学习英文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孩子日后要掌握一定水平的英文不成问题。但如果孩子只在家中用英语和家长谈话,学华语将面对重重困难。

  他17日为推行至今30年的常年讲华语运动主持开幕式时,引述由新加坡教育部在小一新生登记入学时所做的调查结果,指出讲华语的家庭自上世纪 90年代以来便一直减少,到了今天只剩下约40%的家庭仍以华语作为主要用语,反之讲英语的家庭却从1990年的26%增至今年的60%。

  “随着越来越多家庭讲英语,要学好华语就成了大问题。所以,今天的讲华语运动所面对的主要挑战并不是华语与方言的抗争,而是扭转华人家庭讲英语的趋势。”

  李光耀指出,世界环境的改变,使得华语和英语成为必要的沟通工具。因为人们如果懂得英文,将可在英语系社会及发达国家挥洒自如,而华文则能协助新加坡人同崛起中的中国联系。

  因此,他强调学习一门语言必须考虑其实用价值,而英文是世界上最通行的语言,也是新加坡最重要的工作语言,所以非学好不可。至于华文,则是全球华人的共同语文,不但是中华文化的主要载体,也是中国13亿人口的通行语言。因此,如果孩子能够学好华英双语,必对他们的前途大有裨益。

  “中国希望同我国合作,也是因为透过英语,我们能够同西方国家取得联系。同时,我们的华文水平也足以让我们和中国人针对不同的课题进行交流。”

———————————————————————————————————————————————

在新加坡打出这种双语优势将主导未来贸易的优势的这种概念的时候,
我们国家还在语言问题上拿捏不定,
对我个人而言,语言是用来沟通的,不一定就要出口成章,句句修饰词
问题就在马来西亚的小孩已经渐渐的脱离华文教育,
加上国内的华教分子不断的在搞内斗,
国内的华文教育在这样的趋势下是存在着危机的。

这个时候最保守的策略就是在小学数理教学上继续用回华语
可能有人会说小学是基础,在打好基础后就有利往后对英语的应用

既然现在中学已经在使用英语教数理了
为何就不让小学保持,华语教数理呢?
小学用华语,中学用英语,不就是整整是新加坡提倡的华英双语优势的一种平衡方案吗?

马大之旅

星期天终于去了一趟马大
辩论交流赛进行得非常顺利,
虽然我们还是因为某某原因迟到了少许
马大辩论队名不虚传,我们诺大辩论队这个刚成立的婴儿队伍能有机会跟他们做这样的交流是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本来还想着不要被打得很难看,可是最后的结果还是。。。

这次第一次做结辩
本来想再一次担任三辩盘问的位置,
但是三辩的位置比较适合第一次上场的楚璇吧,
开始打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一场硬仗,
我们的主辩表现还算不错,至少有她平时的水准
到二辩开始的时候,我简直在抹汗。。。
二辩应该是第二次担任这个位置,对辩的时候怎么还一直像被人盘问呢?
星期六二辩没出席练习,搞到他今天连自己的队友在辩什么都不清楚
哇佬。。。。头大下
老实说,如果在打羽球或打DOTA的时候遇到酱的队友,我绝对会“出口成脏”,
能LEAVE GAME我就GG QUIT GAME。

一直到三辩盘问我都只能在哪里做记录,看着我们整个架构的倒塌。。。
自由辩的时候就更够力,这一点我很奇怪为何没有在点评的时候被讲出来
我们的三辩只在自由辩站起来一次,二辩也只有两次
问题就在三辩但是已经紧张到STUNNED在哪里,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二辩就准备不足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没紧张,只是已经抽离出整个辩论赛(心里当时在骂粗口)

我们的情况有点狼狈 。。。

马大给与的讲评让我学习了很多
他们打出来的规格是非常的正统,当然他们也大方的给与指导性的建议
希望下次还有机会交流交流。。。

辩论结束后就和他们吃晚饭继续交流
马大的队员都非常的热情,对方的二辩,晓瑾/金/晋/妗/矜 非常的健谈
看她在辩论场上开足火力的扫射,饭桌上就变得可爱幽默料,
当然他们的学姐也是,VERY 的TALKACTIVE。。。

这应该是这个SEM 的最后一站吧,
是时候开始我的ASSIGNMENT了。

大学生涯第三章

打从拿到诺大的OFFER LETTER 后就已经决定要住在学校宿舍,
大学距离本人的家也只是45分钟的车程,如果来回驾驶的话,不会是不可能的事
至少比起外坡的同学本人还有多一个选择,可以避免住在昂贵的宿舍,

既然选择住在宿舍,就必须趁这个时期享受一下大学生活
以前老师总是说 “enjoy your university life”,现在正是适当的时候啊
因为个人觉得大学时期人生之中只有那么的一次,过了这个年龄可能很难在回头
在外头一个人生活也不是那么悠闲的,最“DULAN”的时候还是洗衣服的时候
洗完衣服后突然下雨搞到衣服半天吊的感觉真的不是KEYBOARD所能形容,
搞到衣服半天吊,穿又不是,晾又不是,心里直骂“赶羚羊”。。。

大学的第一个SEM本人只参加过一个由药剂系主办的EVENT,
叫VIVALAVIDA,(第一章)
应该是酱SPELL没错。
过后阴差阳错的加入了辩论队,
开始时完全没想过比赛,只是单纯觉得,噢~学习学习罗,
希望加入后讲话不会那么粗鲁,

今年SEM 2开始不久就碰上了中华文化学会主办的 (第二章) LANTERN FESTIVAL,
灯节庆典。为了逃避购买入场费,
本人只好答应做自愿工委,帮忙打杂和管理游戏的摊口
看到很多人都为这个EVENT那么努力的付出,不禁让我回想以前华文学会的时候
尤其是当时与一班学姐学哥筹办这个联欢会,那种热诚的和无怨的付出,也是一样无法用KEYBOARD来表达。。。。

其实今天想记录的是今天到MMU和人家干架的事,
被刀疤强和大只恒一众带到MMU和人家来个友谊辩论交流赛
加入辩论队有两三个月了,虽然以前对这个事件非常不感兴趣(因为本人辩论喜欢加插粗口,不喜欢用名句精华),但是渐渐的也就踏入这个陷里永不超生 =.=
今天的辩题是“种族极端/宗教极端对社会威胁比较大”
老实说,和政治或经济扯不上什么直接关系的题目本人都会觉得有少少无力

最后的点评,本人被MMU的几位,SO CALLED“锁定”讲评,
本人就像在十万公尺的高空被敌人的F16战机用导弹锁定,=.=
但是其实对方的讲评是非常的中肯,虽然听起来就没有很爽,但是我还是能完全吸收他们对我的批评,确实,我真的有点NOOB酱,犯了一个在第一次盘问时就被禁止再犯的错误,那就是没有针对对方的回答做出小结,还有就是在自由辩的活跃度。
反正是第一次,就原谅自己吧,哈哈=.=
况且讲评的有一个短发的女生还蛮可以看下。。。。

就酱,本人的大学生涯又写下美丽的一章
下一场可能会对上曾经是世界辩论赛的总冠军,马大辩论组
好像越搞越大,危险下,希望不会被派上场,不然有有得忙了
其实有一份MORAL的PROJECT但是就是没时间搞它,这次肯定被队友心中暗骂了
噢。。想想也有两三个星期没回家了,这个星期还是要回一回家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