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的改革号角声

在这个讲求效率和经济力量的世界,企业如果没有效率产品达不到顾客需要的效果就注定要被淘汰。不论多优秀的企业一旦让消费者失去信心就必须改变,这个是企业不变的道理,近年来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丰田公司的召回门事件。曾经以实时生产系统(Just In Time)模式减低成本的丰田公司一度获得辉煌的成绩,汽车销售量更是连续几年在榜首。过后在“召回门事件”中,因为生产失效而必须全球召回销售汽车,蒙受损失不止还要陪上信誉,丰田汽车总裁还不断开记者会道歉。

媒体时常把自己称为走在钢索上,走钢索要求的是身体平衡,不倾向其中一边,,一个不小心就会跌个粉身碎骨。但是走钢索也是可以略倾一边而依然不会掉下,只要功夫到家就能做到这一点。我国媒体在经过多次爬跌之后就知道,身体略倾向政府那一边还是不会跌的,因为以前的读者根本没得选择,你报什么我们就看什么,没得抱怨。如果说主流媒体是三权分立后的第四权那么第五权应该就是人民掌控的网络平台,系统的主权很完整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上。

709净选盟上街的报导只是作为人民长期不信任传统媒体的引爆点,而不是针对单一事件所引发。媒体并不懂得审时度势,媒体平时在政党之间的政治角力上维护当权者也就算了,这次是普通老百姓面对催泪弹和水炮攻击,难道就不能全面一点的报导吗?一些重点照片不登,某报章更是打出“说好的和平呢?”和官方暴民的口吻不谋而合,这样的报导如何情在人间啊?

几个星期前雪州邓议长冒着触动媒体神经的风险批评了主流媒体不懂得分辨是非引起了多位媒体评论员的反击。就在分不清谁是谁非的当儿,709的报导机会给了广大民众一个答案,也让年轻人亲身接触事件作为当事人来衡量媒体的报导可信度和公信力。709现场民众看到媒体拿着电话在和报馆接触,证明记者看到的是和民众一样的情景,为何报导出来却那么的轻描淡写?出席集会的公众不禁担心不在场的人民如何看待这件事件尤其是远在郊外的人民,他们也有权力知道真相,可是传统媒体剥夺了他们这个权力。最可笑的是主流媒体居然学起国阵华基政党的口吻,要求读者体谅,包容和感恩只差没说我们“当家不当权”。

恰好西方世界发生《世界新闻报》(News of The World)窃听门事件,《经济学人》大声宣布“回到咖啡屋”。我国评论人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抓着《经济学人》的报导大作文章,靠的就是权威你不敢反驳的道理左手批评网络媒体掉入陷阱右手鞭打网络青年为愤世嫉俗不搭调的愤青。可是网络是伟大的,笔者本着好奇和谦虚求学的心去《经济学人》网站看“回到咖啡屋时代”(The future of news:Back to the coffee house)。

原文比起传统评论员的文章还要长许多,但该评论员很技巧性的只在符合自己议程的地方拈一点。如果有看原文的朋友就不难发现这点,评论员没引用文中提到主流媒体因为利润降低而减少调查的数量和品质(amount and quality of investigation)。同时也没有提到文中所说媒体在道德上的问题,更加没有提到网络媒体和部分非盈利性媒体已经组成新形式的公信力。因为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在某些部分上更能显得有公信力,这是非常逻辑的。原文非常中立的比对网络新媒体和传统媒体,并没有说这是倒退的现象,反而肯定这是“每个民主社会应该欢迎的”。

就是这样一篇主流媒体的评论在比对之下让我看得目瞪口呆,我不禁深深感受到“回到咖啡屋”原文里面的一句话即将会实现。它说,媒体企业的改革将会是无法抵挡的,任何尝试阻止这项进程的一方将注定失败。所谓公信力不是手中新文学文凭给你的,而是广大民众所组成的信任所创造的。怒骂网络媒体或部落客是喧哗取宠,修养欠奉的愤青并无法让主流媒体人更具高尚的品德和高人一等的水准。主流媒体如果需要广大民众的体谅至少要做的难道不是学丰田总裁丰田章男那样先向客户们道个歉吗?最后笔者想引用“回到咖啡屋”里的结尾,来和主流媒体共勉,它说,咖啡屋回来了,享受吧。

《当今大马709系列》

  1. 选盟游击战翻转隆市封锁 各族人潮一改华裔刻板印象
  2. 709 我的眼泪在飞
  3. 一个患有“人群恐惧症”的政府
  4. 85人 洛杉矶响应净选盟黄潮 120人旧金山前往专员署陈情
  5. 我们萍水相逢但共同经历709
  6. 他们坚持到吉隆坡市区
  7. 那天,我们上街改写历史
  8. 709之恋爱篇
  9. 净盟2.0,纽约709
  10. 亲身参与709,见证民主你和我
  11. 709,第一次参与大型集会
  12. 709,大马全民之一的感想
  13. 709亲身经历:我们的一大步
  14. 709现场:一个马来西亚站起来
  15. 人在美国,最近的集会在760公里外
  16. 写在净选盟2.0后
  17. 709集会标志真正一个大马
  18. 这一天,我见证了历史
  19. 那一刻,我差点流下男儿泪
  20. 今天是七月九日
  21. 709 , 我决定要把它狠狠的记下
  22. 我看到了希望,我看到了曙光
  23. 709,一起走过的日子
  24. 709,和妻子拍拖游行记
  25. 我爱国所以我上街
  26. 见证709
  27. 709,不要怕!
  28. 吉隆坡709黄色大集会
  29. 荒谬暴力的政府,团结的人民
  30. 是警方把我们逼进同善医院
  31. 709为什么能吸引新生代?
  32. 参与游行的所见、所闻和所想
  33. 那一刻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34. 爸爸妈妈, 对不起, 让你们担心

亲身参与709,见证民主你和我

Photobucket

笔者一早已经在茨厂街等候集会的开始,其间在麦当劳遇见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很悠闲地喝着早茶,民众纷纷上前询问集会地点和动向。议员似乎也没有头绪,只是请大家保持耐心,因为距离集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茨厂街开始聚集很多前来参加集会的人士而媒体也开始做准备功夫,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华裔人数不少而大多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全都以亮丽的服装亮相。普遍上马来西亚人都希望国家变得更好,也赞同净选盟提出的诉求,但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来做而期望由别人的孩子来完成。

集会并没有等到二时才开始,在一点时分民情高涨而“Hidup,Hidup”的口号已经在茨厂街旁边的街道响起呼应前来集会的参加者。不到十五分钟队形已经组成而笔者观察到集会队形并不是简单的杂牌军而是有志工带领的组织性队伍,不论在喊口号还是队伍进退的手势都足以证明,这班不是由暴民组成的集会者而做法更像非暴力公民抵抗(civil resistance)运动里的策略和行动,接下来集会者冷静和要求和平不破坏的态度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集会队伍在马来亚银行总部聚集接着从半山芭前来的队伍前来回合,两支队伍合并后变得声势浩大,警方唯恐集会队伍人数变得更多而采取快攻的策略。两支队伍刚成型执法单位就立刻发出要求解散的警告,集会者还来不及反应,水炮和烟雾弹就已经往我们的方向招呼了。执法单位突如其来的攻击确实吓慌了部分集会者,随着志工喊“Slow,Slow"大家也就不蹦跑慢慢地退到小巷,一路上看见志工拿出盐分发给大家笔者抓了一把就放进口里,喉咙立刻舒缓了许多。

后来集会者再次组成队形和执法人员在富都车站前对持,每次在烟雾弹减弱后队伍就会再次向前。集会者看到乌云密布,便即厂把“Bersih,Bersih”的口号换成“Hujan,Hujan”。随后老天果然下起了雨刮起风把烟雾弹的烟反方向吹向执法单位,这也是为什么执法单位后来用前后夹击的方式驱赶民众的原因。民众受到烟雾弹夹击没有退路,全都逼到商店走廊,后来雨势增大大家就乘势走到同善医院前,然而镇暴队继续用水炮追击大家只好逃到医院范围内。民众本来也不想骚扰医院只逗留在医院的停车场,没料到的是水炮连医院也不放过,笔者就这样淋了一身化学浴,幸好遇见一位马来同胞帮笔者找盐舒缓喉咙和脸部的刺痛。由于有人通报警队将会进入医院范围内进行逮捕,我和朋友只好由医院的后边翻墙到南开小学离开。

热血的朋友依然很想到独立体育馆集会,质疑为何集会队伍不要一起冲破镇防,笔者不禁钦佩她作为女性集会者的勇气和热血。事实上以暴力的方式冲破镇防不是不能,只不过这样做就会从非暴力公民抵抗突然变身成为不折不扣的暴民,到时就算到得了集会的目的地,集会的诉求和目标却已经被自己瓦解了。集会的目的地和方式也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而传达净选盟讯息和八大诉求才是我们的目标,集会是达到这个目标最有效的形式之一,地点根本就不重要,因为那天所有的集会点都是独立体育馆。

马华蔡总发文告质疑净选盟为何不办全国巡回演讲取代集会,言论似是而非。简单的比喻就是为何蔡总不当个普通的马华党员而非要当总会长呢?因为普通的马华党员也能为华社服务不是吗?没错,就是因为声音和传达的讯息受到关注的程度不一样。全国巡回演讲远不比净选盟的集会单刀直入,五万集会者以行动所表达的诉求和声音会更有说服力和传达的声音会更远更广泛。亲身经历后觉得和平集会并没有执政派所比喻的洪水猛兽那么恐怖,而事实上造成混乱的正是执法当局,希望下一次蔡总和更多的民众能够勇敢的加入和参与关于你我的民主运动。




Photobucket

[经济牛人]房屋价格指数


经济学人发布了针对从2000年至2011年第二季度全球房屋价格指数。各国都在2008年美国房市泡沫破灭后呈现复苏的状况,美国则复苏乏力,看似遭到了重挫。我们邻国在2009年呈现V型反弹直追之前损失掉的点数继续攀升。

中国的房市保持平稳的上涨,但是中国国内已经有通胀率过高的问题,而中国方面已经开始实施管制通膨和“打房政策”。相反地日本这10年来经济几乎达到了瓶颈,接着又遭到了海啸的重挫,房市景象非常低迷。

由于现在热钱乱窜,钱不进股市,而投资者为了降低风险要不买金保值,要不买房地产,导致房地产在各国尤其是新兴国家不断推高。这些房地产价格是以西方国家经济乱局作为营养,而且看来欧盟区那里还有排乱,所以相信房价会一直攀升。各国开始升息打击通膨,但是几乎杯水车薪,完全压制不了通膨的趋势。温家宝说通膨就像猛虎,放出去就很难抓回来了。

看到这样的数据真的感到很悲哀,马来西亚如果有热钱流进来的话,马币应该也能升值的。如果马币没升值,而是增加公共开销转而印钱使马币继续贬值的话那么就糟糕了。万一外资退场,外汇储备不足我们就会再次陷入97金融风暴时的情景。




浅析,不必太认真。。。。

马华民政应把握机会

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在觐见国家元首后表示净选盟运动将在体育馆内举行。这对于马华和民政党来说是个天大的机会,因为二党之前以上街游行将会严重影响经济的理由拒绝参加净选盟运动。现在元首终于帮二党解决了这个大难题,马华和民政即可以参加净选盟集会又不需要害怕上街会影响经济。高调问政的马华在高调拒绝参加净选盟运动后变得非常低调,党内更传出参加净选盟运动的党员将会受到党的纪律对付。

净选盟的诉求非常中立,给于各政党发挥的空间,政党可以靠着这次机会获得中间选民的支持。当然净选盟的诉求暗示了国内的金钱政治风气,也表示了执政当权以不公的选举制度和杰利蠑螈策略(Gerrymandering)破坏一人一票,票票得值的基本民主制度。像幽灵选票和垄断媒体报导这些公开的秘密,国阵一开始装疯卖傻,但是拒绝净选盟的诉求就等同对号入座地默认有使用幽灵选票和垄断媒体的版面,让民众无法得到在野党的消息。

马青和民政青年团这些所谓的政党先锋在这次净选盟运动下显得更加悲哀。名为政党先锋积极争取与年轻人接触以及反对不公平、不合理的政策, 建立敢怒敢言的形象。同时马青的理想是建立一个明辨是非,具有独立思考、兼听则明素养的知识阶级。口号和理想都是年青一代所追崇的,但是当有最接近这一理想的运动出现时,马青和民政青年团第一个以符合母体的姿态表示上街游行将破坏经济而拒绝参加。什么敢怒敢言,什么独立思考,什么知识阶级,一切都化为乌水成为青年组织老人思想的团队。

土权已经放话警告马华民政不要挑战土权因为马华和民政需要马来票。这等同暗示马华和民政不得参加与土权对抗的净选盟。幸好这个时候净选盟已经获得元首的御准可以在体育馆内举行集会,那么马华就可以抛开破坏经济的枷锁,敢敢到体育馆参加净选盟集会证明给民众看马华民政不是怕了土权才不参加。如果马华和民政不敢参加那么比民政党主席许子根的照片被土权撕掉后踩在脚底更加糟糕,因为届时土权就敢骑在马华和民政的头上,等同一切等候土权发号施令的政党。有马华党员在面子书抱怨自家的党员选择不在朝,宁愿选择在野的政党,说他们是青蛙。试问有人会选择不在舒服的执政党而选择天天害怕几时会被内安法令逮捕的在野党吗?如果在舒服的执政党要听候土权的差遣,失了尊严,多舒服也没用。

随着净选盟从游行改成体育馆集会,愤怒的民众多少有点失望,但是别忘了我们的愤怒应该保留到投票的那一刻而不是游行,因为游行本来就应该以和平的方式进行。有元首的御准,集会更加确定是合法的,同时也满足了马华民政不破坏经济的条件。马华选择和人民站在一起以行动的方式敢怒敢言还是依偎在土权之下等候命令就看这一次的表现了。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69021

[FB突发]泰国选举引发的想法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是由泰国先开始的,而马币并没有成为对冲基金主要攻击目标,只不过外资对东南亚失去信心而恐慌撤出,一个国家为什么会陷入金融危机的泥沼里,我们不断地从历史中看到原因,就是金融管制的疏漏。为什么会有那么松散的金融管制?道理很简单,如果金融机构的董事全部都是总统和政治领袖的亲戚,你敢对他怎么样?泰国塔信回归,马来西亚的情况你知我知,为不久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埋下了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