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改变?

拜读马华雪州联委会工艺科技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州团秘书张文震(人才凋零?)的文章《非马来选民应认真看待巫统改变》心中那团火突然烧了起来。

所谓改变也被分为负面的改变和正面的改变,而张先生却利用凯里的言论把人民的表面感觉导向“巫统正面的改变”。这种做法就如同把选民们通通插盲。凯里中庸的言论最多只能说明大选将至,巫统议席岌岌可危,加上他已经失去岳父这个大靠山,如今想在政治这条路走下去也只能靠着自己是马来人和中庸的言论分得一个前线选区当个候选人继续骗吃骗吃。

那么巫统改变了吗?有,巫统绝对有改变,但是是变本加厉!

巫统从最初的“寄居论”到现在演变出更多样化的版本,包括“卖身论”,“回中国论”,“乘客论”。报导寄居论的记者陈云清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反而说出种族主义言论的始作俑者全部都安然无恙,这样叫做改变?就连副首相都继续我行我素说自己无法对付种族言论的校长。其实很简单,你怎样对付陈云清就怎样对付校长,那样不就得了吗?

还有最新的预算案,巫统有改变吗?

变本加厉的白像计划,100层高楼50亿,皇宫10亿,连首相官邸也要整修6500万,这样叫改变了?利民计划全无踪影,华小在教育发展分配中仅得少过1%的分配。同时国债也飙升至四千亿,成为史上国债最新高点,确实是改变了很多,多了很多债务。

在狗头大会中,他主人还明的暗的用大屠杀这类威胁性的言论来恐吓非巫裔选民。同时他老板还被人家用福建话干吊了一下,亏他还有心思写文章歌颂一番,此人真的是礼仪廉具备,可是就是少了一样东西。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