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民主也是民主课题


刘晓波以《零八宪章》和十多年的“冤狱”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有人质疑有人赞许,有人批评有人感动落泪。大家都在评论刘晓波该不该得奖,甚至有人说因为刘兄提倡的是以和平方式争取人权民主所以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难道永远都是甘地那套是最和平的?他该不该得奖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课题,“谁该醒?”才是最重要的问题。《零八宪章》才是大家应该关注的,到底中国能不能套用《零八宪章》的概念同时转变为中国体制呢?《零八宪章》里面有六大基本概念分别为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和宪政,同时在这六大基本概念中延伸出来十九项主张。其中“民主”刘晓波写得最多,他推崇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同时他还提出落实一人一票的平等投票权。
那天和来自北京的朋友小聊了一阵子,刚好就谈起刘晓波得诺贝尔奖。他说,在中国也有一部分的人民不满意中共的执政方针,同时说到中国的年轻人并不怎么关心政治,六四运动,零八宪章在中国都被封锁了,那里的年轻人比较在意生活。这位朋友没有激昂的言论更加没有任何激动的表情,仿佛刘晓波的《零八宪章》是刘晓波他家的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反而海外常年活在民主体制下或“假民主”体制下的华人会觉得中国人很可怜,很没有自由,很不民主。只能说,还没到最后都不知道谁可怜谁。

我问北京朋友对于投票和民主的看法,我问他担不但心分裂问题,他说其实中国人就是存在着这种对民主思想的矛盾。在空口喊民主的人从来都不敢正视民主在中国将会带来严重后果。要清楚只有化解了这种矛盾,中国才能在民主体系中前进。

中共其实就是中国对美国的最好防线,美国经济陷入萧条,中国面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压力要求中国不再压制人民的价值,任其升值。人民币升值固然可以提高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准让他们可以购买外国优良品质的货品,但是同时也将会消弱中国的竞争力提高中国的失业率。为了满足部分人的生活水准提高,而使得更加多的人没有工作,这只会加重低阶人民的生活压力。美国和其他国家当然不会把这些当作考量,他们只希望可以大量出口挽救国内经济。如果有看过约翰.珀金斯的《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就知道经济杀手是如何收买与控制选举以操纵一个国家的经济。作者为了防止被控告而以小说类发布此书,但是从其内容的逻辑性和仔细读来看,是非常值得大家参考的。中共能让中国以每年八巴仙的经济增长持续发展,充满变数的民选政府能够保住中国13亿人口饭碗的机率是多少?能保证不把国家典当给外国势力的机率又是多少呢?只要机率不是百分之百,那么中国人就必须重新考虑民主了,因为这是关乎13亿人口的生活。中央集权制度不好极也有其少少的好处,那就是经济和国内的大型计划能够持续的长年进行,而不必因为政府的轮换导致政策半途而废,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计划一说就是几十年的长远计划。

除此,中国民主还要考虑到中国分裂问题,台湾有胆量高喊台独,挑战反分裂法,很大原因都是因为有美国撑腰。同时台湾每年都向美国购买军备,总值高达几千亿台币,在西藏要求藏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也流亡到美国等西方国家。一个宗教领袖由本来应该烧香拜佛到最后搞藏独导致暴乱,最后逃亡至美国,难免让人怀疑西方国家希望通过宗教煽动中国国内情绪和海外华人的情绪。李光耀曾经在其回忆录提到,如果中国要进行民主投票,不只会导致国家权力出现真空,同时几亿人同时出来投票会导致整个国家的系统瘫痪。我国大约一千万人(扣除没投票者)的选举都发生不少的冲突,试想想中国几亿人的投票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只要任何一方或有心人在此时煽动情绪,中国国内暴乱一触即发,进入失控状态。这个时候美国,日本,韩国,台湾是否会发难趁火打劫把军舰开进中国及香港没有人知道。或者在大家心中美国是正义使者,但是正义使者是不会未经联合国同意就出兵攻打其他国家的,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军承认没有在伊拉克寻获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当天使化身为恶魔时一切都太迟,因为恶魔已经掌控全世界的局势。

我们这里只谈到中国民主投票,但是在《零八宪章》里还有着十九项主张,每一项都有背后的隐忧,作者当然也知道这些隐忧和矛盾,但是他没有尝试和提出解决这些矛盾的方案。只要自己理想的民主而不顾其他人的生活是非常自私的行为。《零八宪章》在中国的支持度是多少我们不知道,海外华人也不需要“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帮助中国推动自己的民主,可能中国人压根儿就不喜欢你们那套民主。要知道,民不民主也是民主课题,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主是被别的势力操纵的“假民主”,那么我们还要这个民主来干嘛?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