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爱首相

马华代表大会上处处可见我爱首相布条,首相到底做了什么,马华党员何以生爱?马华大选前最后的代表大会上,不谈爱党爱国,不谈爱和平爱人民,却只突出首相。可见咋们白里透红的首相真是人见人爱,马华爱,大报爱。

马华沉沦没了方向依然忘我逍遥,看在部分实干的党员眼里是何等心酸,看在华社的眼里又是何等滋味?

走过一甲子,马华仅剩“我爱首相”,“一个大马”,“转型计划已成功”等只有标语没有内 容的口号。你爱首相什么?首相只不过是巫统中央代表选出来的巫统主席,他既不是民选,更不是国阵集体选出来的。巫统的中央代表金钱政治风气严重,而这个所 谓的首相就是在这个环境被选出来的,马华爱他。

纳吉这一届领着国阵的表现可谓差强人意,不论在经济,还有行政方面并没有任何显著的政绩,劳民伤财的政策,惠利朋党的计划倒是多得数不清。稽查报告出炉显示槟州在民联管理之下盈余增加一亿,纳吉在马华大会上却说民联执政一年国家就完蛋。实则空口说白话,拿不出任何论点以及逻辑去支撑。大概,民联执政一年就足以证明国阵五十五年是在搞混账,国阵将会完蛋。

国阵经过308后依然把人民看作乡下人,实务不做却把大量资金投入到“一个大马”政治宣传里。企图 用一种UMBRELLA MARKETING的方式让国阵内的政党一致通用。这种做法参考了外国政党。这种愚民的政治宣传,其实是必须配合政治实务才会凑效,单凭宣传搞搞 PATTERN是起不了作用的。什么一马书卷,一马基金,一马医药,一马援助,企图绕过政府政策和内阁达至政治宣传而不是尽力形成政策,说穿了就是鸡肋。

马华这一届做下来弊端连连,高层明搞团结暗里派系问题严重,看小蔡当部长就懂,个个明的就奉承暗地里谁的心是真正服?阿斗啊,阿斗啊。

纳吉和他老婆搞的是政治明星宣传,可是弊端暴露太多,巫统内部也是暗潮汹涌。我爱首相,你家爱首相是你家的事,你爱首相国家就会变好吗?狗养的,也不经大脑想想。

国阵操控司法的事实不变

国阵领袖迫不及待地在安华被判无罪释放后,第一时间向全世界宣布“国阵没有操纵司法,大马司法独立”。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大马司法是否独立何必需要宣布呢?只有独裁的政权需要向国际和人民强调司法独立。而这次安华的案件正好反映了大马司法极度不独立。

国阵可以选择在形势好时,以不足够的证据提控敌对阵营的领袖,在形势恶劣时释放敌对领袖然后佯装提控自己的朋党。由于下届大选形势对国阵非常凶险,所以纳吉必须穿上改革者的羊毛企图更加接近选民,同时释放好意提控林良实让马华当替死鬼,接着再以基尔缓和雪州情绪,这全都是加入了政治考量的提控。这不是操控司法是什么?

在新加坡,李光耀执政的年代,当时的李光耀也必须上法庭当证人,面对司法公正的审讯。在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不只能够忽略法庭的传召,不上法庭,同时连带他那没有任何官职的老婆也能一并搁置法庭的传召,这种以特权凌驾于司法的做法和把自己看成皇帝没两样。就算是有显赫清皇朝历史背景的爱新觉罗.傅仪,也懂得尊重司法在二战后的东京军事法庭上作证,为何马来西亚的领袖因为父亲曾经是首相而靠着这个关系当上首相后就真不把司法和宪法放在眼里了呢?还拒绝上庭作证?真把自己当皇帝老子和贵妃娘娘了。这不是操控司法是什么?

国阵没有操控司法是建立在安华自由对国阵不利的逻辑上,如果倒反过来安华无罪对国阵有利,不就让国阵刻意释放安华找到了动机吗?2000年安华入狱,全国掀起了烈火莫息运动,马来社会刮起反风。当时华裔对烈火莫息运动不太关注,而马哈迪靠着华裔票护航轻骑过关。如果这次安华入狱,烈火莫息升级版搞下来加上华社改革的决心,国阵政权必定提早结束。

所以国阵在这次“释放“安华的动作中其实是加入了非常多的政治考量和计算,这一定要归功于国阵智囊团日以夜续的算计,最终决定不以两败俱伤的策略失去政权。他们的考量很简单,不以国阵的政权去搏安华的政治命运,打败了安华失去政权就非常不值得了。国阵领袖所发表的“大马司法独立”简直是笑话,就请你们别再唬弄人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