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恶补,考试作弊

马华叫各个区部确定党员们已经登记成为合格选民,大选将至的讯息非常明显。可是民间却传出声音,“马华同学,你的战绩明显不足,几年来只顾党争,丑闻一大堆,一点成绩都没做出来”。马华同学心里笑笑决定短期内做点快熟面成绩出来,必要时作弊,那么就可以绊倒在旁边成绩突飞猛进的火箭,蓝眼和月亮同学。

马华惯用的速食面政绩是帮大学生争取入学,马来西亚那么多学生,马华就爱一个案件一个案件慢慢解决争取上报机会。这个星期解决重障学生的问题,多两个星期事情淡了就找多一位同学,让自己表现大仁大爱显得自己很伟大。向各位禀报这一期是马华帮助障碍学生获奖学金进私立大学,陈美嘉同学还在电视上感谢马华呢~各位看官你们会感谢马华吗?

再来就是让人看了火冒三丈的金马伦毁农作物事件,马华魏部长又站出来说可以伸出援手帮助解决。车斗维持宽度问题江作汉又出来领功了。可是仔细想想,为什么问题总发生在国阵的州属?问题的根本原因(root of the problem)本来就是来自政府。那么,不是自己制造了问题再去解决吗?问题没有出现在民联政府,因为这么一来民联周政府就有机会插手了,领功的机会就会失去了。

大学入学和奖学金问题,金马伦毁农作物问题,车斗2600毫米不能上路问题,那一件不是政府制造出来的问题?为了制造政绩满满的假象,政府可以制造问题给人民,真的看了就令人气愤。当然我相信很多问题最终都得以解决,所谓解铃人还需系铃人,只要制造问题的人要解决问题,没有什么难度的。大家不要担心,武吉公满的山埃事件最终可能也得以解决,不过不是现在,而是等到接近大选的时候,白小课题不也这样吗?选了国阵当政府的人反而受到这样的待遇,那么现在回想不是自己当了愚民吗?

马华那些站在前面被领袖耍的党员们可能会说“做又被你们说,不做又被你们说,你们到底想马华怎样?”。我们想马华做,但是不是这样做,随便做。我们想马华解决问题但是不是制造问题,我们想马华以民为本不是以自己的利益或其他财团的利益为先。马华一样也做不到。

D调自取其辱

一个政党如果在大选输得一败涂地,接下来眼看就要被选民遗弃输得一席不剩,那么它应该怎么做?

A.重新再来,由服务人民开始
B.做出内部改革,同时关注国家的政策不要与政治脱节
C.敢怒敢言,为人民传达民意
D.不停地攻击敌对党

选A的领袖非常有远见,因为他懂得大势已去,必须先再次得到人民的信任然后一步一步地重建声望,同时合理的监督敌对党。这一步可谓上策,稳打稳算一定不会错,但是所需时间就久一些。长年下来只要自身党不犯错,等待敌对党出现内部问题(有资源就会有资源分配问题),那么自己不费一兵一卒就打败敌对阵营。

选B的政党就把格局放得比较大,伸展版图,在各个地区都回有人认识关注国家政策,为国家政策发表意见的政党,只要是站在人民这边,以民为本,假以时日必定能重建声望,这个策略也算得上是上策。

选C的政党就非常冒险了,算是非常激进的一种手段,虽然可以很快地重建声望但是同时也制造了很多敌人,只要一直站在民怨这一边大声发话就可以制造敢怒敢言的效果。这种手段是五十五十,拿捏不好就赔了夫人折了兵。

选D的政党是不想活命的政党,尤其是敌对党正在声势浩大的时候还不停攻击敌对党就真的是自取其辱,绝对是下下策。这种硬碰硬的手段看的是局势和声势,声势弱的一方讲什么都被当作放屁。

昨天几位民青团领袖走到了槟州言论广场开讲,讲的不是国家政策,讲的不是民生问题,更加不是对PERKASA和寄居论的阿末呛声,炮口一来直接对准小林就射,可谓愚蠢至极。很明显他们选择了“D”,结果可想而知,一听到二四六批判小林,站在观众群里的近20位大叔立刻开口大骂,粗口脏话满天飞,气氛变得非常僵。

接着吉打州的組織秘書陳恩來沒有中斷談話,反而泰然自若地對他們說:“你們可以討厭我們,但請放長雙眼觀察,看看火箭是不是你們想象中那麼好!”。

这样的情况,是拿人民来泄愤还是要重夺民心?

如果今天言论是换成“C”,对阿末或PERKASA开腔,那么情况就是五十五十,一些人会认为演大戏,一些人会鼓掌,当然同时也会激怒那两个极端团体。选A和B 更加稳打稳算,至少不会被骂粗话,也不必和街坊正逢相对倒自家的米。华人要什么?华人要什么?先不要管那么多,华人要的是得到尊重,华人也是在这里流过泪流过血,不是懦夫,不是硬硬来就会听你的。

民政想翻身,但是这样一搞迎来的就是民众拿着“民政永失檳州”的大字报,那么不是自取其辱吗?

我们不要看TOM & JERRY

每年到了这个季节就是学子们最为紧张的时刻,大学录取名单放榜同时也是戏码上演的时候。上演什么戏码?是比《真情》还要长的《马华英雄门》。故事做了九千多集,主角换了很多人,但是戏码还是一样,这就像我们孩童的时候看的动画片《Tom and Jerry》永远都是猫抓老鼠结果被机智的老鼠耍计整回。

马华就好像上演Tom n Jerry的戏码那样。首先就是一班落榜的学生很失落,父母亲们看到孩子的努力没有成果当然觉得伤心,然后对白就是“为什么?为什么?”,看到这样的情形大家都觉得很心酸。这个时候当然是主角出场的时候,到第八千多集的时候还是魏家祥在担纲,他应该会做到九千多集。剧情如何?开记者会,安慰家长,拿投诉信和学生一起拍照,和高教部长拍照,解释,解释,还是解释。最后待得八月份,失落的学生不能再等下去只好另寻其他管道升学,新加坡通常在这个时候就大势“搜刮”我们的优秀生。剧集圆满落幕,几个成功上诉的学生跟华社英雄魏家祥排一排拍照,马华告诉华社自己为华社所做出的努力。最后字幕出现,敬请期待下一季的《马华英雄门》。

制度化公平录取优秀的学生这个课题不是第一天提起。在第三千多集的时候人民早就发觉有少许的不对路,察觉到录取制度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而纷纷提出制度化录取大学生。讲了五千多集,马华听到吗?

很多人以为马华听不到,所以一直重复又重复,连我自己都傻傻的在部落格写了又写,每次都觉得是曾相似的感觉,原来我的文章也跟着马华在上演TOM & JERRY。其实马华非常清楚问题所在,更加知道绝对不能制度化大学录取。原因其实很简单,政党要获得支持就必须要有政绩,要人民对她有需求,供需效应(demand and supply)这个大家应该都很清楚。如果断了人民对自己的需求,那么他们要怎么“赚”政治筹码?要怎么创造政绩?如果你不明白我就简单的告诉你这是什么情况,那就是一班科学家放出瘟疫的病菌,然后再销售瘟疫的解药,就算给你知道是他们放出病毒的那又怎样?

人民要怎么在这个被政治策略堵死的情况做出反扑?

1.不要陶醉在Tom and Jerry的戏码,要知道现在的Tom and Jerry剧情都开始改变了,有时猫TOM和老鼠JERRY会联手对付恶狗。

2.不要把成功的单一个案列为马华的政绩,瓦特法,那简直是谋杀了其他上诉不成功的学生!

3.最重要的就是人民要开始懂得如何制造马华对人民的需求。她不解决我们的问题先,我们决不会解决他的问题,不要让马华觉得华裔的支持是理所当然。不管什么党也好,我们也要制造政党对我们的需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要求。票,要投在自身价值最高的地方。

投马华投国阵,《马华英雄门》就继续做到万多集。各位朋友,是时候看看《绝地大反击》了。如果不是,那么还是有方法可以让你进到大学的,那么就是在大家都还未来得及模仿你之前,先打断自己那两条腿,成为“重障碍”那么你就有机会上报纸哭诉,然后社会压力让政府帮助你。但是记得要快,在大家还未打断他们的腿之前。

需要帮助请登入断腿进大学协助网www.duantuidaxue.com

马华首席网棍的素质

最近FACEBOOK都被拿来讨论政治和时事了,和论坛不同的是在FB讨论回应快速简短而且放在WALL上,不讨论政治的朋友也会看见你的回应。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早前指出,马华敌对阵营媒体工作非常完备,每晚约有300名文宣打手通过网络攻击马华,并拉拢更多选民。因此,马华现在应成立一个执行小组,通过网路作出敌党反扑,若各区会成立新媒体秘书处,中央必乐于给于津贴与支持。

其实蔡总会长并不太清楚网络的情况,因为他本身不太会看华文加上贵人事忙,根本无暇在网上浏览评论。结果就造成了美丽的误会,假设全部批评马华的人都是民联的网络枪手,可笑之极。

其实总会长很清楚,或者他的网络打手应该非常清楚。这批评马华的三百人之中里面不乏马华自己本身的良心党员。所以这次名为打击敌对阵营的网络枪手,其实内里就想收复批评高层的网络党员。

马华的网络媒体工作不完备?大大个马华博客录在那里每天UPDATE,马华博客何止300人?各个区会不时都有上载文章,有自己特定的部落格,相反地,民联就落后太多。其实问题不在于人数,而是素质的问题,那天在FB和人讨论政治课题就看的出了。

本人提出课题:江作汉决定停止调查PKFZ
马华回应:雪州偷沙,SELCAT仅进行听证会

本人提出的课题:劳勿山埃采金,黄燕燕不敢面对选民
马华回应:雪州偷沙,SELCAT仅给警告

本人提出课题:飞机引擎失窃,潜水艇不能潜,枪械,警车,装备9年内大量失窃
马华回应:雪州偷沙,SELCAT不让证人出席

好在他们不是用“爪夷文广告板”来回应我,不然我真的会呕血身亡。

今天国会辩论新皇宫超资,由原定的4亿追加到现在的8亿,工程还是没有公开招标那个。这样的情况下去,国家会不破产吗?那么你们觉得马华会如何回应这个课题?当然是~

雪州偷沙!!!!!!!!

政府捞偏门

像地下赌场,地下马票,高利贷等一般我们都称之为“偏门”,属于犯法的活动,但大多都属于轻微的商业犯罪活动。像地下马票,被抓到顶多罚个款然后被发到别的州属[buang negeri]。赌球当然也是偏门的一种,向扑基下注非常方便,只要打电话向相熟的扑基下注即可,有些在网上也架设下注系统任凭顾客下注。根据政府公布的数字,地下赌球活动每年牵涉的款项最少200亿。如果赌球合法化那么政府抽税最少可以抽50亿,国阵的大鳄当然会眼红。

财政部对合法化赌球的理由是“能杜绝非法赌球活动”,网上很多博克纷纷发文问“那么政府是否应该合法化娼妓活动?”。大家都用相同的逻辑说明合法化娼妓活动能为政府带来可观的税收,同时能有效控制性病传染,强奸的罪案也会降低。这样的言论虽然能直接说明合法化犯罪活动不是打击犯罪的最佳政策,同时会产生更多的社会问题,接而发生骨牌效应,连带更多的罪案发生。就拿合法化娼妓来做例子,很明显接着男性们就夜夜笙歌,家庭悲剧的发生是少不了的。家是社会的基础,社会是国家的基础,家庭出现了问题就会影响社会,虽然一个家庭的影响力很小,但是慢慢开始增多的时候就动摇社会基础,简单来说个例子就是很多犯罪分子都是来自破碎的家庭。

合法化赌球也是同样的道理,影响家庭的经济状况同时家庭贷款可能会增加,接而影响家庭消费(household consumption)。那为什么又可以合法化赌马票?人是有风险意识的,万字马票中头奖的几率是万分之一,看到这个机率,除非安娣安哥们晚上发梦出字第二天才敢买大,不然大多数都是小小的在买个希望。赌球的情况就不一样了,球队就两支,绝对不会有三支球队在同一个比赛中出现。庄家利用各式各样的赌球方式让赌盘平衡,比如“放球”,那么买家赢钱的机率就很高(看似)。玩家当然就越赌越大胆甚至敢借阿窿来翻本,结果不用看都知道是倾家荡产,以前就出现过中学生赌球欠上万元的例子。

其实我个人认为合法化赌球不是正确打击地下赌球活动的最佳政策,因为打击这类犯罪的方式绝对是应该软硬兼施。不断捣破非法赌球集团和高利贷集团同时教育人民才是最好的方案,合法化赌球反而像是在和非法赌球集团分一杯羹。这样不只降低警队打击非法集团的士气同时默认这些地下赌场的犯罪活动,让他们更加猖狂。合法化赌球就等于让民众“合法上瘾赌球”,如果今天某某场次合法赌球公司没开盘,或者某某天没有开盘,这些平时“合法赌球”的民众就唯有通过别的非法盘口下注。“合法赌球公司没开盘他们就不会买了啊”。”老兄,你有看过烟民在平时买惯香烟的杂货店没开就戒烟一天吗?“。其实到最后只是令到更多的人参与赌球活动,问题就越来越严重了,开始尝试吸烟接而上瘾的人永远比戒烟的人多。

世界杯来了,看看就好了在盘口下注就免了,小赌怡情,和朋友赌茶水其实也是可以很过瘾的,出钱喝茶好过赔钱伤了大家的感情。如果政府还是坚决要发赌球执照,那么至少应该透明,公开投标,让有诚信和符合人民利益的商家投得执照,同时不能让一家公司垄断市场,因为这关乎社会问题和人民利益的问题。

留下历史评价

翁诗杰是我区,班丹区的国会议员。308海啸很多国阵领袖在一片反风之下纷纷落马,国阵在直辖区输剩班丹区一席,正好符合翁诗杰的独行侠风格。之后翁诗杰依靠他那敢怒敢言的风格直登马华总会长宝座。当时在看大选成绩的时候就觉得遗憾为什么直辖区没有让国阵来个STRIKE全倒,但是看一看是翁诗杰的议席也就觉得这个成绩可谓完美,留住了承诺调查巴生港口自贸区弊案的翁诗杰。

身为交通部部长的翁诗杰除了应该调查PKFZ弊案之外,他最应分要做的自然是改善国家的交通政策和系统。但是纵观他中选直到上台当总会长,他办得最成功的就是马华党争。一部分的人认为,马华党争的爆发其实是翁诗杰为了转移一千万献金和霸王机事件的视线。普华永道的报告完成后他就打算交差关档,什么十面埋伏的言论都出现,完全忘了大选前的承诺,敷衍了事,什么大鱼也没有抓到。

剧情一转让人大跌眼镜,张庆信爆料说翁诗杰收了一千万献金和坐他的霸王机五次没有买单,翁诗杰默认了,霸王机更加使直接承认,还拿出荒唐的理由。调查期间拿嫌疑人物的好处代表什么?根本和收贿赂没有分别。接着故事当然到了尾声准备收档,几个小鱼被抓回去调查,慢慢就淡化了。马来西亚人就是这样,很容易被政客转移视线,翁诗杰为了快速转移大家的视线出了(他以为)一石二鸟之技,砍蔡同时转移一千万丑闻。故事接下来就大家都很清楚,报纸天天无限重复又重复,46亿PKFZ变得很模糊。

翁诗杰暴露真面目后真的就一直不务正业,一连串事件都显示出他没有专注在交通部的工作上。大马交通部批准大马铁道公司,透过Panca Utara有限公司,向西班牙联合柴油火车制造商FEVE的总代理Intervias Material Rotande引进4辆火车,然而,同款火车却较中美洲国家哥斯达黎加,买贵了2000万令吉,而哥国在试用时,3星期内该火车竟出轨2次。这件事后来被翁氏太极打去一旁,说与交通部无关,是财政部的问题。以前的三万变三千原来只是拿小事当踏板,遇上上百万千万的CASE他直接闪。

最近这几天开始搭巴士上班,看见巴士系统,在看看路面的交通情况不禁让我想起翁诗杰,我曾经唯一欣赏的马华领袖。待到最后才发现那个“唯一”看起来正直正义的马华领袖原来也是那么的不堪,那么更加不需要去看其他的马华人了。说回公共交通,巴士系统最终还是没有统一成功,收费偏高之余,司机的驾驶态度也非常糟糕,高速驾驶之余还跟同行在马路上竞赛。公共巴士的不完善连带的后果就是拥车率提高接而导致塞车和车祸频密发生。德士司机的情况更加够力,不走表之余还胡乱开价,服务态度不佳。这两天才有报导警方擒获色魔德士司机,顿时人心惶惶,以后还有女生敢上德士吗?结果德士不敢坐,巴士浪费时间系统差,地铁没有到你家,买车很贵汽油负担重,最后唯有“谷”着买国产车。最后政府宣布汽油起价,汽车零件起价,大道收费起价,停车场起价,三万,执照更新等等,人民顿时变了沾板上的鲜肉。

曾几何时我认为翁诗杰可以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改变,一年后我再回到中环上班,情况没改不要紧还变本加厉。如何形容交通部部长翁诗杰?不能循环的垃圾。所以,不要对“谢谢爸爸”有太多的期待,这些富家公子可能连榴莲树和橡胶树都分不清楚,能搞什么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