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涨价!你们不许提涨价

星期四放工前大约七点,我上司接到当记者的妹妹的来电。上司挂上电话后即刻宣布汽油将会起价叫同事们去打油,涨幅在那个时候还不清楚。我望着她说不可能,从来都没有试过那么突然,但是转头想想,记者的第一手消息大多不会出错。

到了晚上八点首相果然宣布起价,惊喜的是不只是起汽油,他来个“五福临门”五样统制品一起起。燃油,天然气,白糖五样统制品起价本来都不会激起我的神经线,一来涨幅不高,二来我没驾车炒菜,最多导致市场微小的INFLATION。气就气在他起价就起价,没有征询人民意见不要紧,还要硬硬说是人民同意起价,这个决定是“人民和政府一起做的决定”。我很想知道他是怎样知道大部分人民同意起价的?最后我才发现只有巫统党员是人民,其他的人都不是人民。巫统朋党掌控油站生意这个大家都知道,糖王自从换了人做之后就白糖就涨价两次。

这个是政府和巫统一起做的决定,人民是事后才知道,既然人民是事后才知道的那么如何叫做,人民和政府一起做的决定?这不是明显自相矛盾吗?首相署还吩咐媒体,如果要做街头访问调查人民对涨价的回应只能找来自亲政府的非政府组织及消费人协会的看法,这不是掩耳盗铃吗?怪不得他会说这是人民和政府一起做的决定,原来他只争取那些献媚组织的意见。

这次起价纳吉提出了三大烂理由:

一.津贴无法达到目标群体
二.获得高度津贴的物品经常导致走私活动
三.人民必须改变使用燃料与白糖的方式,过分使用燃料将迅速减少国家资源,同时不利于环保。

津贴是无法达到目标群体,这个我不否认,与其说达不到目标群体,不如说大部分的津贴都流入高收入群体,低收入群体还是有享用津贴带来的福利,但是相对就显得比较少。既然知道津贴对低收入群体来说非常重,那么逐步废除津贴就会给这些低收者带来压力,在减少津贴的同时政府又没有相对的措施弥补减少津贴对他们所带来的负担?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嘛,但是不要忘记,对高收入者来说减少那少少的津贴他们是完全没有感觉的,到最后政府不是在惩罚穷人吗?

政府在决定消减津贴时有没有考虑过这个政策所将会带来的骨牌效应?统制品涨价很可能会影响饮食业的价格,白糖,煤气这些都是商家的原料,而汽油起价就会影响运输业,加上公共交通系统还停留在5年前,人民根本就无法放弃汽车改用公共交通服务。而高度津贴物品经常导致走私活动所以应该减少津贴,三个理由里面数这个理由最荒谬。走私活动猖狂政府要做的不是致力打击吗?加强海关的检查系统,同时反贪会监督海关作业才是打击走私的好方法,很多时候走私活动不断发生都是海关人员在包庇。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好像之前激烈被拿来讨论的合法化赌球和合法化猖妓一样,不要每次打击犯罪失败后就转个反个方向把矛头对向人民。

至于改变使用燃料的方式,纳吉每次都很模糊的提出这一点。他从来都没有说出改变使用燃油的具体方式,要怎样?汽油加水咯。至于白糖,我问十个人,十一个人都说如果平时喝惯了这个份量的糖,就算起少少还是会这样喝。如果真的有心要让人民减少摄取白糖而起价,那么这个起幅又真的太少了,读经济学的他难道不知道什么叫ELASTICITY和INELASTICITY吗?丢脸。

政府特地选择在国会开会的最后一天起价“突袭”人民,让反对党无从针对涨价进行辩论,这种做法就有如“民主国会,共产操作”,相信内阁已经在星期三开会就做了决定,但是偏偏就是一直在等时机宣布。

就算是这样都还没能把你气死,看到新闻过后《当今大马》居然“笃背只”把首相署事先进行媒体操控的新闻也报出来。首相署官员恳请报章合作,不要用“涨价”这个字眼。2005年阿毒辣还在位的时候曾经承诺把消减津贴的钱拿来提升公共交通系统,结果么有履行承诺,导致人人都厌恶“涨价”,把涨价的理由与承诺视为政府的谎言。

如果纳吉认为涨价有理而自己提出的三大理由是由说服力的话,那么又何必在宣布涨价前进行媒体操控?结果主流媒体当然很听话的把涨价字眼都削掉,只是用“调整价格”,“新价格”,“调整津贴”等字眼。这里要表扬一下《中国报》,没有被首相署的汇报会影响而继续放“涨价”标题。最搞笑的就是《当今》还报导首相署发出的禁区,禁止媒体高调渲染政府在削减津贴之后将会省下一大笔金钱,因为这将会导致人民质问剩下的金钱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们不可以问钱去了哪里?那不是明显“此地无银,身有屎”吗?OI,你有拿我的津贴没有?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