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选的林肯





要使我们这个国家在上帝的保佑下得到自由的永生,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林肯


美国第16任总统,也是共和党籍第一任总统,在美国掀起南北战争的时期,他解放黑人废除了南方各州的奴隶制度,这个解放制度也为他引来杀身之祸。内战结束不久后,林肯在歌剧院被南方奴隶主收买的杀手刺杀,是第一个被刺杀的美国总统,后来被刺杀的总统有加菲尔、麦金莱、肯尼迪。

在成为总统之前,林肯经历生意失败,1832年竞选州议员落选,同年被学院拒绝法律系的入学,接着失业。后来未婚妻病逝,1838年争取当州议员的发言人也失败了,两年后1840年争取成为候选人也败选了。1841年他终于成为国会议员,但是43年又连任失败,46年又当选,接着48年又无法连任。1854年参选参议员落选,1856年争取副总统提名失败,1858年竞选参议员失败。这篇文章写下来我不知道写了多少个“失败”,但是不代表林肯就是那么失败,人们对他的失败不太清楚,因为只要成功一次人们就会忘了你的失败,1860年的总统选举,林肯当选成为美国第16任总统,接着两年后连任,他是成功的。

再益和林肯一样是一名律师,一样有远大的理想,林肯勇于挑战不公的保守制度,解放黑人,而再益也被奉为开明派的马来人,反对政府以内安法令扣留政敌愤而辞职。分别就在,再益的政治成长环境和林肯不同,在巫统太舒服了,要在巫统旗子下败选是非常困难的事,组织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获选,因为胜败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再益退出巫统来到了资源无法与巫统匹敌的公正党,如果巫统是皇宫,公正党绝对是沙哈拉大沙漠。结果,再益输了,乌雪一战以1725票输给一个名不经传的卡马拉纳登,他哭了,“选举肮脏”。

最近他又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一位和阿兹敏争个你死我活,这次他很新鲜,成绩还未出就先喊退选,“选举肮脏”。公正党开始党选的时候看了很多篇评论,大多都在分析署理候选人的理念和性格,阿兹敏,再益,卡立,各有各好。朋友看看报纸就问我希望谁当署理,我没想太多就答阿兹敏。朋友吓了一跳,平时满口民主的我不是应该支持有理念的再益吗?我说政治就好像战场,选一个署理主席就好像选一个将军与巫统对战,如果毛泽东不会打仗,只会念诗和说马克思主义,我无法想象今天还是否会有中国共产党。

几次补选下来,你敢说国阵的竞选策略是干净的?国家竞选环境还有人民思想不是一个再益的远大理念就能改变的,是需要教育和时间,这段时间只要国阵再出“一个大马T-SHIRT”这招竞选新招旧能再次获胜,孙子曰:兵不厌诈。如果在党选面对对手不光明手段都无法突围,那么请问再益要如何带领公正党面对巫统?难道我们只能在每次竞选后跺脚哭丧着脸说这个不公平那个不公平。人民都知道不公平,人民都知道选举肮脏,人民都知道政治黑暗,人民气愤哭喊,人民要的不是一个和我一起哭泣的领袖而是一个带我们杀出重围的领袖。

总统都会被刺杀,发生“水门事件”的美国,竞选环境又能干净到哪里?但是我们从来都没看见林肯说,竞选肮脏我不玩了,我退选。在马来西亚,人民力量还很薄弱,依然还有很多人民很容易被煽动和接受贿选,在这种情况下领袖是孤独的,这个就是马来西亚当今的政治现实。唯有像林肯那样永不放弃的领袖才能在马来西亚政坛上屹立不倒。和林肯比起来,一次党内的败选,真的又算得了什么?

1 评论:

Anonymous

好,顶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