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有问题


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不断地强调经济转型,除了提出无法定义的“一个大马”口号以外,其他经济转型用词都是让一般平民百姓摸不着头脑的。就好像首相设立了关键表现指数(KPI)事务及监督内阁部长表现的部门现由首相署部长兼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博士担任,表面上纳吉希望把内阁提升为高绩效的团队,但是几年下来这个部门在人民眼中也只不过是许子根的安慰。这个部门不只没有实权而且所做出来的评估总是让人大吃一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的‘关键绩效指标’竟可爆灯达到113.8%。不知是不是得高分的学生太过骄傲,国内从此出现多宗涉及警队纪律的案件,除了警察开枪击毙14岁少年阿米鲁拉昔,最近也有动用私刑抢钱的“谢太子事件”,而最讽刺的是这位政府的优秀生后来竟不被续约甚至还对媒体放话有第三势力侵入警队。

简单来说,首相提出在政府里执行关键表现指数(KPI)根本得不到政府官员和内阁部长的配合,而许子根也没有被其他同僚放在眼里。关键表现指数搞不成政府又提出新经济模式和12项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12项关键经济领域包括,石油和天然气、棕油和相关产品、金融服务、批发和零售、旅游、资讯和通讯工业、教育服务、电子、商业服务、私人医疗、农业、大吉隆坡区。很遗憾的是刚出炉的《新经济模式总结报告》(NEM Conclusion Part)并没有如首相刚提出新经济模式初期的改革那样让人耳目一新,反而让人民大失所望,之前所说的改革变成空谈,当然也国际投资企业也将会把这一切一切看在眼里,国阵的美言骗得了人民骗不了外资。国家经济咨询理事会成员拿督再纳阿兹曼也抨击政府为了迎合土权极端分子的喜好而取消新经济模式初期的多项建议,其中包括建立平等机会委员会的建议没有被接纳,接着第一部分里否决30%土著股权固打制这一关键改革目标在土权大力呛反之下居然在第二部分死灰复燃,把新经济模式带回新经济政策的旧路。

最近很多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即“物价全面上涨为何就是薪水不涨?”传统经济里,亚当.斯密(Adam Smith)提出隐形之手(Invisible Hand)理论,强调经济有自然调控的能力,而由凯恩斯为首的现代经济认为经济自然调控缓慢而且有时会失效而必须依靠政府的财政政策(Fiscal Policy)和货币政策(Monetary Policy)调整国家经济。物价全面上涨而薪水不涨本来就是经济自然调整失效的症状,一般相信在物价高涨的时候,员工就会向雇主提高薪水的要求以平衡通膨效应对生活带来的打击。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向雇主要求提高薪水是比登天还困难的事,尤其是在马来西亚没有像西方国家那种工会组织的文化,提高薪水这事也只能等老板心情好一点再说。在薪水方面员工没有议价能力(Bargaining Power)除了员工自己本身能力有所影响,人力资源过剩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报告指出我国的外劳人数已经攀升到190万人的高峰,虽然当局希望在未来三年把人数减少至150万,但是一现今情况来看目标人数将会不降反升进一步突破200万人。之前印尼政府还以撤回国内印尼外劳作为威胁,帮助在我国工作的印尼女佣争取福利,包括最低薪金为800令吉,每周有一天假期和自行保管护照,人数众多的外劳们反而变得更有议价能力。

我国的教育制度和方针导致人力资源的架构不平衡,让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升到大专的同时也意味着把人力资源都挤到同一个阶层,现在几乎人手一纸,大学毕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而大学生有过剩的现象。紧接着来就是房屋价格攀升,想要拥有一间屋子几乎变得遥不可及的梦,这也导致现在的新一代无法把购买屋子看作目标而把钱都花来买手机或汽车,这也是为什么汽车和手机的销售量不断提高,而房屋成为了外资和投机份子炒作的工具。如果真的要让大马成为高收入国,经济转型是一定要的,问题就在政府有没有决心完成整个经济改革的落实。马来西亚的企业保护政策和土著股权固打制度一直以来都是让外资止步的原因。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掌管新加坡初期面对非常多棘手的问题,因就业机会短缺新加坡的霸王德士问题非常猖狂,同时也发现有部分人民在组屋下放牛。李光耀并没有实施任何严厉的措施打击德士司机和养家禽的人,而是致力引进更多的外资提供就业机会给人民。只要有更好的工作,他相信没有人希望当霸王司机和养家禽,而后来就业机会真的增加了而霸王司机的问题和在组屋养家禽的问题也没了。这个就是从问题的根源下手根治和拥有改革的决心所带来的成果!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