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调自取其辱

一个政党如果在大选输得一败涂地,接下来眼看就要被选民遗弃输得一席不剩,那么它应该怎么做?

A.重新再来,由服务人民开始
B.做出内部改革,同时关注国家的政策不要与政治脱节
C.敢怒敢言,为人民传达民意
D.不停地攻击敌对党

选A的领袖非常有远见,因为他懂得大势已去,必须先再次得到人民的信任然后一步一步地重建声望,同时合理的监督敌对党。这一步可谓上策,稳打稳算一定不会错,但是所需时间就久一些。长年下来只要自身党不犯错,等待敌对党出现内部问题(有资源就会有资源分配问题),那么自己不费一兵一卒就打败敌对阵营。

选B的政党就把格局放得比较大,伸展版图,在各个地区都回有人认识关注国家政策,为国家政策发表意见的政党,只要是站在人民这边,以民为本,假以时日必定能重建声望,这个策略也算得上是上策。

选C的政党就非常冒险了,算是非常激进的一种手段,虽然可以很快地重建声望但是同时也制造了很多敌人,只要一直站在民怨这一边大声发话就可以制造敢怒敢言的效果。这种手段是五十五十,拿捏不好就赔了夫人折了兵。

选D的政党是不想活命的政党,尤其是敌对党正在声势浩大的时候还不停攻击敌对党就真的是自取其辱,绝对是下下策。这种硬碰硬的手段看的是局势和声势,声势弱的一方讲什么都被当作放屁。

昨天几位民青团领袖走到了槟州言论广场开讲,讲的不是国家政策,讲的不是民生问题,更加不是对PERKASA和寄居论的阿末呛声,炮口一来直接对准小林就射,可谓愚蠢至极。很明显他们选择了“D”,结果可想而知,一听到二四六批判小林,站在观众群里的近20位大叔立刻开口大骂,粗口脏话满天飞,气氛变得非常僵。

接着吉打州的組織秘書陳恩來沒有中斷談話,反而泰然自若地對他們說:“你們可以討厭我們,但請放長雙眼觀察,看看火箭是不是你們想象中那麼好!”。

这样的情况,是拿人民来泄愤还是要重夺民心?

如果今天言论是换成“C”,对阿末或PERKASA开腔,那么情况就是五十五十,一些人会认为演大戏,一些人会鼓掌,当然同时也会激怒那两个极端团体。选A和B 更加稳打稳算,至少不会被骂粗话,也不必和街坊正逢相对倒自家的米。华人要什么?华人要什么?先不要管那么多,华人要的是得到尊重,华人也是在这里流过泪流过血,不是懦夫,不是硬硬来就会听你的。

民政想翻身,但是这样一搞迎来的就是民众拿着“民政永失檳州”的大字报,那么不是自取其辱吗?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