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莫供奉政治人物



续马青魏家祥和妇女组的周美芬泪洒记者会后, 晚上马华总部聚集了一班马青拉布条抗议静坐。结果所谓的“守护马华民主静坐”不到9时就被驱散了。看到有一班青年那么的关心政治,不尽觉得我们年轻人也应该为国家的民主努力。根据估计(个人估计)21岁至30岁的年轻人投票率可占最少26%的投票数。年轻人对政治的觉醒是打开国内两线制的钥匙。

可是同时也就出现了一些相对的隐忧,就是年轻人分析政局与时事不够全面成熟,导致有时会随风摇摆。啊~当然我也是年轻人,我也知道被政治人物摆一道那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看了几年时事评论,有时多的评论员的细心分析才得以深入思考,但是有时却觉得所谓的评论员有时也是分析错误,有误导嫌疑,为主子说话,不够中立有时还尝试转移读者的视线。

我是个阴谋论者,什么局势动荡都会引起我脑中的阴谋细胞发作。我觉得阴谋论没有什么不好,否认阴谋论的人是太过乐观而不敢面对黑暗残酷的世界,为了逃避才不断往漂亮的一面想。至少阴谋论可以增加警惕心。认为513事件只是单纯的暴动引起族群殴斗?认为安华真的鸡奸司机?当然随着人民的知识水准提升,人民也开始相信每个动作背后都有政治议程。而这次马华闹个酱大的党争,真正的目的就是翁诗杰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党争很明显是在PKFZ报告出现后,翁诗杰缠上张庆信,爆发霸王机事件以及随之而来的一千万献金这种种丑闻后才被翁诗杰一手触发的。届时人人都专注党争的新闻,刚浮上水面的PKFZ,霸王机,一千万献金又沉入海底。党争成功转移大家的视线。

回到主题,话说那天我应邀去朋友参与的义卖会帮忙。是马华妇女组和马华志工团联办的赈灾义卖会。你在那里会看见很多人把周美芬当神拜,在那里几乎每个党员都奉承她,王赛芝也是妇女组高层嘛当然也有到场,但是和周美芬几乎没有交流,楚河汉界嘛,哈哈啊哈。每当我批周美芬的时候我朋友也是会跟着批,但是最后都会加上一句“可是她真的是很厉害”。听到这句我简直是摇头,前面我讲的变废话。

面对一个像周美芬这种走后门的部长,我真的想问,厉害在那里,连自己区内的选民都丢弃的部长。如果说她厉害时因为她做了很多福利工作,帮助孤儿院,帮助单亲家庭的话,那么我想说她的支持者只是喜欢看广告的消费者。政治人物的宣传是“厉害”的元素吗?

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厉害!

  1. 系统化解决华小短缺问题,系统的根据华裔人口增建华小的叫厉害。
  2. 把社会福利纳入国家预算的叫厉害。
  3. 每年几乎上演STPM生得不到大学入学资格求助马华的戏码,所以系统化解决华裔优异考生大学入学的叫厉害。
  4. 残除“月漏论”,在国会抗议所有不管执政或反对党污辱女性言论的叫厉害。
  5. 争取全面拨款给华小的叫厉害。

搞义卖会叫厉害吗?出钱的都是朋党,在一旁等PROJECT。捐个一千元全场鼓掌,妈的!一千元在义卖会搭帐篷都不够!

说回那个义卖会就他妈的搞笑了,和捞钱大会没有什么分别!
  1. 物品都是赞助商赞助的,最后50%以上的物品卖不出去,分的就分掉,拿回家的就拿回家。
  2. 义卖会是跟固本交易的,货物的COST是会给回摊位的负责人(每个支会都有摊位),其他的就主办单位收。
  3. 也就是说我可以用慈善义卖的名义寻找赞助,那个COST如果赞助人没有要的话就袋袋平安。
  4. 同时我也知道有人拿自己的货物来卖,那么最后那个COST也是回到他手上,至于他报几多我就不清楚。
  5. 我守的摊位SALES是700,那里大约25个摊位,算到尽都是两万的SALES。
  6. 很多货物最后浪费,隔壁的花档,最后那些花拿给朋友了。
那样抽来抽去最后所谓的筹款不知道剩下多少,总的来说,根本不符合经济效益,廉价宣传一个。热心的人很多,但是如果知道后面的MONEY流动我看应该会哭笑不得吧。

不要说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妇,有机会大家亲身去看下就知道。我开始的时候也以为全部数额会全盘捐出去。接着还有一点就是,主办当局并没有说把钱捐去哪一个单位,只说是赈灾。我在那里吃了个免费午餐,拿了几包饼干,当局也派发免费固本给志工。赈灾?好康吧~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