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胡乱影射

林冠英不会是陈水扁,这是郑丁贤不会告诉你们的事,因为郑丁贤真正的意图是人身攻击攻击拉低林冠英的声望,所以他选择指名道姓地攻击林冠英。我17岁就看郑丁贤的文章,他喧哗取宠的手段相当高明,让人误以为他真的很中立,在批评民联和国阵的力度明显不同。批评国阵时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把国阵的弊端归咎小拿破仑,巫统他很少评,纳吉只赞不批,罗斯玛他很怕。

为什么林冠英不会是陈水扁?因为林冠英是在野党的领袖(中央)国阵早已经出动政府机构打击和监督,尤其是反贪会。 陈水扁当年大贪特贪都没事为什么?因为陈水扁是用总统特赦权,就算贪污也拿他没办法,一直到他下台才司法审核,被弹劾。这是我国没有的制度,只要有买贵了或贪污,林冠英自然会被调查,何以郑丁贤担心林冠英变陈水扁?影射和诋毁的成分居多吧?

马来西亚最像陈水扁和吴淑珍的那两夫妻,郑丁贤是不敢影射的。当年台湾防务部为陈水扁的专机埋单,吴淑珍穿金戴银收受政商的礼物,最后被判8年徒刑。又专机又穿金戴银,和纳吉罗斯玛简直就是一个模版。为什么郑丁贤不拿来影射?同时却说纳吉让马来西亚民主来个大跃进,哇,是非颠倒。纳吉白里透红的皮肤是郑丁贤自己写的,我对那篇文章印象特深(早餐差点呕了出来),现在郑丁贤不敢认,说是姨妈姑姐说的。

郑丁贤有没有批评国阵领袖不应该以量评价,而是看有没有批判到点上。如果他真的有认真批评国阵任何领袖,他今天就不会被人叫“郑丁狗”,“纳吉的干儿子”。

南院风波:尽显霸权傲慢

南院发生国阵支持者非礼十九岁女学生事件,报导的描述真实得来令人感到极度的愤怒。在国阵前首相纳吉上台后,支持者趁机拥上台饰演拥护戏码的同时,拉礼仪 员的旗袍然后有国阵支持者用下体顶其臀部,也有礼仪员被摸臀部。两位受害者皆确定犯案者是故意和有机心绝对不是意外或不小心。

在众目睽睽 而且也是近距离在前首相面前,支持者何以敢这样欺凌小女生?说穿了,就是人多势众,他们绝对知道就算东窗事发也不会得到对付。受害者只能在内部宣泄自个儿 跺脚,同时清楚了解到主人家奉行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惯性态度,况且院方接受捐款必定保有摸摸小臀也只不过是“小小误会”,下次不会的了接着保证这个保证 那个。在霸权眼前我们束手无策。

气愤的事绝对不会就那么多,往往是对这些事件该负起责任的人的态度引起公愤。学生被非礼,院方的回应是 “学生不清楚社会和政治的复杂”。这是什么三不拉七的回应呢?政治复杂和学生被非礼到底有什么直接关系。正正是院方选择在这个复杂和动荡的时刻以半软半硬 的方式强迫学生出席这样复杂的典礼,同时却无法控制场面,才会导致类似事件发生。到底是学生还是院方不了解社会和政治的复杂呢?事情的风险本来就不难预 估,院方矛盾的想法是这起事件主要的原因。

柔州前大臣也对这起事件发表了看法,表面他促请女学生去报案,同时却发表受害者言论未必真实的看法,其实不就是在挑战和质疑受害者吗?作为一州大臣,对于这样的事件大臣却只怀疑受害者带有政治立场,完全忽略这类事件对学生还有社会所作出的伤害,他配当柔州的大臣吗?

在大选的眼节儿,我们应该从南院这起事件仔细想想我们作为人民应该要有的定位和原则。削减霸权和领袖的傲慢和锐气,我们才能 真正地阻止这类事情再一次发生。内部解决自个儿跺脚永远也 改变不了被霸凌欺负的现状。

马华爱首相

马华代表大会上处处可见我爱首相布条,首相到底做了什么,马华党员何以生爱?马华大选前最后的代表大会上,不谈爱党爱国,不谈爱和平爱人民,却只突出首相。可见咋们白里透红的首相真是人见人爱,马华爱,大报爱。

马华沉沦没了方向依然忘我逍遥,看在部分实干的党员眼里是何等心酸,看在华社的眼里又是何等滋味?

走过一甲子,马华仅剩“我爱首相”,“一个大马”,“转型计划已成功”等只有标语没有内 容的口号。你爱首相什么?首相只不过是巫统中央代表选出来的巫统主席,他既不是民选,更不是国阵集体选出来的。巫统的中央代表金钱政治风气严重,而这个所 谓的首相就是在这个环境被选出来的,马华爱他。

纳吉这一届领着国阵的表现可谓差强人意,不论在经济,还有行政方面并没有任何显著的政绩,劳民伤财的政策,惠利朋党的计划倒是多得数不清。稽查报告出炉显示槟州在民联管理之下盈余增加一亿,纳吉在马华大会上却说民联执政一年国家就完蛋。实则空口说白话,拿不出任何论点以及逻辑去支撑。大概,民联执政一年就足以证明国阵五十五年是在搞混账,国阵将会完蛋。

国阵经过308后依然把人民看作乡下人,实务不做却把大量资金投入到“一个大马”政治宣传里。企图 用一种UMBRELLA MARKETING的方式让国阵内的政党一致通用。这种做法参考了外国政党。这种愚民的政治宣传,其实是必须配合政治实务才会凑效,单凭宣传搞搞 PATTERN是起不了作用的。什么一马书卷,一马基金,一马医药,一马援助,企图绕过政府政策和内阁达至政治宣传而不是尽力形成政策,说穿了就是鸡肋。

马华这一届做下来弊端连连,高层明搞团结暗里派系问题严重,看小蔡当部长就懂,个个明的就奉承暗地里谁的心是真正服?阿斗啊,阿斗啊。

纳吉和他老婆搞的是政治明星宣传,可是弊端暴露太多,巫统内部也是暗潮汹涌。我爱首相,你家爱首相是你家的事,你爱首相国家就会变好吗?狗养的,也不经大脑想想。

国阵操控司法的事实不变

国阵领袖迫不及待地在安华被判无罪释放后,第一时间向全世界宣布“国阵没有操纵司法,大马司法独立”。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大马司法是否独立何必需要宣布呢?只有独裁的政权需要向国际和人民强调司法独立。而这次安华的案件正好反映了大马司法极度不独立。

国阵可以选择在形势好时,以不足够的证据提控敌对阵营的领袖,在形势恶劣时释放敌对领袖然后佯装提控自己的朋党。由于下届大选形势对国阵非常凶险,所以纳吉必须穿上改革者的羊毛企图更加接近选民,同时释放好意提控林良实让马华当替死鬼,接着再以基尔缓和雪州情绪,这全都是加入了政治考量的提控。这不是操控司法是什么?

在新加坡,李光耀执政的年代,当时的李光耀也必须上法庭当证人,面对司法公正的审讯。在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不只能够忽略法庭的传召,不上法庭,同时连带他那没有任何官职的老婆也能一并搁置法庭的传召,这种以特权凌驾于司法的做法和把自己看成皇帝没两样。就算是有显赫清皇朝历史背景的爱新觉罗.傅仪,也懂得尊重司法在二战后的东京军事法庭上作证,为何马来西亚的领袖因为父亲曾经是首相而靠着这个关系当上首相后就真不把司法和宪法放在眼里了呢?还拒绝上庭作证?真把自己当皇帝老子和贵妃娘娘了。这不是操控司法是什么?

国阵没有操控司法是建立在安华自由对国阵不利的逻辑上,如果倒反过来安华无罪对国阵有利,不就让国阵刻意释放安华找到了动机吗?2000年安华入狱,全国掀起了烈火莫息运动,马来社会刮起反风。当时华裔对烈火莫息运动不太关注,而马哈迪靠着华裔票护航轻骑过关。如果这次安华入狱,烈火莫息升级版搞下来加上华社改革的决心,国阵政权必定提早结束。

所以国阵在这次“释放“安华的动作中其实是加入了非常多的政治考量和计算,这一定要归功于国阵智囊团日以夜续的算计,最终决定不以两败俱伤的策略失去政权。他们的考量很简单,不以国阵的政权去搏安华的政治命运,打败了安华失去政权就非常不值得了。国阵领袖所发表的“大马司法独立”简直是笑话,就请你们别再唬弄人民了。

[转贴]贪污腐败黑幕真相 Ep 2: 幕后黑手是谁?

贪污腐败黑幕真相,请广传....
Episod Two:幕后黑手是谁?

昨天说到被谋杀的香港土着金融副总经理加里尔;他其实是马来族群众少见的精英分子。他来自马六甲,是一位高材生,求学时代就很喜欢数学及理科。不像其他马来贵族子弟不学无术;加里尔勤奋好学,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取好成绩,考取LCE后1963年加入皇家军事学院。接着到纽西兰基督城大学留学,考取会计学学位文凭。

1971年学成归来,曾当过短暂的教师,1974年加入土着银行担任内部稽查师。由于勤奋及忠于工作,加里尔晋升迅速,1978年已经升任土着银行稽查部经理。1980年,加里尔获得土着银行奖学金,赴瑞士Imede大学继续深造,并考取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82年学成归来,晋升为土着银行助理行政总经理。随即因为香港子公司土着金融出现贷款程序舞弊疑云,而被派往香港调查内幕。没有想到,就这样白白葬送生命。

加里尔的妻子罗斯娜维Rosnawi是马大毕业生,任职教师,两人育有4个孩子。加里尔遇害的时候,他们的长子Ruzail Fitri只有8岁,次子Razman6岁,女儿Ros Anita3岁,幼子Ahman Razlan只有6个月大。如今加里尔的四个孩子都已成材,在土着银行的照顾之下,4个孩子皆已大学毕业,并且已经成家立室。加里尔如果还在世,已经做公公了。熟悉加里尔的朋友,都为他感到可惜;因为他正直无私,忠于职守,对贪污舞弊行为绝不妥协,结果葬送了大好前途和生命。如果当时他选择同流合污,今天的他又会是怎样的呢?

人生不能假设,也无法重来。但是,因为他的死,而令到香港土着金融丑闻得以曝光,让玩弄权术和贪赃枉法之徒落网,他的死,不是没有价值的。当初到加里尔下榻的香港丽晶酒店约见加里尔,并且下手将他杀害的凶手,后来查出是大马巴生商人麦福生。他在香港落网,经审讯确定罪名成立,判处死刑。但是因为香港已经废除死刑,因此改为终生监禁。终生监禁的刑期为20年,经过假期的七除八扣之后,他只服刑13年便刑满出狱。据说如今他在槟城经商。

当年涉案的佳宁集团总裁陈松青,香港土着金融主席罗连奥斯曼,董事拿督莫哈末山苏丁,高级总经理莱斯沙尼曼,总经理伊不拉欣查化和助理总经理亨利陈,全部因为涉案而被捕,被检控。有些坐牢,有些无罪释放。其中罗连奥斯曼潜逃到英国伦敦,因为抗拒被遣送到香港面对审判而申请人身保护令,一拖就是7年,最后引渡到香港受审,判处入狱一年。由于案情错综复杂,司法程序旷日持久,单是司法开销就高达2.2亿港币。

这里想跟大家讨论一下:如果你是一家商业集团分公司的高职,当你发现从你的最高上司,到你的总经理,全部都是贪污滥权,自私自利的小人,你会怎么做?

如果你是加里尔,你会怎样做?你会:
(1)选择向总公司举报他们,但是会面临杀身之祸;
(2)选择保持缄默,明哲保身;
(3)选择跟他们同流合污,不拿白不拿;
(4)选择离开公司,另谋高就。
如果你是加里尔,你会选择那一项?

这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就像我问你,如果你明明知道国阵贪污滥权,蛮横专制,不断监守自盗,将国库掏空;你会怎么做?你会:
(1)选择与强权对抗,敢于表达不满,面对警察恶势力逮捕你、给你安插谋反罪名,依然勇往直前,无怨无悔。
(2)选择缄默,明哲保身,不认同也不反对,得过且过。
(3)选择跟国阵同流合污,不贪白不贪,有机会也要跟他们一样大发国家财。
(4)选择移民到海外,没眼看。
你会选那一项?

言归正传。
香港土着金融丑闻弊案看似已经落幕,但是,真相是否真的如我们表面看到的?更大的疑问是:幕后真凶到底是谁?这么大笔的贷款,25亿马币,到底是谁批准贷出去的?幕后黑手是谁?

为了彻查土着金融丑闻,大马政府当局在1986年成立一个特别听证会。由前任国家总稽查长丹斯里阿末诺丁(Ahmad Nordin)、徐万寿(Chooi Mun Shou)、蓝利伊布拉欣(Ramli Ibrahim)。但是这个听证会的权限是受到限制的,不像皇家调查委员会那样比较有调查的实权。他们只能根据当局提供的资料来查证,他们可以传召土着金融、土着银行的相关人士到来举行听证,但是,就算证人不肯合作透露实情,他们也是无可奈何的。

简单的说,这个所谓的《听证会》,根本只是当局为了对外界有所交代而设立的,调查真相,并不是重点。阿末诺丁三人,花了两年时间工作之后,写出一份厚达6千页的《裕民调查报告书》,这份报告书,当局只印刷两千份,公开发售给公众人士,每份报告售价RM250.00.

阿末诺丁在报告中明确指出:虽然委员会是被委任调查此事,但是除了几位土着银行职员以外,委员会无法获得土着金融董事部的充分合作。但是,报告也明确说明,香港土着金融(Bumiputera Malaysia Finance,简称BMF,在香港被称为《裕民财务公司》)和佳宁集团,私底下是有很多《预订计划》的;就是说,裕民财务公司和佳宁集团,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没有佳宁,就没有裕民!

整体的计划看似复杂,事实上很简单:这是一个洗钱的计谋!

土着银行在1979年将第一批30亿马币的资金注入香港土着金融,土着金融借助佳宁集团总裁陈松青为代理人,运用这笔钱去赚取更多金钱,然后进入私人口袋,连本带利吃到光光!所幸当年,巫统朋党的《五鬼运财计划》运用起来还不够熟练,出现很多破绽,加上当年巫统内幕暗流汹涌,马哈迪上台与慕沙组成2M政府之后,党内的皇族势力极为不满;新一轮的党争正在酝酿成形中。

根据熟知巫统历史人士透露,70年代当敦拉萨忽然病逝伦敦,胡申翁上台接任首相之际;曾经在挑选副手人选方面伤脑筋。当年巫统党内票选第一副主席,是东姑拉沙里;马哈迪只是排名第三。后来据说内部达成协议,因为马哈迪是敦拉萨非常具重的人才,当年马哈迪被东姑阿都拉曼开除出巫统之后,敦拉萨上台不久就将马哈迪重新恢复党籍;因此胡申翁决定提拔马哈迪担任副首相;但是为了安抚保皇派,内部达致的协议是一旦胡申翁退位,马哈迪接任首相,就会安排东姑拉沙里出任副首相。

谁知道当马哈迪上台,大权在握后,却不按照君子协议提拔东姑拉沙里,而是直接挑选第二高票副主席慕沙希淡出任副首相。这一来,以东姑拉沙里为首的保皇派大为不悦,于是在1981年的巫统代表大会上,宣布与慕沙希淡竞选党署理主席;但是由于慕沙希淡得到马哈迪支持,投票结果,慕沙以微弱多数票胜出。

1984年,东姑拉沙里卷土重来,继续挑战慕沙,再次落败。1985年,因为发生默马里事件,副首相兼任内政部长的慕沙违反了马哈迪的意愿,两人的关系开始趋向恶劣;渐行渐远。1986年,平地一声雷,慕沙希淡忽然宣布辞去副首相及内政部长职位,只保留党署理主席。

马哈迪为了应变,找来了嘉化峇峇当任临时副首相;而原本敌对的慕沙和东姑拉沙里却开始结盟,在1987年联手挑战马哈迪和嘉化峇峇。出人意表的,是东姑挑战马哈迪的党主席大位,慕沙对垒嘉化峇峇。由于时任彭亨州务大臣的纳吉,原本被认为是东姑拉沙里领导的B队支持者,最后一分钟临阵倒戈,宣布支持马哈迪的A队;最后东姑拉沙里一微差的43票落败,马哈迪惊险保住了党主席宝座。

以上有关巫统党争的演变时,跟土着金融丑闻有关系么吗?当然大有关系。

从听证会主席丹斯里阿末诺丁在调查报告书里所说:发生在土着金融的丑闻事件,只不过是《冰山一角》(The tip of the iceberg),就可以看出端倪。

阿末诺丁在报告书中直接挑明:土着金融后面,有更大的黑手。而这个黑手是不可触碰、不可言喻、不可调查的,整个事件,就是由幕后黑手操控,所有被调查、被定罪的,几乎都只是代罪羔羊!

但是阿末诺丁的报告书,却令政府,尤其是马哈迪震怒,马哈迪极度不满阿末诺丁的调查报告,不但否认幕后黑手的说法,更斥责阿末诺丁,指他与反对党勾结,抹黑他的政府。

那么,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请看下回分解。完结篇:Episod Three: 五鬼搬运,窃国8千亿!
by:Mask Man

[转贴]贪污腐败黑幕真相 Ep1: 是谁杀了他?



Episod One:是谁杀了他?

1983年6月18日,香港警方在新界一处香蕉园里发现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的身上,没有身份证...,没有钱包,没有任何资料,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为什么会死在那个平时很少人经过的香蕉园。警方只从他的裤袋里,找到一枚硬币。那是一枚马来西亚的硬币。

24小时之后,警方才从这枚硬币的线索,抽丝剥茧,找出他的真实身份。他原来就是两天前被同事报案,指他失踪了的大马人。他的名字叫做加里尔伊布拉欣(Jalil Ibrahim)。他的身份,是马来西亚土着银行的高级助理总经理。香港警方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宗普通的命案,可能又是一起谋财害命案。直到警方找到加里尔的日记,和一封来不及寄出去给他妻子的信函之后,警方才开始意识到,这宗命案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个大秘密!

一个足以牵动国际金融业神经,内情错综复杂的秘密!从他的日记和信件所透露的消息,警方开始怀疑,死者可能私下调查,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秘密丑闻,有关的丑闻秘密可能会为他自己、他服务的银行、甚至是他的国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他可能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因此写了一封信准备将秘密告诉他在马来西亚国内的妻子。

信中,他详细说出了他对某一件交易的看法,他认为那是错的,可是他却无法阻止它发生而感到心灰意冷。他在信中还告诉妻子,他刚刚以香港土着金融副总经理的身份,阻止了一笔400万美元的贷款发放出去。由于信件来不及寄出去,警方怀疑加里尔是在当天就被人掳走,到荒郊杀害。巧的是,就在他的尸体被发现的6月18日当天,那笔曾被他极力阻止发放的400万美元贷款,成功发放出去了。。。。

简单的说,加里尔正准备揭发一宗世纪大丑闻,但是他来不及揭发真相,就已经被灭口了!他是因为知道得太多了而被杀的。但是,他到底知道了什么?真相可怕到什么程度?可怕到足以令他赔上一条大好前途的生命?这些,就是香港警方所要调查的重点。

警方从加里尔的出入境记录中发现,加里尔原来早在1982年11月便被大马土着银行母公司秘密派遣来港,主要是为了调查一系列批核程序有很大疑窦的贷款问题。
经过国际警察的配合调查,进一步发现,马来西亚土着银行设在香港的子公司土着金融,在短短一年之内,连续发放巨额贷款给几家有关联的公司,款项总额高达马币25亿!

香港土着金融丑闻,是大马建国有史以来最大宗的财经欺诈案!25亿,在当年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这些涉嫌欺诈土着金融25亿巨款的公司,它们的幕后老板,都是同一个人:陈松青。

陈松青是马来西亚人,拥有新加坡国籍;原本在新加坡担任土木工程师,由于经营不但在新加坡破产。1972年,37岁的陈松青以一张为期3个月的签证前往香港,在地产商钟正文的益大集团担任项目经理。1975年,陈松青成立独资的地产公司。正好搭上香港地产经纪起飞的好景,令他赚取了第一桶金。

1978年,陈松青与钟正文合作,成立《佳宁控股集团》,并相续成了许多空壳子公司和有关联的公司,迅速发展起来。据说。陈松青和大马土着银行当年的董事主席东姑拉沙里、马华总会长李三春,还有不少大马政界重量级人物过从甚密。70年代末期,陈松青高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美汉》,易名为《佳宁置业有限公司》,又以10亿港元向香港怡和集团收购香港最值钱的房地产之一《金门大厦》,易名为《佳宁中心》。

当年香港传媒大肆报道,可是始终没人知道佳宁的资金来源和幕后人物的背景。陈松青因此被香港媒体称为《神秘大亨》。收购金门大厦才短短6个月,佳宁就将金门大厦整体以16亿8千万港元的代价出售,赚取毛利6亿8千万!而佳宁的股价也在短短9个月内,从6港元飙升到15.4港元。上涨了250%!

1983年,随着加里尔命案发生,警方严密调查之下,所有的秘密被一一解码。就在加里尔命案发生后的3个多月,即同年10月2日,陈松青被捕,1994年被控欺诈罪,1996年罪名成立,被判入狱3年。由于陈松青的财经诈骗手法被一些不法者模仿,对股市投资者构成莫大影响,香港政府后来不得不修改法令,杜绝类似的犯案手法。

那么,陈松青是如何搭上土着金融这条财路的?土着银行为什么会信任陈松青,甚至在贷款条约都还没签好的情况之下就发放巨额款项给陈松青?这起涉及25亿的金融丑闻,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巫统朋党后来从土着金融丑闻中学习到了什么经验?他们又如何从土着金融丑闻的经验里学懂了《五鬼搬运大法》,用短短20年的时间,陆陆续续将国库掏空,将高达8千亿的国家财产搬到国外去占为己有?

请看下回Episod Two: 幕后黑手是谁?分解。
by:Mask Man

以圣战制造假想敌

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在巫统大会的开幕仪式上,宣告来届大选将是定夺马来人权力存亡的大选,呼吁全党上下一心投入“圣战”。只要巫统大会一开,我们都会一连几日很气火上身,凉茶也变得很好卖。巫统领袖靠的就是激昂的演说企图挑起巫裔的恐惧心理,和人类好斗的劣根性。在被挑起后失去理性就会投秤一票,在巫统搭上下一班富贵列车养牛养马后才如梦初醒。

这次副首相用了“圣战”这一被西方国家直接视为恐怖分子代号的用词作为巫统大会的开幕词。副首相说,要用圣战保护马来人的主权,不让马来人在这片土地上失去权力同时要让马来人在财富分配中获得公平的部分。那么圣战总该要有个敌人吧?那么这个敌人是谁呢?副首相没名言,只是把这个遐想的空间交回给听众。

这招树立假想敌的招数,世界各国的领袖都会用,世界各国愚蠢的人民都会受。靠这招吃糊那么多年巫统领袖明白只要树立了假想敌视线就转移了。接下来的策略就是更厉害的招数,别以为马华会静静不出声,就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才是抢戏的部分。马华民政当然会站出来反对副首相圣战的言论为的就是激起仇恨,华裔只要被激怒了就会和巫裔不和,最后选票又回到了巫统手里,马华也安全了,因为马华从来就是躲在巫裔偏多的堡垒区。

华裔的人口下降至二十多巴仙,而经济分配中很多华商被赶的赶吃的吃,已经所剩无几,还怎么侵犯主权,还怎么囊括经济蛋糕。而事实上,巫统的领袖在股市上大势操作,之前的纳吉的儿子购入HARVEST公司的股份,短期内股价飙升两千多巴仙,后来又爆发内阁部长沙丽扎她亲爱的养牛事件,郭鹤年退出马来西亚市场事件,和最近实达集团被土著控股公司收购事件。种种事件看来,这个市场就是巫统说了算,我们非巫裔还分什么经济蛋糕?

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在随着非巫裔人口比例下降已经进化到巫裔自身寻求改变的地步。只要比例再进一步下降,巫统树立假想敌以获得票源的招数就会渐渐无效。副首相由上任后就以强硬和脸黑黑的方式对待非巫裔,在华小课题上也不曾释放好意,现在居然还来圣战那么激。副首相会是我们下一任的首相吗?我想要一个爱好和平的首相而不是打圣战的首相,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