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民政应把握机会

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在觐见国家元首后表示净选盟运动将在体育馆内举行。这对于马华和民政党来说是个天大的机会,因为二党之前以上街游行将会严重影响经济的理由拒绝参加净选盟运动。现在元首终于帮二党解决了这个大难题,马华和民政即可以参加净选盟集会又不需要害怕上街会影响经济。高调问政的马华在高调拒绝参加净选盟运动后变得非常低调,党内更传出参加净选盟运动的党员将会受到党的纪律对付。

净选盟的诉求非常中立,给于各政党发挥的空间,政党可以靠着这次机会获得中间选民的支持。当然净选盟的诉求暗示了国内的金钱政治风气,也表示了执政当权以不公的选举制度和杰利蠑螈策略(Gerrymandering)破坏一人一票,票票得值的基本民主制度。像幽灵选票和垄断媒体报导这些公开的秘密,国阵一开始装疯卖傻,但是拒绝净选盟的诉求就等同对号入座地默认有使用幽灵选票和垄断媒体的版面,让民众无法得到在野党的消息。

马青和民政青年团这些所谓的政党先锋在这次净选盟运动下显得更加悲哀。名为政党先锋积极争取与年轻人接触以及反对不公平、不合理的政策, 建立敢怒敢言的形象。同时马青的理想是建立一个明辨是非,具有独立思考、兼听则明素养的知识阶级。口号和理想都是年青一代所追崇的,但是当有最接近这一理想的运动出现时,马青和民政青年团第一个以符合母体的姿态表示上街游行将破坏经济而拒绝参加。什么敢怒敢言,什么独立思考,什么知识阶级,一切都化为乌水成为青年组织老人思想的团队。

土权已经放话警告马华民政不要挑战土权因为马华和民政需要马来票。这等同暗示马华和民政不得参加与土权对抗的净选盟。幸好这个时候净选盟已经获得元首的御准可以在体育馆内举行集会,那么马华就可以抛开破坏经济的枷锁,敢敢到体育馆参加净选盟集会证明给民众看马华民政不是怕了土权才不参加。如果马华和民政不敢参加那么比民政党主席许子根的照片被土权撕掉后踩在脚底更加糟糕,因为届时土权就敢骑在马华和民政的头上,等同一切等候土权发号施令的政党。有马华党员在面子书抱怨自家的党员选择不在朝,宁愿选择在野的政党,说他们是青蛙。试问有人会选择不在舒服的执政党而选择天天害怕几时会被内安法令逮捕的在野党吗?如果在舒服的执政党要听候土权的差遣,失了尊严,多舒服也没用。

随着净选盟从游行改成体育馆集会,愤怒的民众多少有点失望,但是别忘了我们的愤怒应该保留到投票的那一刻而不是游行,因为游行本来就应该以和平的方式进行。有元首的御准,集会更加确定是合法的,同时也满足了马华民政不破坏经济的条件。马华选择和人民站在一起以行动的方式敢怒敢言还是依偎在土权之下等候命令就看这一次的表现了。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69021

4 评论:

Anonymous

孬种!

Anonymous

就算出席了,也仅是“拾死鸡”的孬种

落花先生

如果马华民政肯出席,我们还是要给于肯定。。。。

卖博士 字:孔明

朋友,不要再渣人家马华与马青仔啦。。。
他们要靠卑鄙政权的庇护才能生存的,那里干违背主人的意思?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