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离题还是恐惧?




昨天很晚了我还在FB,写了一堆东西,结果被删除,因为我离题,不知道是因为离题还是太有意思,总之被删除了。我说:60年代我国金融业80%是由华人经营,但是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国就只剩下两家华人银行。经过马来X银行不断的合并和收购华人在金融业也开始失去了主掌地位,剩下这两家又能坚持多久?其他银行也纷纷冒起包括首相胞弟的银行。接着不久前糖王也退出了马来西亚市场,把影响人民生活的糖业交给了赛莫达,他没有得选择。糖业移交后不久,政府就宣布5和1起价。接着传出赛莫达要收购大道,这位大亨也获得了网络服务的执照。

在未来,你早上起身喝茶用的是他的糖,上班走的是他的大道,回家上网就是用他的网络服务,只要牵涉银行的服务也是通过朋党的企业。这个就是马来西亚的未来,朋党主义霸占整个市场。以后你的儿子不管有天大的本事都要苦苦哀求进本地大学,毕业后你的儿子不论有天大的本事都只能留在朋党企业打工,有天大的本事都开不到一家银行。为什么运顶要在隔壁开多一家赌场?因为他不知道几时会轮到他。

就是因为上一代的恐惧和历史包袱,下一代就必须委屈在越来越小的空间。因为上一代的恐惧和历史包袱,我们必须和贪污腐败妥协。改革会到来的,但是你的孩子会怨恨你当初为何那么软弱,把改革的包袱丢了给他们,为何不要尽早改变,要等到太迟了才来改变。老一辈的,到死那一天都没有见过民联执政的马来西亚,这不是一种遗憾吗?

到底是离题还是你无法面对这么真实的言论?

应向美联储开炮





近日美国联邦储备局实行了第二轮的量化宽松政策 (Quantitative Easing),利用大量印制货币回购国债从而使流动性资金流入银行体系。在美国当前利率介于0%-1%的情况下,增加银行资金的流动性就会提高放贷,届时投资者当然会抓紧机会到美国借钱然后投资到各个行业。美国就是希望利用量化宽松这种主动增加货币的政策而快速地令美国经济复苏同时拯救国内的工业。投资者在美国获得低利率贷款后再把贷款借出就能获得相对利差作为报酬,如果我在美国借贷利率为1%,接着把钱以5%借给马来西亚人民,那么我就能获得4%的利差。

中国副财长朱光耀就提出美国把6000亿注入经济体系,导致热钱四处流窜,恐怕会影响新兴市场。大量的美元流入市场,首先冲击的就是汇率市场,日元最近也有明显的升值情况,严重影响日本的出口工业,接着热钱流入黄金市场,石油市场和各个新兴国家的股市。国际投资家,炒家,短线投机者根本不会冒险把钱投到渐渐失去信心的美国市场,反而瞄准新兴市场这块大肥肉,利用短期炒作的方式准备大捞一笔后就走人。当然量化宽松政策也会对美国经济复苏有帮助,但是效果不明显,反而损害了其他国家,美国政府从来就没有把世界经济作为考量。正如欧盟所说,美国这次挽救自己国家的经济的政策是建立在消耗他国的立场上。

那么马来西亚作为一个新兴市场又有没有受到影响呢?房屋价格连连攀升,股价也连节攀升。日前马华经济奇才黄祚信又再发文告抨击雪州民联,指雪州将会步港台后尘,州民将会成为无壳蜗牛。其实房价飙升的情况只是出现在雪州吗?相信不只雪州,全马多个商业城市都面临屋价飙升的情况,作为一个州政府,面对热钱的涌入,居然要背负着中央管制热钱的责任,难道要强制发展商只能建廉价屋而不能建高价屋吗?这样反而促使全部的廉价屋都变成高价屋。如果马华经济奇才那么希望土著房屋转让不需征收罚款,那么大可上书自家阿头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曹志雄,要求曹部长立法,改革国内的房屋政策,废除国内土著房屋固打的制度就可以了。

之前政府提出第三间房屋贷款顶限70%的措施,企图牵制屋价的提升。这项措施可以减少马来西亚人的屋价炒作行为但是无法牵制外国投机者炒作房屋价格,只要一天还有承接力,屋价就会继续飙升。这个政策最后还可能牵制国内资金承接外国资金的撤出而导致泡沫提早破灭。

民联执政雪州才不过三年,对于前朝政府批准的发展计划,基于法律问题刚上台的民联政府也无法中止,而民联政府批准的计划在三年里又完成了多少?房地产过热不只是雪州的问题,反而是整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都在面对的问题。经济奇才如果真的有心要解决人民面对房价攀升的问题就应该更宏观的把问题看作国家经济问题,对中央政府提出建议。猛追着民联政府的州属来打也只是政治炒作,根本解决不了房地产炒作的情况。房地产价格攀升和泡沫问题难道应该由个别州政府去牵制,自己去搞定?那么柔州和霹雳州的情况又如何?

退选的林肯





要使我们这个国家在上帝的保佑下得到自由的永生,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林肯


美国第16任总统,也是共和党籍第一任总统,在美国掀起南北战争的时期,他解放黑人废除了南方各州的奴隶制度,这个解放制度也为他引来杀身之祸。内战结束不久后,林肯在歌剧院被南方奴隶主收买的杀手刺杀,是第一个被刺杀的美国总统,后来被刺杀的总统有加菲尔、麦金莱、肯尼迪。

在成为总统之前,林肯经历生意失败,1832年竞选州议员落选,同年被学院拒绝法律系的入学,接着失业。后来未婚妻病逝,1838年争取当州议员的发言人也失败了,两年后1840年争取成为候选人也败选了。1841年他终于成为国会议员,但是43年又连任失败,46年又当选,接着48年又无法连任。1854年参选参议员落选,1856年争取副总统提名失败,1858年竞选参议员失败。这篇文章写下来我不知道写了多少个“失败”,但是不代表林肯就是那么失败,人们对他的失败不太清楚,因为只要成功一次人们就会忘了你的失败,1860年的总统选举,林肯当选成为美国第16任总统,接着两年后连任,他是成功的。

再益和林肯一样是一名律师,一样有远大的理想,林肯勇于挑战不公的保守制度,解放黑人,而再益也被奉为开明派的马来人,反对政府以内安法令扣留政敌愤而辞职。分别就在,再益的政治成长环境和林肯不同,在巫统太舒服了,要在巫统旗子下败选是非常困难的事,组织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获选,因为胜败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再益退出巫统来到了资源无法与巫统匹敌的公正党,如果巫统是皇宫,公正党绝对是沙哈拉大沙漠。结果,再益输了,乌雪一战以1725票输给一个名不经传的卡马拉纳登,他哭了,“选举肮脏”。

最近他又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一位和阿兹敏争个你死我活,这次他很新鲜,成绩还未出就先喊退选,“选举肮脏”。公正党开始党选的时候看了很多篇评论,大多都在分析署理候选人的理念和性格,阿兹敏,再益,卡立,各有各好。朋友看看报纸就问我希望谁当署理,我没想太多就答阿兹敏。朋友吓了一跳,平时满口民主的我不是应该支持有理念的再益吗?我说政治就好像战场,选一个署理主席就好像选一个将军与巫统对战,如果毛泽东不会打仗,只会念诗和说马克思主义,我无法想象今天还是否会有中国共产党。

几次补选下来,你敢说国阵的竞选策略是干净的?国家竞选环境还有人民思想不是一个再益的远大理念就能改变的,是需要教育和时间,这段时间只要国阵再出“一个大马T-SHIRT”这招竞选新招旧能再次获胜,孙子曰:兵不厌诈。如果在党选面对对手不光明手段都无法突围,那么请问再益要如何带领公正党面对巫统?难道我们只能在每次竞选后跺脚哭丧着脸说这个不公平那个不公平。人民都知道不公平,人民都知道选举肮脏,人民都知道政治黑暗,人民气愤哭喊,人民要的不是一个和我一起哭泣的领袖而是一个带我们杀出重围的领袖。

总统都会被刺杀,发生“水门事件”的美国,竞选环境又能干净到哪里?但是我们从来都没看见林肯说,竞选肮脏我不玩了,我退选。在马来西亚,人民力量还很薄弱,依然还有很多人民很容易被煽动和接受贿选,在这种情况下领袖是孤独的,这个就是马来西亚当今的政治现实。唯有像林肯那样永不放弃的领袖才能在马来西亚政坛上屹立不倒。和林肯比起来,一次党内的败选,真的又算得了什么?

马华上位路线图


有志青年加入马华,在马华提供雄厚的资源下为人民服务是应该获得赞扬的。很可惜,马华组织过于庞大,中央下来是州,接着又分为很多个区部,接着是数不尽的支部,支部内又有什么局,什么部,和什么工的。搞得一些满怀大志的青年在马华内混了几年也只不过得了一个支部马青组织秘书的称号,本来打算当马华历届最年轻的总会长带领马华杀出重围,望一望组织的架构图,唯有再等20年了。想过最快的路线就是抄捷径打入马华妇女组这个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的膀臂,但是又不舍得像林平之那样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有志青年唯有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继续往上爬。

本来秉持着一份耕耘一分收获的精神,看着各位党领导都是经过一番龙争虎斗,你死我活后才得以坐上今天的位置,有志青年当然也心甘情愿地默默耕耘。咦!这下不妙,党龄不足三年的蔡小勇居然被委派上阵拉美士国席而且还高票当选,接着一条康庄大道直通内阁,短短几年从回国的会计师摇身一变,变成马来西亚内阁副部长。顿时有志青年觉得什么脚踏实地,默默为民服务,什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都是假的。有志青年决定要有一番作为,他想起了《孙子兵法》,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他知道要在马华内上位,一定要出奇招,以奇制胜,只要奇招一出必定能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

就在前几天正当同步举行的补选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发生了马华党员阿叔因为太极功力深厚而推跌了挺赵明福组织的成员。马华党员把责任推来推去,猛说是挺赵明福组织有政治意图,把矛头指向赵丽兰众人。接着赵丽兰一众被警察请去喝警局咖啡,事件的确令人咬牙切齿,那种感觉就像港剧内无辜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被陷害而看电视剧的人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坐在沙发丢枕头。就在众人争辩得面红耳赤之时,在党内看着蔡小勇连跳几级,插队再插队的小小马青组织秘书知道机会来了,他决定把握机会出奇招,以奇制胜,无穷如天地,赶上蔡小勇直登总会长宝座。

有志青年发言了,第一句,“赵明福赌博输钱,欠下钜款,用死来逃避,这种人死了还嫌早。”在琳琅满目的回复之中,这个回复还不在马华组织内大方异彩?即时震撼面子书。本来看看就把怨气一股硬吞下去就算了,哪里知道有志青年二度放话,“我们应该尽快送赵丽兰去见赵明福,家属大团圆,火箭也可以升空。"看了有志青年两次简短回复后,我相信大家都被他吓了一下,网上网友纷纷给于还击,但是笔者并没有给于任何回复,反而去思考有志青年的心态。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有志青年的言论是对自身组织的一种反射。因为自身的发展空间太窄小,为了达到”上位“的目标而采取一种激进的方式,就是其他党员不敢说的话,他就当英雄去说以满足自己当党领导的渴望。

这绝对不是上述有志青年的错,而是党的错。马华一直压制马青的发展,就拿上次发放赌球执照事件来说,马华中央完全没有考虑到自身膀臂的声音,坚决要求政府发放赌球执照,结果首相纳吉一转弯就把石头砸在马华中央的脚下,幸亏马青有先见之明,帮马华买了保险。马华中央应该给更多的空间于满腔热血的马青,免得他们为了“上位”或赶上蔡小勇而出“奇招”帮马华倒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