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

马来西亚真的是个充满选举的国家,这是好事,选举代表着民主。尤其是经过308后人民更能感受到选举的力量,发现自己那一份微薄的力量都可以为国家做出改变。

最近竞选这一码事一直围绕在我身旁。瓜拉雪兰莪应该会进行补选,马华重选落在28号,SA选举,还有CCS也将委任新一届的执委。那天讲师跟我们讲解选举,虽然已经很清楚选举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还是专心的在听。讲师有时会穿插自己对制度的看法,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但是有些我却不能认同,尤其是说到竞选菜单那一环。

几年前我也非常理想主义,换作是那时的我,我一定能够认同竞选不应该出现菜单文化,选民应该有权力选择自身的代表和领袖。这个和“选党不选人”的情况是一样的,讲师说到我们应该选人不选党,不要因为候选人背后背着自己支持的旗子就支持他而是应该找出他的政绩。讲师的话固然有她的道理,不只是道理而是真正民主国家选民应该要做的事。在很多国家这些民主责任真的可以派上用场,但是如果应用在马来西亚,这种就变成理想主义,天真,忽略马来西亚政治现实。

比起很多西方国家,马来西亚政治还未成熟,候选人不成熟(没理念),选民也很容易被动摇,在这种情况选举菜单就可以作为一种参考。就拿马华来说,以前没菜单也党争,现在有了菜单也党争而且还是头破血流的那一种。很好啊,很民主没有菜单,代表们就爽爽来个翁蔡配吧,那里知道这盘蕹菜吃了会中毒入院?所以,领袖之间是否可以协调工作就作为选民或代表们的一个重要考量,菜单就可以作为领袖表达他们和自己的团队比较能够协调。

“选人不选党”哇,一听起来就给人一种明智选民的感觉。但是大家不要忘记2/3优势还有GERRYMANDERING,这个我在前两个贴已经谈到。选人不选党在现今是短视的做法,没有国家的改变就不要奢望自己地区的改变,况且国家还未达至两线制。选党不选人是投大局的做法,潜水艇不能潜水,飞机引擎失窃,军舰被烧6天,全部都是人民在买单,军舰被烧最不严重都花费7千480万,这个时候你还要看看家里门前的垃圾有没有被清理干净才决定要不要投选候选人?

请大家回到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先改大局再改小局!

把握今天,掌握明天



一觉醒来发觉还有很多事情还未完成,噢,感觉来了,要把握今天,掌握明天。


如果你看出我的迟疑
是不是你也想要问我
究竟有多少事还未做
如果还有明天~

如果真的还能够有明天
能不能把事情都做完
是否一切也将云消烟散
如果没有明天~

两线制:谁才是关键?

昨天有幸出席第12届大专辩论赛的决赛,比赛在马来亚大学举行,进入决赛的两支队伍分别是拉曼大学和马来亚大学辩论队。这届的辩论赛非常有深度,辩题大多数都是围绕政治,经济等社会关注的课题。相信马来西亚辩论已经进化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这次的决赛辩题是吸引我出席的最大原因,辩题是:我国实现两线制关键在于政党(正)/人民(反)。

老实说,从辩题的表面来看大家一定先入为主的认为在民主国家“民为主”,所以关键一定在于人民,正方处于辩题上的弱势。但是其实辩题还是有可辩之处,正方的空间也是非常的大,下面我会发表我的看法。由于是反方,马来亚大学采取非常保守与稳打得方式,应该是准备反驳正方的论点,而自己只保守的说出308两线制成型是基于人民的觉醒,尤其是在城市地区,人民普遍教育程度比较高从而形成强烈的反风。如果是正方,在拿到题目的时候应该都知道反方会以这种方式巩固自己的立场。

很遗憾的是,拉曼大学在两线制课题似乎研究得不够深入,看308大选也不够全面,而且论点非常的弱。拉曼大学作出错误的诠释,他们说308大选两线制成型是因为反对党在竞选策略上采取1对1的方式与国阵对垒。但是反方即刻提出1对1的竞选策略不是308才推出的,早在99年替阵的时代就运用过了,但是那时没有形成两线制,只因回教党坚持回教国理念导致替阵分裂。反方把替阵的瓦解以及两线制无法成形归咎于人民的思想还未准备接受两线制并还未觉醒。可惜的是,正方没有在这个有利的情势第一时间抓出重点指出,替阵的瓦解导致两线制无法在那个时候成形其实是行动党以及回教当在理念上的冲突,所以两线制的关键在于政党。

反方说:308大选导致两线制成形是因为人民觉醒,懂得分辨是非,和政党无关,简单来说政党就是DECISION TAKER,由人民主导政党生死。


正方在这个说辞上无法有实例去反驳让我觉得非常遗憾,很怀疑他们在308前到底有没见证整个局势的变动。其实政党在308 的促成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反对党更加是STARTER,启动整个反风。为何这么说呢?

第一点:安华效应

安华效应是308大选的特色之一,99年替阵的时代也有推出过“烈火莫熄”运动。这些效应是人民自行制造的还是政党宣传朔造的?如果说人民的觉醒是关键,那么导致人民觉醒的元素是不是更加是关键呢?后308大选安华效应一直燃烧,巩固我国的两线制,一直到916夺权计划失败才缓和了这个效应。所以人民的觉醒还是建立在政党宣传以及传播讯息之上的。

第二点:反对党的监督工作加速人民觉醒,建立两线制

主流媒体大多都受到政府的控制以及威胁,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里,报章尤其是电视台,那一个不向政府低头?《光华日报》那天刊登财长“Kalau orang Cina di Pulau Pinang buli kita, kita lawan balik"这种煽动性言论,晚上夜报有报导,但是早上就把新闻撤了。

人民的觉醒不会在媒体不自由的情况下自动觉醒,也不会吃了智慧果突然开窍。反对党的监督工作与宣传在这里就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林甘事件大家还记得吗?如果反对党不揭露在三权分立的马来西亚,司法已经被行政权牢牢控制,人民能够觉醒吗?人民那里有机会得知这个司法丑闻呢?反对党什么都不做人民怎么知道?

接下来还有非常多的事件都是由正当揭露的比如,PKFZ事件,AP事件,查宫事件(不讲都不知道卖SATAY都可以住皇宫),基宫事件,基尔带家人出国考察迪斯尼乐园。这样数法真的是数到天亮都数不完,正方一个都没有提出来巩固政党是导致人民觉醒的关键接而带出政党才是两线制的关键。

第三点:政党纪律乃两线制关键

我觉得正方应该着重“霹雳州夺权”的例子,这样打下来就非常轻松。308大选时民联(那时还未是民联)已经夺下霹雳州政权。但是一切就成定局了吗?没有,政党轮替是有了,可惜居然是在同一届选举轮替两次,第二次是在没有选举的情况下轮替政府。政党在不需要人民的投票下换政府,人民就不再是关键了。

夺权的时候,人民的关键在那里?正方应该指出人民的局限,很多事情人民是无法办到也很无奈的。两线制的宗旨是两个阵线互相竞争而不是两个阵线互相破坏。政党内部应该要有一定的民主意识,那样才能使两线制健康成长,所以政党内部的纪律问题是关键。

跳槽事件不断的发生,本来的两线制变成恶性竞争,你买我的议员我买你的议员。在这起事件上人民是非常无奈的,更加谈不上关键。两线制需要黄家定提出的“健康政治文化”支撑。

第四点: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

正方三辩在咨询环节,大玩数字游戏,虽然非常风趣还获得评审罗志昌的青睐。但是恕我直言,因为我坐在台下非常了解观众的感受。数字游戏流于表面,没有层层渐进的表达数字要带出来的意思,带出来了也略显模糊。其实正方可以提出杰利蝾螈的概念,说明选民在大选上也只是执政党在杰利蝾螈策略上被摆布的棋子,起不了很大的关键。

当今大马的主编RAJA PETRA就说明算人民否决了3分2的议席,国阵也可以通过收买跳槽议员来实行杰利蝾螈策略接而巩固下届大选的实力。虽然这样的说法确实让人灰心,但是我觉得正方应该提出这种刁钻的论点,让大家反思一下,以重新找到人民的定位。


昨天看到那么多人出席这场盛大的辩论会真的让人非常感动,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国两线制的实现一定会成功。

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


其实在中六的时候就知道为何国阵要夺取国会3分2议席的优势。在国会要通过议案要符合不同的条件,要修宪也必须符合不同的条件。普通的法案大多只需要SIMPLE MAJORITY就能通过了,但是一些课题如土著立案,回教立案或沙巴砂劳越土著利益的立案就必须有统治者会议及80% 的议员通过。不同类别的议案就不同的条件。

2/3议席的优势是为了通过一种特别的立案,那就是选区分划立案。有了2/3议席,国阵政府就能随自己的喜爱和对自方有利益的方式分划选区。10万名支持反对党的支持者能帮反对党拿下一个选区,但是同样10万名执政党的支持者却帮执政党夺取3到4个选区。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国阵只获取40+%的支持率依然能稳坐江山。所以最近的跳槽事件全都是因为国阵政府为了夺回2/3议席的优势,然后操控选区分划,接而在大选继续胜出。

以前我只懂得这个策略,最近看了RAJA PETRA(CC LIEW翻译版)的文章才懂得这个策略有个名字叫GERRYMANDERING 杰利蝾螈。杰利蝾螈(Gerrymander)乃指选区划分之方式是专为某方选举利益而设计的。这个字词从美国麻萨诸塞州州长盖利(Elbridge Gerry)的名字,及当时划分後的选区形状貌似蝾螈(salamander)此两者而来。

在杰利蝾螈的过程中有两大基本策略主轴:其一就是尽可能极大化己方票源的有效使用,其二就是尽可能极小化对方票源的有效使用。是故,「集中选票」(packing)和「分散选票」(cracking)或(dilution)为杰利蝾螈的主要手段。

集中选票为尽可能将对方阵营支持者集中划入己方铁票区域,以消耗降低这些选票在其他区域的作用力。分散选票则指尽可能将对方阵营的铁票区域划分成数个选区,以达到稀释对方铁票区域的作用力。

Dame Shirley Porter 案例

为达到杰利蝾螈的结果,除了集中选票和分散选票这两个主要手段之外,还有个不寻常却实际上发生了的方法,就是将己方支持者大量迁进固有选区。这案例发生在英国西敏市,当时为保守党执政该地方政府,市议会主席Dame Shirley Porter和其他市议员策划并且执行了个政策,将该市的公共房屋出售给有意支持该党的人民以支援保守党的边缘选区。

其实国阵执政以来一直都是通过这些手段保住政权,修改选区多达300+次比先进的美国和新加坡还要多。但是可惜的是,我国有太多议员经不起金钱的诱惑纷纷跳槽。那些金钱到底从哪里来?其实还不是人民的税务。

蓝箱津津有味




新年过了,可能农业部看到鱼产卖得非常好,所以就想乘这个机会捞一捞,强制限定入口鱼产商用蓝色保鲜箱。鱼产入口商纷纷罢工抗议,但是情况看来不乐观。可能是太喜欢蓝色的关系,那个农业部部长拿督斯里諾奧馬显得非常强硬。最终海产入口商有条件妥协了,分阶段采用蓝箱。

本来用蓝箱都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偏偏政府指定海产入口商只能向4家销售蓝箱的公司购买,偏偏这四家卖蓝箱的公司的蓝箱卖RM100++而不是平时的售价RM28,偏偏渔业局的官员担任了指定公司的董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官商勾结,还不是内有乾坤?这样还不只,政府还宣布拿出RM280万来津贴蓝箱,哇!这样不是烧到人民这里来了吗?把人民的RM280万转移到4家垄断市场的公司。这样的做法听了就生气,最气的就是捞还要捞得那么拽,他要捞得伟大,捞得我们不出声。

这次马华有出声,翁诗杰说“這是農基部的權力,接下來要採取甚麼行動,不是馬華的權限,而是農基部的職責。”到头来总结一句是“不是马华的权限”,好啦好啦反正都对马华没有什么期望的,现在国阵里面是你捞你的我捞我的,千万不要捞过界就可以了。他还说马华会密切跟进,管腔很重。跟什么跟?都是蛇鼠一窝的,就算发觉有舞弊他敢报警吗?以前就干说三万变三千,现在三块变一块都不敢说啊~

――公正黨副主席李文材醫生

“農業部須立刻將漁業局部門主任莫哈里停職查辦,因為他在漁業局授權促銷代理權的公司(KF Marketing Sdn Bhd),擔任董事一職,其中可能涉嫌貪污和舞弊。

大馬公司註冊委員會的資料顯示,莫哈里是從2007年成為這間公司的董事,農業部則在2006年提出有關措施並在2007年完成憲報,這樣的鋪排明顯其中涉及舞弊的可能。

以前阿翁是敢怒敢言不敢做,现在阿翁就跟以前总会长没两样,对巫统软弱的阿黄,贪得无厌的老林,阿翁集其于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