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为自己生活的环境想想

有时生活在太过安逸的状态就会少了危机感,警惕心少了,突如其来的事件能把人吓呆。有一种情况我们叫做“黑天鹅效应”。以前人们在还未遇见黑色的天鹅时都认为天鹅一定就是白色,直到有一天动物专家遇见了黑天鹅,这一发现就直接打破了之前所有的理论。一直以来大家相信的“天鹅是白色的”这一理论被打破了。生活太安逸就是同是人们总是以为一切将会如常,尤其是在马来西亚这个没有天灾的国家。印尼,日本等火山活跃的国家随时就被一个大海啸摧毁家园,在马来西亚没有这类天灾,但是不代表马来西亚就不会出现“黑天鹅”,没有天灾,可以有人祸。

之前到朋友家做客,晚上就和朋友的父亲聊天。朋友的父亲是个小地方的普通生意人,对国家制度失望至极,无奈之下为了下一代的未来只好不断的为子女筹划出国和移民的出路,看样子是拼了整幅身家都要子女移民到外国。说到了投票,其中一位朋友就觉得投不投都改变不了什么,一句话出口我就知道不妙,安哥果然以一票都很重要的理由反驳。

老实说,这个世界是没有东西是能够永远存在的。今天大家对国阵恨之入骨,国阵倒台也是迟早的事。但是国阵倒台十年后呢?二十年后?很明显很多人只能够看到眼前的几年,但是对于二十年后的事情是完全没有概念的。二十年后你我可能就是国阵的支持者,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让它倒台。这个就是民主。只有我们手中的一票能够决定一个政党是执政或在野,只有我们才能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二十年或者五十年。如果活在安逸的人觉得投不投票或者选举不公平而不去投票那么是把自己的未来白白送给别人主宰。主宰你的就是东马区生活在内陆卖票给执政者的人,你甘心被这样主宰吗?

还记得我说的黑天鹅效应?
好的生活现在有,但是不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有一天生活不再那么安逸,到时候才来想改变,你还有那个机会吗?人家的事是人家的事,当别人全部都倒下了,你的事真的就只是你的事,因为其他本来可以救你的人都倒下了。不要只是活在自己安逸的世界,一票下去至少对得起自己。

利用网络平台空手套白狼

众国阵领袖似乎意识到这届极有可能是国阵的最后一班富贵列车而大出奇招,利用网络产品滥用公款。利用网络产品有很多好处,老一辈的选民不了解网络,就算政府动用巨额创建官方网络系统也不会引起这一阶层选民的怀疑。就像笔者的父亲就时常询问笔者为何面子书(FACEBOOK)和电子邮件(HOTMAIL)是免费的?当笔者打开免费语音通讯软件(SKYPE)和友人聊天时更是把他老人家给吓坏了,忙问我是否有另加收费。当笔者说只要对方也有语音通讯软件就能越洋面对面交谈时,更是让父亲无法相信,总觉得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因此笔者时常需要费一些时间解释。在城市亦然出现这类情况,郊外地区更加不要说了,昂贵的网络服务费用和微弱的通讯覆盖率导致大多郊外的居民无法负担和使用网络服务,忙碌的老一辈更是无从接触这些二十一世纪的产物。这正好制造一个良机让政府领袖在不影响基本盘的情况下搭上富贵列车。

首先打开这蓝海市场的不外是一个马来西亚电邮服务(Myemail)计划。被大马交易所列入GN3名单而必须进行债务重组的TRICUBES公司获大马行政现代化和管理单位(MAMPU)颁发此计划。单看TRICUBES公司2009年的财务报告就知道此公司被选为获标公司是极其不恰当的。此集团在2008年面对亏损接近七百万缴税十八万,在2009年同样面对亏损十三万,缴税三千四百令吉,同年变卖子公司才获得盈利三百万。集团总值也不过一千万的TRICUBES公司自行融资五千万令吉进行一个马来西亚电邮计划。计划宣布后政府表现管理和传递单位和TRICUBES公司各有各说,一时说不需要政府融资,一时说政府需缴付每封电邮五十仙于TRICUBES公司,企图混淆人民。难道一桩生意丢钱下去,没人买单盈利会自己生出来吗?让接近破产的公司获得政府计划,拿着计划去融资随便做个不三不四的电邮服务出来,政府每个月特定寄一些邮件然后再买单。这就不是转型计划而是变相成为转钱计划了,计划成了银行提款机,公司空手套了白狼。人民被网络产品搞得眼花缭乱无从入手,简单的电邮服务本来可在网络上提供免费电邮服务的公司如谷歌和雅虎获得,政府偏偏搞个看似复杂的系统缭乱人民视线,最后买单的不是人民还有谁?

续一个大马电邮服务后,数日前再爆出旅游部颁发180万宣传计划给IMPACT CREATION公司。黄燕燕被记者问急之后即刻转入技术性反驳,辨称180万是用于软体执照(software licensing)、开发硬体(dedicated hardware deployment)、伺服机费用(application server engine)及管理资料库(collection and management of database)。这些技术性的反驳方式时常被领袖用来混淆不知情的民众,实际上旅游部如果要管理六页面子书页何须用动用180万?我国公务员和全国总人口的比例是一比二十七,加上面子书不是即时解决问题的通讯系统根本不需要人员二十四小时监管,最重要的是在面子书上开宣传页是免费的,旅游部根本没有理由刻意做个计划出来外包。开面子书页项又不是银行运作系统何须要软体执照,伺服器费用和管理资料库?当记者问急了,黄部长就辨称自己不是专家不晓得如何回答。 难道开面子书页需要专家吗?

动用180万在免费的十五上还是其次,人民最愤怒的还是马华领袖喜欢把人民当笨蛋。廖中莱在内阁会议后还把问题归咎于反对党刻意抹黑黄部长。事实摆在眼前,廖中莱部长还颠倒是非不肯大义灭亲以民为本,实在有负人民的委托。事实上其他内阁部长也看不过眼而在内阁会议上质疑旅游部的这项计划。唯黄部长继续装疯卖傻的把课题转移到“网络宣传的重要性”迟迟不肯解释整个计划的成本(cost breakdown),最终内阁同僚在失去耐心下让她蒙混过关。黄部长的花招层出不穷转头又给她想到新招说180万是花在一个涵盖各方面的社交媒体宣传。问题是现今很多社交媒体都是免费的,包括部落格,论坛,面子书和电邮等网络平台,而黄部长并没有提出其他的社交媒体还有哪些。只怕记者再逼问下去黄部长想不出其他的社交媒体作出反驳之下必定又再次挥洒着泪水诉说自己对马来西亚的贡献。

黄部长可谓问题缠身,先有自己选区劳勿的山埃事件,紧接着有旅游部导游男女同房问题,现在又爆出180万面子书丑闻。网友们在网上创建的请愿网站“CURI-CURI WANG MALAYSIA"人数已经达到十万人以上,希望黄部长引咎辞职,或许贡献良多的黄部长应该考虑趁这个机会卸下这劳累的工作,当个不用公款的旅游人。

先有身份平等才有公平政策

梳邦再也州议员杨巧双在初生女儿报生纸的种族栏目上填写“大马之子”(Anak Malaysia)被登记局以没此选择为由而拒绝登记,最后只好以华裔(CINA)登记。此案看似小事一桩但是极具内涵,马来西亚人可以从此事件考虑国家未来的方向,是走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还是依旧以种族视角看待事情而不以国家和全民利益的观点出发。308大选渐渐冲淡国内的种族主义,人民转向专注国内的贪污滥权问题,基尔和三美等领袖纷纷落马。很可惜,人民的冷静和理智并没有持续很久,政客可以轻易地利用种族性课题分散人民的视线和专注力,升旗山议员依布拉欣阿里和前首相马哈迪能够轻易利用寄居论和马来人至上(Ketuanan Melayu)等言论模糊人民的视线使国阵在弊案连连的同时依然能够继续以分而治的策略保住政权。

所以唯有在身份上认同各族平等才能使马来西亚继续前进达到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唯有抛弃种族主义专注在制度的绩效化才能增强国家的竞争力进而提升国家的经济能力,使大家的生活更加美好。民青团陈嘉亮在《数典忘祖》一文中提出值得大家思考的论述,即华裔把自己称为“马来西亚族”的同时就等于是自我同化,届时华裔应该抛弃自身的语言包括华文教育,华小华中也应该废除,全马来西亚人都应该以国语为依归。不知如此,陈嘉亮先生还要求槟州首长林冠英告诉大家行动党对华文教育的立场。作为民政党明日之星的陈嘉亮先生的言论向来锋利,咄咄逼人这次言论乍听之下非常有逻辑但是却站不住脚。原因在于陈嘉亮先生尝试诠释“马来西亚族”的时候犯了定义上的错误。

对于民政的明日之星来说,马来西亚族不能包容多种文化和语言而只能有单一语言和单一文化,马来西亚族也不能存在多种源流的学校华裔必须抛弃华文教育。这样的思想不仅诱导人民,传输文化不能共存只能冲突的思想,单一种族只能存在着单一教育,语言也冲突,只能有一种语言而这个语言也必定是马来语。那么纳吉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和马哈迪的马来人至上有什么分别?陈嘉亮先生作为民政的明日之星应该改变狭窄的思想,而不是继续灌输奴性思想把民政党引领至另外一个深渊。陈君何以不敢把马来西亚族定义为多元化种族,一种身份享有不同文化教育与语言,华语,马来语,英语,印度语就是 马来西亚族的语言,多源流教育就是马来西亚族的教育。马来西亚各族文化的交融点本来就一直存在,马来同胞过节庆时也爱舞狮派红包放鞭炮,华人也懂得煮马来美食穿巴迪(BATIK)。如果民政党继续以奴性心态和单一种族先行的思想行动和发言那么只会让一个马来西亚沉沦,种族主义和马来人至上的错误思想必定继续散播。

只有身分平等才有公平政策,这是不容置疑的。从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分配事件,大学录取制度和土地分配,政府计划分配等事件都可以看得出行政人员有时候并没有依照上头或内阁的决定行事。这时因为少了身分上的平等而导致行政的偏差,人民普遍容易受到政客煽动性言论的影响而反映在行为上。但我们被定位成寄居者时,行政人员就会有意无意的把某族列为二等公民而造成行政偏差,上诉得直就正好证明了系统无误,只不过是行政偏差,而行政偏差正是身分上的不认同而导致的,只要一看见栏目上写着非土著,行政人员就潜意识地把申请纳后或直接不通过处理。种族分类导致行政偏差接而衍生出不公平政策以致马华年年上演大龙凤,现在连教育水准不低的教师和校长都懂得一句“回中国”来贬低非土著学生。

纳吉虽然提出一个大马这等如此美好的概念但是却流于表面行销模式,无法融入政策和把概念实现化。这还不算糟糕,最严重的问题出在当有领袖或报章如马来亚前锋报刻意煽动种族情绪时首相无法秉持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作出反应。登记局如真能让初生婴儿登记成为“马来西亚之子”(Anak Malaysia),长远来看必能压制以及淡化种族主义,我们的下一代必能有更团结的马来西亚。全球化的时代,各国求才若渴,推出选择成为大马之子登记接而推行公平的政策就是最佳的人才召回计划。

马华的博客提出,杨巧双议员此举不过是为了利用婴儿报生纸政治化课题,同时取笑说“明知不可谓而为之”。无可否认杨议员登记大马之子的行动确实有动机而且明知回被拒绝而依然行动。试想想孙中山当年如果不是抱着明知不可谓而为之的心态去推翻清朝,今天中国依然是封建的皇朝掌权。也有人说就算是美国如此民主国家依然没有删除种族栏目,更加没有美国之子的选择。这么说虽然没错但是美国也没有专写煽动性文章依然能够横行的马来亚前锋报,同时马来西亚也没有如美国联邦法里反种族歧视法的法案。杨巧双此举虽然看似无聊和无作用,但是每一小步都能够成就一大步,马来西亚若要摒除种族主义和推行绩效和公平的政策,在官方身份上的平等是非常重要的。政客和政治家的分别就在于政客只想着下一届大选而政治家永远想着下一代。登记成为大马之子作为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能够从思想层面影响着下一代的,大家可别看小这一步了!

马华不入阁,太阳西边起

马华不入阁论自上个月起就不断挂在总会长得嘴边,网络上看见大家不断争相讨论马华不入阁的利与弊,好像煞有其事马华即将不入阁。看见马华的一些党员开始评论马华不入阁将会动摇马华半个世纪的根基,笔者心里不禁暗暗佩服蔡总会长在政治上的手段和谋略。对总会长来说只要策略凑效,大选成绩比308好那么大选前的筹码买多大都行,最大可以下注到恫言解散马华公会,因为马华这次如果再输就不会输剩十四席那么别扭。五月至今,马华的不入阁论并没有掀起华社挽留的声音,就算有也只不过是和马华有重大利益挂钩的组织,而这部分人只是小部分依然依赖马华的门路生存的人。蔡总急了起来立刻加注把不入阁变不当官,一次过把所有有关联的职务不论大小不论阿狗还是阿猫一并计算在内,得出一个结果即一万一千人将随着马华不入阁而丢官。事实上马华不入阁我们先要探讨的是,这个承诺是不是真的?

马华半个世纪以来反口当吃饭,如果大选成绩真的比上届更差,那么要开一次记者会扮委屈,落泪,道歉等等进而取得入阁的勉强理由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就算太阳西边升起,马华几位在位的部长,黄燕燕部长,江作汉部长和廖忠莱部长等也会坚持当官,大不了退党以无政党背景姿态加入内阁。砂州选举人联党虽然战败,但是黄顺舸依然不顾党团反对,第二天即宣誓入砂州内阁,更不要说掌管全国政务的国会马华内阁部长职,尤其是才在上次内阁改组加入内阁的江作汉和曹智雄,还未坐热的椅子被蔡总当筹码押上,心里不做少少盘算怎么出来混?所以自蔡总放话马华不入阁以来都是自个儿唱独角戏,部长们如不是被记者问到都不会主动回应,因为他们深知部长职的薪金,福利和权力是那么的诱人,而说去亦留最后必然会落得前部长翁诗杰那狼狈的下场。

蔡总尝试利用不入阁论把马华朔造成不栈恋官位的政党,但是并没有考虑到自己的诚信剩下多少。性爱光碟曝光后,蔡总被逼辞职但却留有一手,进而理由自己的败点反扑当上总会长。蔡总那么辛苦从谷底爬上最高处,不会只是想带领一支没有官职的政党吧?马华内里人才济济,政务经验充足的大有人在,可是蔡总偏偏委派年轻的蔡公子入阁,这等同把内阁当成自己家,把内阁部长的职务当成家族经营,你说,人能不回家把大好的家族生意让给人吗?马华不止不可能不入阁反而蔡总等待大家忘记道德问题而再次当上部长,这是显而易见的不然蔡总不需要靠自己儿子先“霸位”再等待时机。

从各方面看,马华不入阁论就纯粹就真的威胁自家党员,就如蔡总说这次的言论是威胁党员以便让党团更加团结。对人民来说马华生死,华社并没有太过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