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的改革号角声

在这个讲求效率和经济力量的世界,企业如果没有效率产品达不到顾客需要的效果就注定要被淘汰。不论多优秀的企业一旦让消费者失去信心就必须改变,这个是企业不变的道理,近年来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丰田公司的召回门事件。曾经以实时生产系统(Just In Time)模式减低成本的丰田公司一度获得辉煌的成绩,汽车销售量更是连续几年在榜首。过后在“召回门事件”中,因为生产失效而必须全球召回销售汽车,蒙受损失不止还要陪上信誉,丰田汽车总裁还不断开记者会道歉。

媒体时常把自己称为走在钢索上,走钢索要求的是身体平衡,不倾向其中一边,,一个不小心就会跌个粉身碎骨。但是走钢索也是可以略倾一边而依然不会掉下,只要功夫到家就能做到这一点。我国媒体在经过多次爬跌之后就知道,身体略倾向政府那一边还是不会跌的,因为以前的读者根本没得选择,你报什么我们就看什么,没得抱怨。如果说主流媒体是三权分立后的第四权那么第五权应该就是人民掌控的网络平台,系统的主权很完整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上。

709净选盟上街的报导只是作为人民长期不信任传统媒体的引爆点,而不是针对单一事件所引发。媒体并不懂得审时度势,媒体平时在政党之间的政治角力上维护当权者也就算了,这次是普通老百姓面对催泪弹和水炮攻击,难道就不能全面一点的报导吗?一些重点照片不登,某报章更是打出“说好的和平呢?”和官方暴民的口吻不谋而合,这样的报导如何情在人间啊?

几个星期前雪州邓议长冒着触动媒体神经的风险批评了主流媒体不懂得分辨是非引起了多位媒体评论员的反击。就在分不清谁是谁非的当儿,709的报导机会给了广大民众一个答案,也让年轻人亲身接触事件作为当事人来衡量媒体的报导可信度和公信力。709现场民众看到媒体拿着电话在和报馆接触,证明记者看到的是和民众一样的情景,为何报导出来却那么的轻描淡写?出席集会的公众不禁担心不在场的人民如何看待这件事件尤其是远在郊外的人民,他们也有权力知道真相,可是传统媒体剥夺了他们这个权力。最可笑的是主流媒体居然学起国阵华基政党的口吻,要求读者体谅,包容和感恩只差没说我们“当家不当权”。

恰好西方世界发生《世界新闻报》(News of The World)窃听门事件,《经济学人》大声宣布“回到咖啡屋”。我国评论人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抓着《经济学人》的报导大作文章,靠的就是权威你不敢反驳的道理左手批评网络媒体掉入陷阱右手鞭打网络青年为愤世嫉俗不搭调的愤青。可是网络是伟大的,笔者本着好奇和谦虚求学的心去《经济学人》网站看“回到咖啡屋时代”(The future of news:Back to the coffee house)。

原文比起传统评论员的文章还要长许多,但该评论员很技巧性的只在符合自己议程的地方拈一点。如果有看原文的朋友就不难发现这点,评论员没引用文中提到主流媒体因为利润降低而减少调查的数量和品质(amount and quality of investigation)。同时也没有提到文中所说媒体在道德上的问题,更加没有提到网络媒体和部分非盈利性媒体已经组成新形式的公信力。因为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在某些部分上更能显得有公信力,这是非常逻辑的。原文非常中立的比对网络新媒体和传统媒体,并没有说这是倒退的现象,反而肯定这是“每个民主社会应该欢迎的”。

就是这样一篇主流媒体的评论在比对之下让我看得目瞪口呆,我不禁深深感受到“回到咖啡屋”原文里面的一句话即将会实现。它说,媒体企业的改革将会是无法抵挡的,任何尝试阻止这项进程的一方将注定失败。所谓公信力不是手中新文学文凭给你的,而是广大民众所组成的信任所创造的。怒骂网络媒体或部落客是喧哗取宠,修养欠奉的愤青并无法让主流媒体人更具高尚的品德和高人一等的水准。主流媒体如果需要广大民众的体谅至少要做的难道不是学丰田总裁丰田章男那样先向客户们道个歉吗?最后笔者想引用“回到咖啡屋”里的结尾,来和主流媒体共勉,它说,咖啡屋回来了,享受吧。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