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不需要马华?

从独立初期到今日,马华一路以来 都是我国执政党国阵的成员党之一。身为华人政党,马华一路以来都是马来西亚华社的依靠。至今,马华再次陷入党争,丑闻种种负面新闻突然浮出台面。就连很多马华的党工党员都失望得黯然放弃马华。前阵子还爆发蔡锐明带领600名党员跳巢的局面。我们不禁要问,我们还需要马华吗?

答案是肯定的,我们还是需要马华。可能很多人听见我这样说会非常惊讶,哈哈,让我来解释一下。在一个成熟的两线制政治生态下,我们要做到的不是消灭任何的政党,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必须达到政党之间既反对党和执政党互相制衡与监控的效果。简单来说,就是把这个“政治市场”转换成OLIGOPOLY市场,让只有少数甚至两个政党竞争,越少政党竞争越激烈,就好像DIGI,CELCOM,MAXIS这样顾客受到重视,谁起价我就换(当然现在我们签的PACKAGE是4年的PACKAGE)。

这里我们说需要马华不是需要一个有如NGO或福利社的马华(帮大家争取进入大学或解决大耳窿问题),我们要的是一个为社会整体,国家,人民做出贡献的马华,一个为人民利益斗争的马华。什么是人民利益斗争?难道解决大耳窿问题和帮助学生进入国立大学不是为人民利益斗争吗?这些都是大家常问的。试想想,这些马华议员得到人民的支持进入国会甚至成为部长,他们有能力可以系统化的解决人民的问题,比如把进大学的固打制删除,识人取贤,不白白浪费国家资源。但是马华,不想,不做,不敢,把人民愚弄。他们不做也是希望每年你们都会求它,感激它。长久以来,知识水平低的人民都能清楚感受到马华的无能。

现今马华陷入一个不堪的状况,一个特大又再一个特大,没完没了。翁诗杰在第一个特大被投不信任票我一点都不惊讶,只要你能站在中央代表的角度去想你就能知道特大结果的去向,我还嫌第一议案多数票太少。翁诗杰炒蔡,就是不尊重中央代表;再来他调查PKFZ丑闻时反而陷入丑闻,被说坐霸王机无从反驳,还说出牵强理由愚弄代表和人民;特大还未开就以总辞来威胁代表;以上种种的举动都足以让代表们投下不信任票。遇上不记仇的代表可能还可以用钱收买帮他们消消气,遇上固执,有点钱的代表就真的不会卖你帐,不投不信任票决不罢休。

我始终相信马华党争 是翁诗杰触发以达到转移他在PKFZ丑闻的负面新闻。可以很清楚的注意到,今天大家都在关注PKFZ过几天人民都转向关注马华党争。为保自身与牵涉者的利益,翁诗杰不惜把马华陷入分裂的边缘。从那天起我就知道PKFZ弊案已经查不下去了。大鱼始终是抓不了。。。天没眼~~~~

第二特大结果如何不重要,因为谁上位都是接了个懒局。只是谁坐都可以,就是不能让卑鄙无耻的人做。廖绝对不是总会长的那块料,“仁至于尽”这些话都能说出口,真的很反骨,这种人最重利益,说不定第一特大他有份暗中倒翁。这样都不止,他还无能那个才衰,不管在AEDES或AH1N1流感爆发时他都是处于被动的状态,没有实施任何的有效措施,回报死亡指数是他唯一有做的,AEDES最严重的时候,他出国旅行去了,AH1N1爆发的时候,他在搞党争,死亡率一度接近2%。刚刚在WHO的网页才发现,马来西亚居然没有WHO的REGIONAL OFFICE,怪不得人家用AH1N1,我们用SELSAMA BABI!!千万不要在后巷给我看到他,不然我真的怕我出手打死人。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