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线制:谁才是关键?

昨天有幸出席第12届大专辩论赛的决赛,比赛在马来亚大学举行,进入决赛的两支队伍分别是拉曼大学和马来亚大学辩论队。这届的辩论赛非常有深度,辩题大多数都是围绕政治,经济等社会关注的课题。相信马来西亚辩论已经进化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这次的决赛辩题是吸引我出席的最大原因,辩题是:我国实现两线制关键在于政党(正)/人民(反)。

老实说,从辩题的表面来看大家一定先入为主的认为在民主国家“民为主”,所以关键一定在于人民,正方处于辩题上的弱势。但是其实辩题还是有可辩之处,正方的空间也是非常的大,下面我会发表我的看法。由于是反方,马来亚大学采取非常保守与稳打得方式,应该是准备反驳正方的论点,而自己只保守的说出308两线制成型是基于人民的觉醒,尤其是在城市地区,人民普遍教育程度比较高从而形成强烈的反风。如果是正方,在拿到题目的时候应该都知道反方会以这种方式巩固自己的立场。

很遗憾的是,拉曼大学在两线制课题似乎研究得不够深入,看308大选也不够全面,而且论点非常的弱。拉曼大学作出错误的诠释,他们说308大选两线制成型是因为反对党在竞选策略上采取1对1的方式与国阵对垒。但是反方即刻提出1对1的竞选策略不是308才推出的,早在99年替阵的时代就运用过了,但是那时没有形成两线制,只因回教党坚持回教国理念导致替阵分裂。反方把替阵的瓦解以及两线制无法成形归咎于人民的思想还未准备接受两线制并还未觉醒。可惜的是,正方没有在这个有利的情势第一时间抓出重点指出,替阵的瓦解导致两线制无法在那个时候成形其实是行动党以及回教当在理念上的冲突,所以两线制的关键在于政党。

反方说:308大选导致两线制成形是因为人民觉醒,懂得分辨是非,和政党无关,简单来说政党就是DECISION TAKER,由人民主导政党生死。


正方在这个说辞上无法有实例去反驳让我觉得非常遗憾,很怀疑他们在308前到底有没见证整个局势的变动。其实政党在308 的促成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反对党更加是STARTER,启动整个反风。为何这么说呢?

第一点:安华效应

安华效应是308大选的特色之一,99年替阵的时代也有推出过“烈火莫熄”运动。这些效应是人民自行制造的还是政党宣传朔造的?如果说人民的觉醒是关键,那么导致人民觉醒的元素是不是更加是关键呢?后308大选安华效应一直燃烧,巩固我国的两线制,一直到916夺权计划失败才缓和了这个效应。所以人民的觉醒还是建立在政党宣传以及传播讯息之上的。

第二点:反对党的监督工作加速人民觉醒,建立两线制

主流媒体大多都受到政府的控制以及威胁,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里,报章尤其是电视台,那一个不向政府低头?《光华日报》那天刊登财长“Kalau orang Cina di Pulau Pinang buli kita, kita lawan balik"这种煽动性言论,晚上夜报有报导,但是早上就把新闻撤了。

人民的觉醒不会在媒体不自由的情况下自动觉醒,也不会吃了智慧果突然开窍。反对党的监督工作与宣传在这里就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林甘事件大家还记得吗?如果反对党不揭露在三权分立的马来西亚,司法已经被行政权牢牢控制,人民能够觉醒吗?人民那里有机会得知这个司法丑闻呢?反对党什么都不做人民怎么知道?

接下来还有非常多的事件都是由正当揭露的比如,PKFZ事件,AP事件,查宫事件(不讲都不知道卖SATAY都可以住皇宫),基宫事件,基尔带家人出国考察迪斯尼乐园。这样数法真的是数到天亮都数不完,正方一个都没有提出来巩固政党是导致人民觉醒的关键接而带出政党才是两线制的关键。

第三点:政党纪律乃两线制关键

我觉得正方应该着重“霹雳州夺权”的例子,这样打下来就非常轻松。308大选时民联(那时还未是民联)已经夺下霹雳州政权。但是一切就成定局了吗?没有,政党轮替是有了,可惜居然是在同一届选举轮替两次,第二次是在没有选举的情况下轮替政府。政党在不需要人民的投票下换政府,人民就不再是关键了。

夺权的时候,人民的关键在那里?正方应该指出人民的局限,很多事情人民是无法办到也很无奈的。两线制的宗旨是两个阵线互相竞争而不是两个阵线互相破坏。政党内部应该要有一定的民主意识,那样才能使两线制健康成长,所以政党内部的纪律问题是关键。

跳槽事件不断的发生,本来的两线制变成恶性竞争,你买我的议员我买你的议员。在这起事件上人民是非常无奈的,更加谈不上关键。两线制需要黄家定提出的“健康政治文化”支撑。

第四点: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

正方三辩在咨询环节,大玩数字游戏,虽然非常风趣还获得评审罗志昌的青睐。但是恕我直言,因为我坐在台下非常了解观众的感受。数字游戏流于表面,没有层层渐进的表达数字要带出来的意思,带出来了也略显模糊。其实正方可以提出杰利蝾螈的概念,说明选民在大选上也只是执政党在杰利蝾螈策略上被摆布的棋子,起不了很大的关键。

当今大马的主编RAJA PETRA就说明算人民否决了3分2的议席,国阵也可以通过收买跳槽议员来实行杰利蝾螈策略接而巩固下届大选的实力。虽然这样的说法确实让人灰心,但是我觉得正方应该提出这种刁钻的论点,让大家反思一下,以重新找到人民的定位。


昨天看到那么多人出席这场盛大的辩论会真的让人非常感动,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国两线制的实现一定会成功。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