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小最委屈

子文易名风波最终以董事部向教育部申请恢复原名同时魏家祥部长以“让我一人来承受所有委屈”这种悲壮和自觉委屈的形式结束这一场风波。他在记者会还说不知道为什么易名会让人联想成消灭华小,并以“佩服这些人的想象力”来讽刺抗议者。部长自觉委屈,而不察觉华小教育才是真正的委屈。华小常年得不到制度化的发展及拨款,更有些华小面对断水断电的危机,最严重的还面对被关闭和搬迁的问题。比起坐在冷气房遇到富商要求易名就说“正有此意”以讨好富商的魏部长,何者更委屈?

以往也发生过华小易名,为什么就没引起这般风波呢?是因华社对华小的前途日渐担忧,华小那么多年都得不到政府的关注,对于增建华小的数目也是逐步不前。多间华小开始面对学生数目拥挤,老师应接不暇的问题,在加上临教入师训的问题,真的是一波接一波问题不断。而唯一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政府制度化发展各源流小学,一视同仁地拨款,白纸黑字划入教育政策和蓝图。华小本来就是因该往这个大方向走。

政府一直对华小不理不睬是了解到华小有富商们的捐款和华社家长们对学校的资助,知道华小一时三刻是“死不了的”所以能省则省,让华小的命运和华商们挂钩,当华小越来越依赖华商,到时只要华商面对困难华小就支持不住,真的是不费吹灰之力。最近网络流传一则“大马糖传”的小文,显示大马华商在马来西亚面对的诸多刁难和危机重重,如果华小真的和华商命运挂钩,到时没了资助,难道魏家祥自掏腰包拯救全马华小?

这次子文华小易名引起风波其实就是害怕政府误会了华社希望华小脱离政府,完全依靠华商,这样反而变得往制度化发展华小的大方向越走越远背道而驰了。上一次华商合资收购大彩的做法已经引起担忧了,这次又来捐款易名,不禁让华社的担忧爆发赶紧喊卡。因为比起政府制度化发展,华小更像走向私有化,这绝不是什么联想或想象力丰富的问题,而是步步危机,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的问题,华小还有什么筹码走错一步棋?

读到有些考古式的评论以技术性的角度揭露子文华小的名字来源乃蒋介石的妻舅宋子文,而且是个大贪官,所以子文华小易名也是有其迫切性。如果自问华小易名的初衷确实是这样我看根本不会引起风波,而真正的引起风波的不是名字本身,而是对华小长远所带来的影响,根本和宋子文无关,以宋子文乃大贪官去为易名正名纯粹是带民众游花园,装疯卖傻的举动。

魏部长应该致力地争取制度化发展,让政府肯定国民型小学的地位并制度化拨款和增建华小,而不是面对华商们讨好老板的动作发表“正有此意”如此嘻皮笑脸奉承式的发言。一旦华小的地位再次受到肯定并纳入教育发展蓝图,同时每年有足够的拨款和一定的增建的数目,魏部长就应记一功,到时要放家祥华小也行。而这件事情最悲哀的是,如果华商不再捐助华小,那么华小就好像走上绝食抗议之路了。

EVYbody: 709阿JIB哥唔沖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