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诺贝利25周年纪念

今年的4月26日是切诺贝利核漏事件25年纪念日。1986年的核漏事件导致上百万人感染了辐射,超过350000人必须离开他们的家园。在我国政府还没达到有效率的监督和管理水平前,我们应该坚决反对建核电厂。只要在建厂的过程中,有官员贪污,导致某部分的系统建造不完善,那么我们就有危险了,所以贪污也是会影响整个核电计划的安全性。提升效率,杜绝贪污,只有一个方法能达到,那就是政党轮替。国阵会改变这些笑话,听听就好,如果国阵不该变又建核电厂,我们的下一代,就好象下面的图片那样。槟城已经确定不会建核电厂,马六甲是古籍城,雪州KL是商业和工业城。建核电厂要靠海,东海岸是旅游区,剩下的好像只有柔佛啊!













《经济学人》- Number of People per Legislator


经济学人公布了各国议员代表的人口数据。单一议员代表国家的多少人口?只要拿国家总人口除于议员数目就可以获得数据了。马来西亚人口大约二千八百万人,同时有292名国会议员,上议员70人下议院222人,所以议员与人口的比例大概是1:96000。比例大概是比法国和埃及的比例之间。

其实这个数据是蛮有意义的,因为最近英国的议会已经不够席位了,导致议员们争位子,所以英国打算在下一届大选减少议员人数多达50名。人口对议员比例太高的话就像印尼这样,可能反映出民生的水准会不理想,一个议会代表要传达150万人的声音,可能达不到民主中把人民的声音带入国会的代表。而比例太低也不好,因为议员人数过高就会增加财政预算和行政预算,同时竞选经费的数目也会因此而加大。

以马来西亚的情况来看议员人数还有些偏高,所以应该保持议员人数或削减上议员人数以把比例拉高同时有助于削减国家的财政预算。

砂州的傑利蠑螈





远在英国留学的朋友看了砂州选举的成绩后显得非常失望,心中虽有回国服务的打算却无法不面对环境的现实,再看了砂州选举后更加是失望到了谷底,囔着说十年八年都不要回国了。很多人和笔者的朋友一样,看到民联在71个席位中只斩获15席显得非常失望,不停地追问民联无法突破国阵2/3议席的原因。我说朋友们不需要感到失望,以议席来看民联虽然无法突破国阵的2/3议席但是整体上国阵的总得票数已由63%激降到55%。为什么获得55%票源的国阵能得到77%(55席)的议席而囊括45%总得票数的民联却只得15席?原因在于国阵常年执政,在州议会不断地行使2/3多数议席的权力,使他们能够自由地以自身政党的利益分化选区所造成的结果,这种选举策略我们称为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

在砂劳越,执政党可以通过分划选区的议案,利用集中选票的方式把选区集中起来。这样的话就算城市区有再多的人支持反对党也只不过达到推高多数票的效果,并不会增加议席。这次州选中行动党在大多数议席都以大比数的多数票击败国阵的候选人。以拥有29488名选民的朋岭议席(N10)来看,行动党杨薇讳以7595张多数票击败人联党的沈桂贤看似很振奋人心,但是同时也表示7595张选票资源被分配到这个议席来纯粹推高多数票,也就是说执政党能通过选区分划来“浪费”反对党的选票。而大多数选民人数在一万名以下的议席,国阵都能够轻易胜出,有好一些议席选民人数都介于七千人到八千人比如,峇都达瑙,加迪拨,达佬议席。这三个议席的选民人数加起来都达不到一个朋岭议席的选民人数。

真正的民主应该贯彻“一人一票,票票得值”的原则,但是不均匀的选区分划却扭曲了这个原则。所以民联不是输在支持度的民主根本上而是输在选区的策略上,这个问题只能透过选委会建议议会调整或者随着选区在人数结构上出现变化才有望改变。很多在郊区年轻一代的土著都往城市迁移造成郊区的人数口降,在过十年八年,说不定这些少人数的选区就必须合并,结而让选区的人口结构更加均匀。

除了必须在土著选票和选区人口分布不均匀的情况下寻求突破之外,民联也必须提高砂州选民的政治意识。选委会2010年的报告显示砂州仍有48万名合格选民尚未登记成为合格选民,仅次于雪州的79万名和柔州的60万名。这些年龄超过21岁的合格选民尚未登记可以作为民联的有潜力“市场”,民联可以以现今获得15席的少数议席作为立足点,尽量地登记选民同时把民联的理念带到砂劳越。随着白毛即将下台(观望中)砂州的国阵新主将在下届首次领军,超过30年的执政后出现的首次交替必定引起土堡党内的混乱,而这将会成为民联突破的好机会,问题就在砂州民联是否能在这五年好好地经营同时和其他党达到合作以在下届在所有议席以一对一的方式和砂州国阵交锋。

其实支持和期望两线制的人民不需要在每一次补选或州选没有变天而感到失望,反而应该以远瞻的眼光预测未来的变化,把目光设在未来的两届或三届其意义将会更加的大,因为大家正处在年代转换的时期,政局的变化还在慢慢的显现出来。民主应该遵循少数服从的基本原则,因此选区分划应该根据人口分布而作出适当的分配。虽然执政党能透过选区分划的策略来赢得选举,但是这毕竟是投机取巧的方式而不是从民生服务,以民为本的稳健方式获取支持,随着政局的不稳定,这些策略接下来说不定就会弄巧成拙。

网络英雄


网络写手众多,大多无政党背景的部落客和网络评论员都针对政府的施政作出批评,有些中立但是偏袒一方的也不少,有政党背景的更加不用说,不论几荒谬的言论都写得下手。面子书已经开始慢慢变成讨论政见和政党领袖发放消息的平台,更有领袖直接就把在国会刚刚讨论完的课题上载到面子书向人民老板投诉。待得晚上报纸才一份一份的缓缓印出来,消息已成街知巷闻的历史。不只如此,面子书页变成政见的战场,很多时候变成互相谩骂,利用面子书的方便上载刻意编辑的图片抹黑政敌,不久前槟州首长林冠英的图片就被某党党员加上回教的头套Kopiah在面子书流传。虽然编辑图的编辑破绽百出,编辑者不只在图片的表面加上一层线条表层,还在图片上做颜色转换企图瞒天过海。

这些在面子书上批评政府施政的网友都不是什么业余评论员更谈不上什么专业专栏作者,没有漫天飞舞的文采同时也没有创意十足的描述,他们只是作为一个平民表达自己对政府施政的意见给于批评和提出要求。有时为了讽刺领袖和某政党而用上“卖华”,“狗阵”和“蔡CD”诸如此类的隐喻称呼,这些用词某些时候不是单单为了隐射而是为了保护自身的安全,因为我们不知道当权者在面对如此抨击时会不会像卡达菲那样发疯抓起法律就向网民扫射,以诽谤之名提控部落客和网民们。如果是当权者做出提控,相信执法单位和司法单位会突然变得又效率起来。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的网络公敌报告列明马来西亚是“受严密监控国”,而政府之前也传出考虑审查网络,采取中共利用“绿霸”监视网络的策略。所以抨击当权者必定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有些专业的评论员和所谓的专栏写手,不必拐弯抹角指名道姓的就批评当事人,也不怕内安法令找上门来,领袖会以诽谤之名提出控告。这些专业的写手甚至可以批评其他平民级的部落客和在论坛和其他平台以影射手法发表自己意见的网友为没水准,甚至说他们是“网络太监”,意指他人没男人气概。这些专业的评论员可谓我们的典范,是值得大家参考的“网络英雄”。但是不妨看看网络英雄们的文章,无一不是瞄准民联领袖,可以批评某首长为某部长舔脚趾,也可以以性爱影片描黑反对党领袖。这些网络英雄很有气概指名道姓地批评政治领袖,把其他人都标榜为网络太监,却不知自己只敢对反对党领袖胡乱批评,对当权者却噤若寒蝉。

当然,网络英雄一定要摆出中立的态度,要两边都批评一下,免得最后被人看穿立场专业评论员的角色暴露了真身为某党枪手的身份。那么应该怎么做呢?最好就是小林来三篇,安华来两篇后就客气地评论一下蔡细历。这样的网络英雄以为自己掩饰得非常好,但是稍有阅博习惯的网友们都可以轻易发现中立已死。虽然如此大家还是静静不出声,就你有你写我又我发表,直到这些专业评论员把别人贬低为网络太监时,不服心态还是着了火。为什么那些只懂批评在野领袖的写手可以标榜自己为由胆识,敢怒敢言(又玩翁诗杰那套),而必须抨击内安恐怖法令和手握执法司法大权于一身的当权者而应用影射手法的网络平民就是网络太监?

网络平民其实只是抱着把讯息传达给其他平民的想法去写或告诉人,大家也是以讽刺隐射的手法让其他平民知道。不用害怕法律追究说得还真轻松,要知道在马来西亚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信任了,相信司法独立?相信执法单位?还是相信反贪局?马来西亚人落得只能自己保护自己。曾经有朋友问我,你在部落格批评政府不怕被对付吗?我想我这种小角色绝对不会被政府盯上拿来杀鸡儆猴但是在马来西亚还必须步步为营,如果要冒险的话,我宁愿当个网络太监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