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武则天

http://wkangelol.blogspot.com/

武则天是中国史上唯一一个胆敢称自己为皇帝的女性,工于心计,心狠手辣,兼涉文史,富有才气,27岁的时候为了能废了当时的王皇后,把刚出生的女儿给杀了。唐高宗是个没什么政治头脑的人,能稳定政权和领导文武百官很多时候都要靠武则天献计。从受封为皇后开始武则天就一直在宫廷斗争中胜出,接而垂帘听政,再来就自封为皇。武则天执政约五十年之久,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贡献良多,不仅修改了脾女制度提升了奴婢的地位,还首开先例开办科举制广招人才。但是他负面的事迹也不少,冷血无情滥杀无辜,把自己女儿都可以炸了,噢不对,是杀了,同时她有几次差点错杀忠臣。

话说唐高宗李治是个柔弱的君主,唐太宗(他老爸)晚年做了许多事情,都是针对李治这种柔弱的性格,想帮他扫平障碍。比如,打高丽,打薛延陀,就是为了清除这些可能会给儿子找麻烦的强邻,他怕儿子以 后难以对付这些边疆民族。另外,他晚年杀了几个桀骜不驯的大臣,也是为了给儿子创造一个比较安定的国内政治环境,与其以后给儿子留下祸患,还不如提早收拾 了。李治的皇位也不是经过宫廷的一番厮杀得回来的而是他两位哥哥太子李承乾和 魏王李泰 发生了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最后双双被废黜才轮到他被封太子。简单来说他就是走狗屎运一路扶摇直上。

看到这里就觉得怎么越说越似曾相识?我们来看看首相纳吉的简历。教育方面,纳吉在吉隆坡圣约翰小学与学院完成小学及中学教育,在英国诺丁汉大学主修工业经济。

* 1976年1月14日,阿都拉萨病逝伦敦,返国代父竞选彭亨州北根区(Pekan)国会议席补选不劳而获。当年23岁龄,成为马来西亚最年轻的国会议员

* 1978年,25岁被委任为副能源、电讯与邮政部部长,成为马来西亚最年轻的副部长。

* 1981年,成为最年轻的巫统最高理事。

* 1982年,在马哈迪的安排下竞选北根州议席。随着纳吉在大选中告捷,当年29岁的他受委为彭亨州州务大臣,管理马来西亚半岛最大的州属,同时也是最年轻的州务大臣。

* 1986年的全国大选中,纳吉重作冯妇,蝉联北根区国会议员至今。他中选后,受委为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同时也兼巫青团团长,同时也是内阁最年轻的一员。

* 1991年,受委为国防部长。

* 1995年,转换了内阁职位,受委为教育部长。

* 1997年以教育部长的身份访问中国,纳吉也是大马首位访问中国的教育部长。

* 1999年,第二次受委为国防部长。

* 2004年,成为副首相。

* 2005年8月31日再次访问中国,这次是以副首相兼国防部长的身份,而且是第一个访问中国的防长。

* 2008年7月10日,在大约九百名巫统基层领袖面前以“上苍”(Allah)之名发誓没有牵涉蒙古女子阿尔丹杜雅命案。值得注意的是,他并没有接受任何司法的审讯。这样的证明清白的方式,带给马来西亚人民很大的冲击与疑问。[2]

* 2008年,内阁进行小改组,与首相阿都拉所兼职的财政部长职与自己的国防部长职对调。

* 2009年4月3日,正式出任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

老实说如果不是他老爸TUN RAZAK 打了一大片江山回来他现在能坐享其成?23岁开始攻打老爸留下来的选区,不战而胜,不是TUN RAZAK 的儿子还有谁能做到?马哈迪的儿子都未必包赢。不论是在选举上阵,党内党外都有人给面子死去的拉萨扶他一把。纳吉本身其实也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只不过不够阿都拉那么糟糕,更不能像马哈迪那样利用高压的手段排除异己尤其是党内的保守派一直明的暗的阻扰他的改革计划。

但是不要忘记,唐高宗有武则天,纳吉也有罗斯玛。首相夫人被纳吉称为最好的拍档,很明显罗斯玛一路以来都是扮演垂帘听政的角色,对纳吉的决定有一定的影响力。可以看得出罗斯玛手段更加强硬弥补着纳吉的软弱,看国阵里面大家对罗斯玛敬畏的眼神就一目了然(和她化浓妆有关系?=.=)。记得在RPK的其中一篇文章就提到罗斯玛的一句话 “找纳吉什么事?生意的事找我就可以了”。纳吉很多丑闻都有罗斯玛的踪影而且大多数都是“生意”的事。

最近一次再看到大马武则天的威严是黄义忠辞职《非谈不可》明志事件。大马武则天再次凸显其犀利的手段,有如自身就是内政部长,转发有种族色彩的短讯到NTV7警告了一下编辑,最后设下三个局限,什么媒体自由,什么编辑独立等全由大马武则天说了算,可见大马武则天的势力已经渗入内阁。

有一点和武则天很像的就是罗斯玛利用手段接近纳吉续而成为首相夫人。当时的罗斯玛已经有两个女儿了,还可以有办法和纳吉来个电梯奇缘?老实说电梯上下才那几十秒,最多给你抛个媚眼,而且电梯又不是每次只是他们两个,绝对搞不出什么花样来。纳吉要美女随便一个都不会差过邦莫达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罗斯玛懂得如何用高超的交际手腕接近纳吉。纳吉在和第一任妻子离婚不久后就取了现任的罗斯玛,和唐高宗的废王纳武很相似。

还有一点很不同的就是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带着他的团队在2009年来到马来西亚的时候就探访了首相以及首相夫人。大家都知道李光耀是个非常务实的人,绝对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人身上,他去了槟城见林冠英,老马也不见了因为老马现在只是博客而且没有决定权,接着见了纳吉和罗斯玛,向他的团队说“納吉和羅斯瑪是一個團隊;納吉在做決定前,可能會考慮夫人的意見”。其实这就暗示着在马来西亚课题上千万不要忽略这一号人物,因为她包含在DECISION MAKING PROCESS里面是影响决策的一员。有前辈跟我说,李光耀看人从来没有错过,我相信这次也没有错。

如果说,安华菊花案是个政治阴谋,那么这个阴谋多少都和武则天有关系,先不说网上流传她牵涉蒙古女郎的案件,因为她已经大力否认。有一件事她没有否认的就是赛夫在报案前一天找过纳吉和罗斯玛,虽说故技重施,但是怎样也好过无计可施,我不认为纳吉有这样的手段和阴谋策略,相比之下,罗斯玛更像有这种头脑。柏特拉曾经在网上贴过关于罗斯玛丑闻的文章结果被罗斯玛一刑事诽谤起诉。柏特拉尽贴内部消息,军人内部消息就说罗斯玛以首相生意代理人自居,而外交内部消息就指罗斯玛和纳吉出访印度钦奈(Chennai)因卫生问题而拒绝出席各项已安排好的活动,全部都是负面消息。武则天以前没有一直被抨击相信是当时没有 BLOGGER,当今大唐, FACEBOOK 等科技。


虽然她是个非常犀利的女人,听说还时常对纳吉发脾气,但是巫统内部的斗争日渐明显,纳吉要保住“皇位”还得多靠他身边的武则天。

300万骗天真的你!

有人说乌雪民联败选不应该怪那三分一的华人,因为是垦殖民把票投选给国阵。看起来很有道理,但是仔细想想,我只能说,那30%的华人真的笨到没有人有。这30%华人里面只要有900票是投给民联那么形式就能逆转,即减少国阵900票同时增加民联900票。

乌雪这种小地方,居民都过着安稳生活,通货膨胀对他们影响不大,石油起价也不会影响骑摩多的他们最重要路要铺,设施要好,还有不要有暴乱。其他的什么经济课题,治安问题,司法问题,执法问题,经济政策,自由贸易等他们都不看,因为那是长远的事。

国阵抓中这一点,马华领袖更加高招直接讲白,不投国阵可能会发生暴动。你知道那些小地方多数都是老一辈的人,他们听了心里肯定会害怕。再来就是300万诱惑,300万是个很大的数目,如果拨给一间华小,不只可以提升设施还可以扩充校园,收更多的学生就读。现在问题来了,这300万国阵会给吗?最糟糕的情况是国阵直接反悔说2/3的华人没有投国阵所以不要给,那时候那些投国阵的晚上睡不着了。给的话呢?

拨款不会直接下董事部,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重复三万变三千的把戏,300万变30万。再不然就高招少少300万全部变成设施或扩充与维修工程,所有工程交给巫统的朋党,然后价格当然是以十倍跳,30万的东西CHARGE你300万结果BUDGET一下就用完了,钱直接转进去巫统朋党的户头,叻思小学一分钱都没有收到。最后一个不小心还会搞到屋顶漏水或倒塌,那时候那些头国阵的华人你们是否谁睡得着?

说不定国阵明天就把300万放入叻思华小的董事基金里面咧?有,太阳从西边升起。

这一次民联输得很重,因为候选人不是二三线的人物而是再益,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州属输掉。民联一定要痛定思痛,找出正确的方向,切勿再输给这些下三滥手段了。下一场诗巫会更好!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还需多加努力!!!

下一秒-AQ164W


父亲母亲很少买不必要的东西给我,母亲还好,小时候母亲还会存钱买GAMEBOY给我们。现在每次想起都很感动,因为母亲那时总是没有钱用,但是我和弟弟时常借表哥和舅舅的GAMEBOY和PS ONE来玩,她知道我们很喜欢。每次在街上看到,她都会问“要不要买”,我望着窗柜答“不要”,但是她每次都会再问因为我演技太差。再长大一点我演技比较好了,会答“哎哟,买来作莫”。现在不同了,她见到我长大了就说,有钱你就自己买咯 =.=。虽然她还是很爱我,那个小时候形式的爱就停在小时候了,现在换了另外一种比较够力的,她每次讲“EH,我有东西跟你商量”我心里就一阵(惨了),而且最近才发觉“我有东西跟你讲”,“我有东西跟你谈”和“我有东西跟你商量”有很大的分别。

不过今天的主题是AQ16W,这是爸爸送的,就是不明白为何他喜欢买CASIO,结果我就一路这样戴下来。以前爸爸都不必要的东西给我们,叫他买东西就是“你吃我的住我的还要要求那么多”这个战国时期经典对白。到了现在也是一样,我也剩口水,买手提电脑那些如果不是挂上学业的上需要应该也是不用去想它,手提电话也是自己打工买,因为他也是有手提电话的古老寓言“我才用XXX型号,用了X年,我才用过X个手机,我们那个年代哪里有。。。”,相信当爸爸的都用这招必杀技,五秒让孩子没MOOD说下去的对白。中五那年SPM过后自己还真的买了一架K700i(现在送给印尼仔他们都不要),那年大年初一我自己留在KL打工,因为打上瘾了,就是那年开始我变得超积极,就是那种印尼仔苦力被卖猪仔超积极的类型。

超积极就要分秒必争,这个是超积极一族必须觉悟的事情。在这件事上,戴手表就变得不简单了,是一门哲学。也因为这门高度的哲学和高度卖弄这门哲学,我爸爸才会认为手表对我非常重要才会买手表给我,不然他会认为买PASAR MALAM 10块钱的手表给我就够了,要摒除他这种观念一定要让他清楚知道PASAR MALAM10块钱手表和质量比较好的手表之间的差别,进大学后才发现原来这种方式是有名词的,叫“SIGNALING”。在这件事我必须成功把质量好的手表变成“极度重要物品”才行,我爸爸不是那些容易说服的人,只要你有本事你还是可以说服他,但是要拿捏得准千万不要大力压下去,不然他体内的“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同时爆发的时候,家里的民主就会变践踏。

AQ163W有一次没电要等妈妈拿出去放电池,不能戴上学了,因为我不知道几时妈妈会有心情拿出放电池,所以一定要放在家里。那天的状况可谓痛苦,超积极一族怎么能一直向朋友问时间?同时手腕总是觉得有东西就会往手腕看才发觉没戴手表,手表的感觉还在啊。最严重的就是不能准确的计算每一步。有试过过以秒计算的生活吗?我总是认为这种生活很极端,但是那个中六的时候我上学都是进入超紧张状态。必须清楚知道的就是那种绝对不是初恋第一次约会的超紧张,而是国家进入紧急戒严状态的超紧张。

话说超紧张会令你的胃不停的抽动,根据健康排泄时间5点至6点早上为最容易排便与最适合排便时间。所以每天我5点早上起身准备上巴士的那一秒开始我就进入超紧张状态,然后就会炸下东京。学生嘛,上课头一天五点起,吃个早餐带着健康清爽的笑容上学。明天就5点05分起,早餐还是吃了,笑容还是有,接下来5点10分,5点15分,一直到顶点5点30分带着那种丧尸脸上学。我巴士5点50分会到,巴士司机绝对和我一样是超积极刑的,妈妈一定不知道他到达误差指数是1%也就是100天只有1天出现误差的机率,因为我是第一个上巴士我很清楚,其他人就被其他的学生迟上巴士影响时间,以为是巴士司机迟到。一个学生上巴士来到巴士前忘记拿水壶,掉头回去拿,妈妈才发现忘记水壶急急忙忙的装了一壶给他,然后学生才上车,这个过程最少要30秒。有五个学生发生状况就会最少迟两分钟30秒,最后一个上车的每天都会面对状况不稳定而导致上车时间不稳定的问题。但是我察觉每一次巴士司机都会踩大力一点争取失去的时间。我重申,他绝对是超积极类型~

我妈妈每次在我”炸东京“的时候都会喊“你好了没有?巴士就来到了!!!”很大声。其实妈妈不用那么担心,因为就算我迟上车也是好事,至少后面上车的人有更多时间准备,我一个人迟上导致大家不会迟上,拉上补下,OK啦。但是每一次我妈妈都估计错误,除了1%超积极巴士太快到以外其他的我都赶得上,因为我已经生活在“秒时”,我心里总是会计算距离5点50分还有多少时间,大便5分钟,穿衣服最快1分钟,下楼喝美禄X分钟,这个是常年累月累计下来的记录,我很清楚知道自己做每一件事情倒地要多少分钟多少秒,而且这个成为我的兴趣,那个是看F1后让我觉得0.001秒就是胜负的关键。我妈妈早上会叫醒我(伟大),我因为睡觉都带着手表所以张开第一眼就是AQ163W,够时间就继续赖床(超积极类型的污点),“再赖1分钟”,30秒过后看下AQ163W“还有30秒”,其实30秒只足够你躺在床上慢慢呼吸三次。
我早上会冲凉,而且设定好只能冲到5点40分,换衣服2分钟下楼,收拾书包3分钟,3分钟喝美禄加穿鞋子。这种情况搞到我妈也变机器人,因为她的对白是不变的“你好了没有,巴士就来到了”,“为什么不要晚上收拾,现在才来收拾书包”,“我告诉你,你以后晚上给我收拾书包”,“你慢慢喝啊”。我从来没有跟她说我秒时的哲学,因为这么复杂的东西我觉得她不会明白,也不会相信有多神奇,哈哈。到我中六考试最后一天我觉得她也没有明白到,只是一味觉得我不够积极,她错了,懒床赖30秒起身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

有一次我跟姐姐说,“EH,你可不可以在我睡觉的时候把我的手表调快五分钟,然后千万不要告诉我”。很傻,因为过了一段时间节奏还是到回原来那样。

我一直说以前以前,是因为我真的很怀念那个时候,现在我已经没有超积极状态和计算秒时。每次都说30分钟以后做,还养成睡午觉的习惯,打从小学过后就没有睡午觉了,上了大学居然睡午觉!!没有办法啊,总是觉得很累,东西想多了糖份下降,就无法集中然后就想睡觉了。这个SEM就来结束,下个SEM开始非常重要,一定要在开学之前纪律起来,就算没有下一秒也要下一分的计算。用三十分钟起跳的方式计算自己的人生实在太糟糕了。你们是用几多分的?还是有人用秒?



我的博客文章类型跳动很大,RANGE很广,大家可能适应不到,但是在我地盘这你就得听我的,把文章收割从中寻找快乐吧。

候选人方程式

这次补选国阵遴选候选人居然上演争上阵戏码,可谓未战先乱。慕尤丁和三美争到上台面,双方阵营互相威胁,最后在“国阵精神”底下,双方摒弃自己的候选人,黑马人物“卡马拉纳丹”出线,这个真的要感谢爸爸妈妈,导演,还有很器重他的监制,当然忘不了一路以来支持他的观众,他承诺他会做得更好,拍更多更好看的宝莱坞电影给大家看。尽管国阵最后确定了候选人,但是却埋藏了计时炸弹,双方人马可能会互扯后腿,加上补选出现四角战另外两位候选人都是冲着国阵候选人而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国阵这次不怕输吗?国阵怕输,但是有一个人不怕,他就是想输,那个人就是老慕了。

阴谋论留在后面才说,最近学了少少econometrics的知识就那一点皮毛,所以一直在想,其实遴选候选人是可以有更完善的机制的,比如可以用Ordinary Least Square(OLS Model)的方式去选。每个地区都有对候选人有不同的政治考量,那么我们就可以设定候选人自身的因素来预测得票率。比如[ VOTE=β0+β1 POLIEXP+β2 LogPOLIEXP+β3 SERVICE+β4BN+β5 LOCAL+β6 MALAY+ e ]。β0是基本盘,β1是政治经验考量,如果当地人民看重政治经验那么β1就会很高,LOGPOLIEXP是顶点,政治经验不会一直把得票率提高,不是100年政治经验就包赢;SERVICE是服务的分数;β4是DUMMY VARIABLE的COEFFICIENT可以是正数也可以是负数,BN只能是0 或者是1,0的话就是国阵以外的政党,这个要看当地人民对执政党的情绪,如果是反面情绪那么β4就会是负数,候选人如果是国阵,那么BN=1,得票率会下降β3;同样的道理,LOCAL也是DUMMY VARIABLE,1时当地人,0是非当地人;MALAY是马来人或非马来人,视当地大多数民族而定,可转变为华人和非华人或印度人和非印度人。

上面那堆咚咚是很乱,很难明,但是可以确定的就是用这一种方式遴选高分数的候选人不止可以避免争执,同时可以确保公平,有经验有服务的领袖有机会出线。方程式里还可以继续加入,贪污指数和亲民指数等因素。这样的话就可以选出最有素质的领袖。谁的得分高就谁出线,按这种方式领袖们就会注重服务,减少贪污指数。

说到阴谋论,最近慕尤丁动作频密但是全部动作都有一个共同点,矛头不断对着其他种族,同时一直插成员党,动机越来越明显。争取内部极端分子的支持同时打击纳吉的政绩,招招往“一个大马”打。补选的时候策略好像恨不得输,巫统大会的时候就可以说纳吉管理之下,人民不支持,补选差不多输完就是最好的证明。阿杜拉也是因为308 才出师有名被逼宫拉下台的。

国阵的成员党这个时候应该做的是同心协力对抗巫统的霸权,很可惜的就是马华连民政都不如,不敢支持三美的候选人巴拉上阵,民政NOTHING TO LOSE同时感同身受,还算有点声音。很可怜啊。。。但是人民不会同情的,因为我们还有选择。。。。。再益,一定要赢啊,来个2000多数票胜出!!!瓦卡卡=.=

看不到未来的马华

今天讲师说到华小课题,说我国是秉持OPEN—ONE—CLOSE—ONE POLICY。也就是华小的数量永远不变,开一间就要关一间。我们的教育政策一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唯独关一间采可以开一间的这个政策最CONSISTENT,没有变过。讲师提到PUCHONG的小学是关了某一件小学才在PUCHONG被批准兴建的。问题就在,捐地和出钱兴建小学的并不是政府而是IOI GROUP。关一间开一间也就够了,还要华人企业出地出钱兴建,这个世界还有天理吗?国家是谁给最多税务?起学校提供教育不是政府的责任吗?华小不是马来西亚教育体系的一部分吗?

回到家看看新闻居然就看见[蔡細歷促民聯快點批‧雪不撥地怎建5華小]这样的LJ新闻。总共八间,三间准备跟教育部谈,五间坐落在雪州。雪州不拨地?蔡西历有没有公布跟雪州政府讨论的细节,也可能根本没有找学周政府谈。如果还没谈就说不拨地,那么另外三间也是不是可以说教育部不拨地,如何建三间华小?是不拨地还是还没拨?雪州拒绝拨地吗?这个东西说一半不说一半,不清不楚就说民联不拨地。从这样的作风来看,马华的太极拳还是继续打,把话说到这么大声我就看你们马华在跟慕尤丁商讨的结果,一定跟进到底。黄家定承诺的20间“家丁希山抱抱”华小都还未跟他讨,讨论华小课题马华铁定吃亏。

刚上位的蔡西历动作很多,但是大多数是枪头往华社的,巫统最近的言论一个都不敢回应。雪州国阵大会,巫统雪州署理主席诺奥玛提出“公民权论”侮辱华印裔,以及大会流程安排矮化其他国阵成员党。你们知道马华做了什么反应吗?15人默默离席,这个悲痛又由我们华人默默承受。我们还要默默承受多少年?

对比另外一个新闻[不满放过纳西尔“华妇卖身论”,哥宾星与纳兹里掀开激烈骂战],马华在捍卫华人尊严上连一个印度议员都不如。马华默默耕耘?默默耕耘到华小越来越少,默默耕耘到我们每天被说是二等公民。蔡CD呢?对抗巫统他”软“掉,但是绝对是官商勾结的高手。

这种政党我们不要都罢。。。。

一个大马 - 好策略!

马来人优先论的策略

一个大马(one Malaysia)是一个好策略,大家可能很奇怪,为何这个空洞又毫无目标的口号会是个好策略?我说的是对巫统好的策略。从捞取选民支持,尤其是中间选民到放出改革烟雾弹来说“一个大马”可以左右逢源。在加上一个大马原来可以有多个诠释,我对这边的诠释是一个样,到那边诠释又是另一个样,简单来说“一个大马”就是全包,包山包海。最近老林就很巧妙的点破这个迷思,一个大马喊了那么久,终于给他找到破绽了,很简单的一个问题“一个大马是自身种族优先还是身为马来西亚人优先”。

回答这个问题要很小心噢,我们一般小市民要怎样回答都可以,马来西亚人优先可以,华人优先可以,马来人优先也可以,甚至你要答外星人优先都可以。但是身为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领导着政府,领导着最大的政党,回答这个问题没有政治智慧就会两边不是人。副首相慕尤丁回答“我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不过我身为一名马来人,不代表我会亏待其他种族,林吉祥并不明白‘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老实说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他在NGAP么。但是第一句很清楚的说“我是马来人优先”。这个时候大家群起抨击,说他揭穿一个马来西亚谎言,但是不要忘记,他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不是一问就答,而是被逼问很多次才答,所以绝对不是乱答。

他长得一幅欠揍样,又每天黑口黑脸,大家都以为他没有什么政治智慧,乱乱说话。但是情况刚好相反,有一句话叫做扮猪吃老虎,无声狗咬死人。以前阿杜拉在位的时候纳吉也是没有什么出声的,乖乖在后面走一步跟一步,有时捞下战机引擎有时捞下潜艇,PART TIME的时候捞下直升机,为未来的“逼宫”先做打算。如果在巫统里纳吉有要害怕的人,那个人非第二把交椅慕尤丁莫属。这次他给纳吉压力但是未至于摊牌。

中学时代每天混佳礼看政治讨论,那个时候的政经版真的比现在有素质很多,现在看到的都是像在巴刹骂架。以前每每看到很特出的文章都会看到很高兴,甚至跟爸爸分享,但是有一次爸爸就很扫兴的说“你看的是华文文章,自己的种族当然这么讲,你怎么知道马来人怎么想?”大概是四年前的事了,真的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们中文部落客写文章往往忽略这点而妄下定论,就像这次慕尤丁的“马来人优先论”,被华裔称为为国阵倒米的言论但是依情况来看未必,他最多只是倒掉华人的选票,但是这么说绝对可以争取更多马来中间票,尤其是在最近的乌雪补选中属于郊外而且50%选民为马来人。

有一次和学校的陈博士聊天,他提到巫统四楼在用一种在经济学中布置策略的方法来计算他们的政治应该采取对己方有利的策略,这种方法叫GAME THEORY,相信大家都听过,记得那天的饭局过后的第二天早上上经济课,教授就开始讲解GAME THEORY,我大喊神奇,好巧啊~ 说到GAME THEORY就有趣了,因为它不只被用来布置政治策略,商业策略,战事策略全部都用得上,可是我不是专攻 经济的所以也只懂得一些皮毛。简单来说就是从PRISONER DILEMMA (拜托,不是PRISONER BREAK=.= )那里演变出来的。两个嫌疑犯被分开两间房间问话,盘问警官告诉嫌犯,如果把朋友供出来他可以帮他向法官求情,刑法会降至两年,如果你不供对方出来而被对方供出来那么你的刑法将会是10年,当然如果两位都不把对方供出来就大家都没事。最后结果当然是两位都把对方供出来,两位都被入罪两年。我这里只是说个由来,再深入一点我也不清楚因为我真的不是专攻经济。

慕尤丁个人政治利益

这次的马来人优先论是慕尤丁争取巫统内部鹰派人马支持的策略之一。因为他摆到明表面支持里面窝里反,就是要演一出好戏给反对改革人马看,让反对改革的巫统党员全部都纳入他的旗下,巩固好实力就来个恶性循环 — 逼宫。为什么他会逼宫?因为他不比纳吉年轻,大家都老了,现在不做首相几时还可以做?而且国阵好像时日无多最多剩下几届,他才不要做反对党领袖。

根据KOPITIAM的UNCLE们讨论所得来的论点是,引擎失窃还有潜水艇不能下潜,甚至对纳吉老婆(武则天)罗斯玛的言论攻击都是巫统反对派放消息出来。听来也蛮有逻辑因为国防文件是高级机密,没有一定能耐这些消息是拿不到的,就算知道也不敢爆啦。(没被炸过吗?哈哈)所以可以看得出巫统内部的反对派一直有采取主动的攻势,这样的情况看来纳吉应该会败下阵来,因为他的丑闻太多,而且一直主张经济开放。

巫统利益
作为种族性政党,巫统的TARGET AUDIENCE就是马来人,最保守的做法当然是说马来人喜欢听的话。而且国阵要赢,最好的办法就是分化种族(绝对不是什么ONE MALAYSIA)一个大马这个咚咚是在分化种族的同时捞取一些“无知”的选票。不要以为没有人信ONE MALAYSIA,总是有一些人会信的,至少马华民政国大党的人会信,口号喊多了就会有人跟着喊,当广告铺天盖地倒下来的时候那个效应是很够力的,你听不进只不过你不是这个口号的TARGET AUDIENCE。GAME THEORY我不太了解但是我副修MARKETING。ONE MALAYSIA这个口号也是MARKETING公司想出来的,现在闹得热烘烘 。

人家说爸爸和妈妈,一个要做好人一个要做坏人(严厉)才能管好孩子不至于让孩子被过分溺爱。现在纳吉和慕尤丁刚好形成这样的形势,开明的马来人会选择支持纳吉,保守派就支持慕尤丁,结果两边都支持巫统。真的不轮到你说不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