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历史评价

翁诗杰是我区,班丹区的国会议员。308海啸很多国阵领袖在一片反风之下纷纷落马,国阵在直辖区输剩班丹区一席,正好符合翁诗杰的独行侠风格。之后翁诗杰依靠他那敢怒敢言的风格直登马华总会长宝座。当时在看大选成绩的时候就觉得遗憾为什么直辖区没有让国阵来个STRIKE全倒,但是看一看是翁诗杰的议席也就觉得这个成绩可谓完美,留住了承诺调查巴生港口自贸区弊案的翁诗杰。

身为交通部部长的翁诗杰除了应该调查PKFZ弊案之外,他最应分要做的自然是改善国家的交通政策和系统。但是纵观他中选直到上台当总会长,他办得最成功的就是马华党争。一部分的人认为,马华党争的爆发其实是翁诗杰为了转移一千万献金和霸王机事件的视线。普华永道的报告完成后他就打算交差关档,什么十面埋伏的言论都出现,完全忘了大选前的承诺,敷衍了事,什么大鱼也没有抓到。

剧情一转让人大跌眼镜,张庆信爆料说翁诗杰收了一千万献金和坐他的霸王机五次没有买单,翁诗杰默认了,霸王机更加使直接承认,还拿出荒唐的理由。调查期间拿嫌疑人物的好处代表什么?根本和收贿赂没有分别。接着故事当然到了尾声准备收档,几个小鱼被抓回去调查,慢慢就淡化了。马来西亚人就是这样,很容易被政客转移视线,翁诗杰为了快速转移大家的视线出了(他以为)一石二鸟之技,砍蔡同时转移一千万丑闻。故事接下来就大家都很清楚,报纸天天无限重复又重复,46亿PKFZ变得很模糊。

翁诗杰暴露真面目后真的就一直不务正业,一连串事件都显示出他没有专注在交通部的工作上。大马交通部批准大马铁道公司,透过Panca Utara有限公司,向西班牙联合柴油火车制造商FEVE的总代理Intervias Material Rotande引进4辆火车,然而,同款火车却较中美洲国家哥斯达黎加,买贵了2000万令吉,而哥国在试用时,3星期内该火车竟出轨2次。这件事后来被翁氏太极打去一旁,说与交通部无关,是财政部的问题。以前的三万变三千原来只是拿小事当踏板,遇上上百万千万的CASE他直接闪。

最近这几天开始搭巴士上班,看见巴士系统,在看看路面的交通情况不禁让我想起翁诗杰,我曾经唯一欣赏的马华领袖。待到最后才发现那个“唯一”看起来正直正义的马华领袖原来也是那么的不堪,那么更加不需要去看其他的马华人了。说回公共交通,巴士系统最终还是没有统一成功,收费偏高之余,司机的驾驶态度也非常糟糕,高速驾驶之余还跟同行在马路上竞赛。公共巴士的不完善连带的后果就是拥车率提高接而导致塞车和车祸频密发生。德士司机的情况更加够力,不走表之余还胡乱开价,服务态度不佳。这两天才有报导警方擒获色魔德士司机,顿时人心惶惶,以后还有女生敢上德士吗?结果德士不敢坐,巴士浪费时间系统差,地铁没有到你家,买车很贵汽油负担重,最后唯有“谷”着买国产车。最后政府宣布汽油起价,汽车零件起价,大道收费起价,停车场起价,三万,执照更新等等,人民顿时变了沾板上的鲜肉。

曾几何时我认为翁诗杰可以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改变,一年后我再回到中环上班,情况没改不要紧还变本加厉。如何形容交通部部长翁诗杰?不能循环的垃圾。所以,不要对“谢谢爸爸”有太多的期待,这些富家公子可能连榴莲树和橡胶树都分不清楚,能搞什么农业?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