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背良心的底线

平时不管哪一个阵营的领袖站在台上发言,台下总有他的支持者拍手欢呼给于支持。不管是抨击国阵还是民联,华裔社群内总有人叫好,所以时常有人企图利用“华裔应该团结”试图把华裔拉到自己的旗子下。马华在308流失华裔选票后就企图利用“华裔不团结肯定会在国内失势”和“华人应该团结”等言论恐吓华裔以让华裔票回流。华裔善于争权夺利,不团结,是大家对华裔的表面感觉,而马华就是这些感觉的经典来源,华基政党之中党争最多,政治逼害最多的就数马华。

但是不管华裔多么的不团结,总有一样课题是可以让华裔团结起来的,那就是华文教育课题。争夺利益还说是为了找吃,为了生活,为了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和欲望,但是出卖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语文是多么可耻的一件事?正所谓,违背良心也该有个底线吧?

堂堂教育部副部长,平时总有很多人希望和他握个手或哈拉几句,他演讲,在台下的支持者哪有不拍手的道理?马屁总该要拍一下嘛。但是回到网络没有人看到的时候,你说的话就未必个个人都会为你拍掌了。



《政府从不曾关闭任何华小》堂堂副教育部长得文章居然没有一个人去LIKE一下。本来LIKE一下也不是什么浪费时间和浪费金钱的举动,但是一个不小心被自己的朋友发现自己居然LIKE “政府不曾关闭任何华小”此类违背良心的言论那么就真的不堪了。

如果说“反对100层摩天高楼”能够反映人民真正的心声,那么我看部长也是时候反省一下。或者是哪一位马华的朋友错过了这篇文章的话,不妨按以上的LINK去帮部长LIKE一下,可能部长会因此记得你。但是紧记,违背良心也该有个底线。

何谓改变?

拜读马华雪州联委会工艺科技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州团秘书张文震(人才凋零?)的文章《非马来选民应认真看待巫统改变》心中那团火突然烧了起来。

所谓改变也被分为负面的改变和正面的改变,而张先生却利用凯里的言论把人民的表面感觉导向“巫统正面的改变”。这种做法就如同把选民们通通插盲。凯里中庸的言论最多只能说明大选将至,巫统议席岌岌可危,加上他已经失去岳父这个大靠山,如今想在政治这条路走下去也只能靠着自己是马来人和中庸的言论分得一个前线选区当个候选人继续骗吃骗吃。

那么巫统改变了吗?有,巫统绝对有改变,但是是变本加厉!

巫统从最初的“寄居论”到现在演变出更多样化的版本,包括“卖身论”,“回中国论”,“乘客论”。报导寄居论的记者陈云清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反而说出种族主义言论的始作俑者全部都安然无恙,这样叫做改变?就连副首相都继续我行我素说自己无法对付种族言论的校长。其实很简单,你怎样对付陈云清就怎样对付校长,那样不就得了吗?

还有最新的预算案,巫统有改变吗?

变本加厉的白像计划,100层高楼50亿,皇宫10亿,连首相官邸也要整修6500万,这样叫改变了?利民计划全无踪影,华小在教育发展分配中仅得少过1%的分配。同时国债也飙升至四千亿,成为史上国债最新高点,确实是改变了很多,多了很多债务。

在狗头大会中,他主人还明的暗的用大屠杀这类威胁性的言论来恐吓非巫裔选民。同时他老板还被人家用福建话干吊了一下,亏他还有心思写文章歌颂一番,此人真的是礼仪廉具备,可是就是少了一样东西。

民不民主也是民主课题


刘晓波以《零八宪章》和十多年的“冤狱”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有人质疑有人赞许,有人批评有人感动落泪。大家都在评论刘晓波该不该得奖,甚至有人说因为刘兄提倡的是以和平方式争取人权民主所以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难道永远都是甘地那套是最和平的?他该不该得奖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课题,“谁该醒?”才是最重要的问题。《零八宪章》才是大家应该关注的,到底中国能不能套用《零八宪章》的概念同时转变为中国体制呢?《零八宪章》里面有六大基本概念分别为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和宪政,同时在这六大基本概念中延伸出来十九项主张。其中“民主”刘晓波写得最多,他推崇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同时他还提出落实一人一票的平等投票权。
那天和来自北京的朋友小聊了一阵子,刚好就谈起刘晓波得诺贝尔奖。他说,在中国也有一部分的人民不满意中共的执政方针,同时说到中国的年轻人并不怎么关心政治,六四运动,零八宪章在中国都被封锁了,那里的年轻人比较在意生活。这位朋友没有激昂的言论更加没有任何激动的表情,仿佛刘晓波的《零八宪章》是刘晓波他家的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反而海外常年活在民主体制下或“假民主”体制下的华人会觉得中国人很可怜,很没有自由,很不民主。只能说,还没到最后都不知道谁可怜谁。

我问北京朋友对于投票和民主的看法,我问他担不但心分裂问题,他说其实中国人就是存在着这种对民主思想的矛盾。在空口喊民主的人从来都不敢正视民主在中国将会带来严重后果。要清楚只有化解了这种矛盾,中国才能在民主体系中前进。

中共其实就是中国对美国的最好防线,美国经济陷入萧条,中国面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压力要求中国不再压制人民的价值,任其升值。人民币升值固然可以提高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准让他们可以购买外国优良品质的货品,但是同时也将会消弱中国的竞争力提高中国的失业率。为了满足部分人的生活水准提高,而使得更加多的人没有工作,这只会加重低阶人民的生活压力。美国和其他国家当然不会把这些当作考量,他们只希望可以大量出口挽救国内经济。如果有看过约翰.珀金斯的《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就知道经济杀手是如何收买与控制选举以操纵一个国家的经济。作者为了防止被控告而以小说类发布此书,但是从其内容的逻辑性和仔细读来看,是非常值得大家参考的。中共能让中国以每年八巴仙的经济增长持续发展,充满变数的民选政府能够保住中国13亿人口饭碗的机率是多少?能保证不把国家典当给外国势力的机率又是多少呢?只要机率不是百分之百,那么中国人就必须重新考虑民主了,因为这是关乎13亿人口的生活。中央集权制度不好极也有其少少的好处,那就是经济和国内的大型计划能够持续的长年进行,而不必因为政府的轮换导致政策半途而废,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计划一说就是几十年的长远计划。

除此,中国民主还要考虑到中国分裂问题,台湾有胆量高喊台独,挑战反分裂法,很大原因都是因为有美国撑腰。同时台湾每年都向美国购买军备,总值高达几千亿台币,在西藏要求藏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也流亡到美国等西方国家。一个宗教领袖由本来应该烧香拜佛到最后搞藏独导致暴乱,最后逃亡至美国,难免让人怀疑西方国家希望通过宗教煽动中国国内情绪和海外华人的情绪。李光耀曾经在其回忆录提到,如果中国要进行民主投票,不只会导致国家权力出现真空,同时几亿人同时出来投票会导致整个国家的系统瘫痪。我国大约一千万人(扣除没投票者)的选举都发生不少的冲突,试想想中国几亿人的投票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只要任何一方或有心人在此时煽动情绪,中国国内暴乱一触即发,进入失控状态。这个时候美国,日本,韩国,台湾是否会发难趁火打劫把军舰开进中国及香港没有人知道。或者在大家心中美国是正义使者,但是正义使者是不会未经联合国同意就出兵攻打其他国家的,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军承认没有在伊拉克寻获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当天使化身为恶魔时一切都太迟,因为恶魔已经掌控全世界的局势。

我们这里只谈到中国民主投票,但是在《零八宪章》里还有着十九项主张,每一项都有背后的隐忧,作者当然也知道这些隐忧和矛盾,但是他没有尝试和提出解决这些矛盾的方案。只要自己理想的民主而不顾其他人的生活是非常自私的行为。《零八宪章》在中国的支持度是多少我们不知道,海外华人也不需要“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帮助中国推动自己的民主,可能中国人压根儿就不喜欢你们那套民主。要知道,民不民主也是民主课题,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主是被别的势力操纵的“假民主”,那么我们还要这个民主来干嘛?

马华只会喊不公平


  1. 马华向公众捐款需要向公众负责,DAP向公众捐款可以选择要不要向公众负责。
  2. 马华YB带 SONGKOK叫无耻,DAP的YB带SONGKOK叫民主之需要。
  3. 马华党职之争叫党争,DAP党职之争叫民主之争。
  4. 马华大会丢椅子叫党耻,DAP大会丢椅子叫民主之路程。
  5. 马华发放按摩院准证叫伤社会风化,DAP发放按摩院准证叫惠民政策。
  6. 国阵政府增加水费是增加人民的负担,民联政府推行水源保护附加费,是鼓励槟州人民精明用水,避免浪费水源。

以上所言非虚全部都是事实,在网上你不难发现很多马华党员都很一致的运用上面六句真言说出自己的不甘,还有苦恼人民对他们的双重标准。但是事实归事实,马华从来没有问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人民为什么对马华那么没有信心。他们从来都不问的,只是一味说人民不明智,一味说人民愚蠢,一味说人民相信民联的谎言。接着把所有失败的责任抛给巫统,土权,火箭,安华,依卜拉欣,林吉祥,林冠英,倪可敏,NIK AZIZ。全部人都错唯独马华没有错。

第一条,为什么马华捐款要向公众负责,火箭不需要?其实真的很错,火箭很多筹款都说明是为党资金筹的,人民是自愿把钱捐给火箭。马华呢?为什么人民要监督马华筹得的钱?我给你看案例,远的不要说,PKFZ一单,以前的合作社有一单,建筑物这个漏水那个漏水,华小的维修费三万变三千。那里知道人民有一天的捐款变成政党拿来掌控媒体的资金?那么不是自己拿钱封自己的嘴巴吗?

第二条,为什么戴SONGKOK一个叫无耻一个叫民主之需要?这里就要说明马华和火箭在根本上的不同。马华最根本的宗旨就是为华社争取权益而火箭是全民政党,推崇的是马来西亚人为先。在那个年代,一个华人为先的政党为了当官戴SONGKOK嬉皮笑脸,当然被人叫无耻。但是到了这个年代,整个政治生态环境都改变了,而人民的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关注的事情已经转移到经济发展,治安保健的问题上。不是双重标准只是马来西亚跨入新时代。

第三和四条,马华党争丢椅子就叫党争,火箭党争丢椅子就叫民主之路。这样一看确实对马华非常不公平,但是不要忘记马华有党产20亿,火箭却是个穷光蛋党,这样给人一种马华是党产之争的感觉。同时,如果马华希望党争时被人叫民主之路,那么请你们下次在人民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时和人民走上街头情愿,在人民穿着黑衣拿着蜡烛时站在人民旁边围人民的权益斗争,而不是党争的时候穿黑衣拿蜡烛站在马华大厦外面喊“还党诚信”。

第五条,按摩院发放一个叫惠民政策,一个叫妨害风化。又是听起来对马华非常不公平,但是不要忘记,马华妨害风化也是有案例的。不信?去问问马华妇女组就清楚了,他们会给你满意的答案。

第六条,有没有搞错,谁不知道水源电源等是中央管理的?而且很多水源公司都垄断了水源业务,同时和国阵党员有密切关系,雪州前基尔政府就给了大家最好的示范。根据《马来西亚工业用水指南》半岛商用水费,槟城排第二低,每1000公升为1.19令吉而柔佛最高,每1000公升为2.93令吉。

所以马华还是多做事少说话,这个年代还是务实工作比较好,狂打悲情牌来获得支持的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同时马华不需吸纳更多务实与新思维的领袖,很明显老一辈的思想已经慢慢开始被淘汰。

零度王者风范


一路以来,我国的领袖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清流或正派人物,但是纵观各党领袖不论是马华历届主席,行动党主席,还是巫统主席或国大党主席,哪一个不是霸气十足,说话锵锵有力,有机会就尽显王者风范的?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掌权22年的马哈迪,先不论他的所作所为是否正确或是否符合大家的道德标准,但是他的行事风格绝对有王者的气势,说一不二,要砍你下台就砍你下台。他虽然只手遮天,高傲霸道,但是在他领导之下的巫统,虽然低下很多人对他不满,但是没有一个敢公开跟他对着干。有,有一个,但是接着屋子被包围送进监狱了。

翁诗杰任期非常短,别看他是个文人,平时吟诗作对,妙人妙语,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能非常霸气的说“我输一票就走”。虽然过后他还真的不走,但是就看得出他面对风浪那种王者的自信。林吉祥这位行动党的资深领袖更加不是开玩笑,在国会里他可以以一敌百,国阵不论谁站起来他都可以用浑厚的声音(加动作)和对方周旋到底。卡巴星虽然坐着轮椅,脚废志不废,运用他渊博的法律知识和正义的原则,他连王室都敢喊告,你说这不是王者风范?

看回民政党的许子根,也不知道哪来的标准警队KPI他敢敢走去给113%,难道不敢得罪人就应该睁眼说瞎话?从槟州寄居论风波他帅气的照片被撕下来踩在脚底到之前被巫统领袖说民政是乘客,他那一次有拿出勇气(GUT)去带领党员反击?惊奇的是这次倒丁大会,丁福南反而不是主角,大家都等待许子根出声。等来的却是“对不起,基于国阵精神(这个东西还有在?)双十当日我必须出席马华全国代表大会,无法出席同一天的[倒丁双十特大]”。

友党的洞口没关,他一个头就钻了进去,说他零度王者风范还真不为过。

政客的数据

日前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曹智雄大派定心丸,拿出2010年全球和平指数(Global Peace Index)说明大马已经超越新加坡成为东南亚成为区域最安全的国家。在此次的排名中,马来西亚排名上升四位来到22名而新加坡排名由之前的23名下降至30,英国和法国紧随其后排在31和32名。部长其实非常谦虚,他本可以大声地说马来西亚安全比先进国英国和法国好。

现实是非常残忍的,看着数据高兴还不如看看新闻。每天打开报章总有几宗抢劫案,随便说都可以说出几桩,“光天化热天桥遇劫教师惨死”一桩,“槟城泰拳击退劫匪”又一桩。谋杀的也不少,像最近非常轰动的女富商遇害案,凶徒干案手法残忍,搞得人心惶惶。弃婴案,强奸案也是一箩箩,现今连议员也被入屋抢劫。巴冷刀悍匪闯入行动党议员住屋,陆兆富与双亲被五花大绑,接着悍匪抢走家中大约一万令吉的财物。

这样的情况就形成强烈的对比,民联领袖比较贴近人民,和人民有同样的遭遇被入屋打劫。另一边,国阵领袖就坐在宝马里面身边坐着保镖发表马来西亚和平指数超越新加坡成为亚洲最安全国家的消息。这时大家心中不免出现疑问,既然指数是国际组织发表的,那么曹智雄何错之有?错就错在曹部长没有说明马来西亚是在哪方面超越新加坡同时把整个信息引导至社区安全的方向。

起先我也误会了所谓安全指数说明的是社区安全,相信大多数人也有同样的观念,随着在网上搜索,真相终于大白。以下是2010年国际 排名指数所使用的23项评估指标(Indicator):
  1. 对社会上犯罪情况的感知程度
  2. 每10万人中的内部安全官员和警察的人数
  3. 每10万人中的谋杀案数字
  4. 每10万人中的入狱人数
  5. 较小破坏力武器的获取难易程度
  6. (内部)有组织冲突的程度
  7. 暴力示威活动的可能性
  8. 暴力犯罪的程度
  9. 政治不稳定程度
  10. 对人权不尊重程度
  11. 每10万人中主要常规武器的转移与接收情况(国内)
  12. 恐怖主义袭击的可能性
  13. (内部)有组织冲突带来的死亡人数
  14. 军队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
  15. 每10万人中参军人数
  16. 对联合国维和行动提供的资金数
  17. 每10万人中重武器数量
  18. 每10万人中主要常规武器的出口情况
  19. 军队战斗力和先进程度
  20. 被迫离开家园的人的数目
  21. 与邻国关系
  22. 2003年至2008年内部和外部冲突数量
  23. (外部)有组织冲突的估计死亡人数


这项排名指数由三个角度探讨各个国家的和平指数,分别为国内和国际冲突的角度,社会安全的角度以及军事化程度的角度。在这23个指标中,内部和平比重占60%,外部和平比重占40%。和平指数根据这些指标最后得出从1到5的平均分值,平均分值越低的国家(地区),和平程度越高。我国与周边国家冲突的起因大多与油田和岛屿主权有关,根据以往的做法都是通过国际法庭和经济合作解决,所以在这外部和平课题上我国还算是个和平国家。

那么我国是如何超越新加坡的呢?

新加坡有三个指标是高于四分的,这是导致邻国和平排名下降的原因(平均分数越低,排名越高)。这三个指标分别是每10万人中重武器数量,军队战斗力和先进程度,每10万人中主要常规武器的进口情况。也就是说,国家进口和拥有先进武器会导致排名下降。指标还要从每10万人的单位开始算起,也就是说就算我国和新加坡的武器先进程度和数量一样,在对比国民人数,新加坡的和平程度就会下降。

指数上居然没有一个与社区安全有关的指标,而最贴近的“暴力犯罪程度”指标上我国反而得了2新加坡最安全,得了1。也就说明在社区安全上新加坡还是比我们好。而每10万人中入狱人数的指标也因我国人数比邻国高出许多而在分数上有了优势加上指标出现一个疑点,那就是外国人在我国入狱是否有计算在数据内?根据《全球囚犯人数统计表》入狱指数是根据每10万人除于相关国家的人口,那么外劳和外国人就没有计算在内了。要知道,在我国外劳犯罪率是相当的高,如果外劳入狱没有包括在指数内那么根本无法反映出真实情况。

简单的来说,我国在和平指数上超越新加坡很大原因是因为我国的军购比新加坡少。这个排名的目的是为了引导及影响国家领袖把经济资源投入到更有利的领域如健康保健及教育等,很可惜,在这方面我国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更不要说超越新加坡。这也难怪笔者在搜索时意外发现香港的网友发表“我都好奇怪,點解馬來西亞會高過新加坡?新加坡有咩唔及馬來西亞?”。内阁部长们应该好好参考一下外国朋友对我国的观点。


文章同时被登在《当今大马-读者来函》: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44361
标题经笔者自行改成“大马比新加坡安全?”,为此标题较中庸与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