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操控司法的事实不变

国阵领袖迫不及待地在安华被判无罪释放后,第一时间向全世界宣布“国阵没有操纵司法,大马司法独立”。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大马司法是否独立何必需要宣布呢?只有独裁的政权需要向国际和人民强调司法独立。而这次安华的案件正好反映了大马司法极度不独立。

国阵可以选择在形势好时,以不足够的证据提控敌对阵营的领袖,在形势恶劣时释放敌对领袖然后佯装提控自己的朋党。由于下届大选形势对国阵非常凶险,所以纳吉必须穿上改革者的羊毛企图更加接近选民,同时释放好意提控林良实让马华当替死鬼,接着再以基尔缓和雪州情绪,这全都是加入了政治考量的提控。这不是操控司法是什么?

在新加坡,李光耀执政的年代,当时的李光耀也必须上法庭当证人,面对司法公正的审讯。在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不只能够忽略法庭的传召,不上法庭,同时连带他那没有任何官职的老婆也能一并搁置法庭的传召,这种以特权凌驾于司法的做法和把自己看成皇帝没两样。就算是有显赫清皇朝历史背景的爱新觉罗.傅仪,也懂得尊重司法在二战后的东京军事法庭上作证,为何马来西亚的领袖因为父亲曾经是首相而靠着这个关系当上首相后就真不把司法和宪法放在眼里了呢?还拒绝上庭作证?真把自己当皇帝老子和贵妃娘娘了。这不是操控司法是什么?

国阵没有操控司法是建立在安华自由对国阵不利的逻辑上,如果倒反过来安华无罪对国阵有利,不就让国阵刻意释放安华找到了动机吗?2000年安华入狱,全国掀起了烈火莫息运动,马来社会刮起反风。当时华裔对烈火莫息运动不太关注,而马哈迪靠着华裔票护航轻骑过关。如果这次安华入狱,烈火莫息升级版搞下来加上华社改革的决心,国阵政权必定提早结束。

所以国阵在这次“释放“安华的动作中其实是加入了非常多的政治考量和计算,这一定要归功于国阵智囊团日以夜续的算计,最终决定不以两败俱伤的策略失去政权。他们的考量很简单,不以国阵的政权去搏安华的政治命运,打败了安华失去政权就非常不值得了。国阵领袖所发表的“大马司法独立”简直是笑话,就请你们别再唬弄人民了。

2 评论:

路見要鳴

兄弟,好文章,借分享。

Anonymous

哦 谢谢lym前辈的夸奖,sharing is caring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