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争锋 - 博大VS南大


昨天出席博特拉大学和新加坡南大的公开表演赛,双方唇枪舌剑,辩论得相当激烈。南大的辩手素质非常的高,看得出有几位是来自中国的同胞,真正的新加坡人不知道有几个。两场下来,博大来个全败,看得出博大有少少准备不足,而且有所谓的“主场弱势”。第二场的结果我觉得是非常有争议的,题目是《经验催化/阻碍人类社会发展》,反方虽然有提出人类社会进步需要创新但是没有实际的提出经验如何阻碍创新或发展,所以论点不太切题,评判说了很多看似很有道理的点评,但是我觉得评判似乎忽略了核心的理论,反驳得漂亮不代表站稳自己的理论,南大整场辩论下来顶多只能证明经验不能催化社会发展,但证明了经验不能催化社会发展不代表同时间的证明经验阻碍社会发展,在这个事件上你不能说不是A就是B,你要同时证明那个不是A但是论证出B的理论。至于我质疑评判嘛,如果我一味赞同,那么不是变成评判经验阻碍我思想的发展?嘻嘻~ (PS:有时我觉得评判就好像国王的新衣,喜欢突出自己来创造自己的价值)。
但是今天我要讨论的是在表演赛中出现的小插曲。

辩论完后,评判有讨论时间,而在座的观众可以向辩手自由发问。这个时候总是有一位年纪大约60-70岁的老伯出来向辩手发问。他发问的问题非常偏激,但是令我在心里暗自拍手鼓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好问题。同时我真的很想看下辩手有没有那个智慧去招架。

第一场

老伯问,“历史博士邱家金说华小生是COPY CAT,他这种做法是不是在喧哗取宠?”。问题抛给博特拉大学。基本上回答这个问题是无伤大雅的,因为是在讨论一个教育问题,和探讨他人的言论。但是博特拉大学的辩手利用“每个人有他的言论自由”来回复老伯的问题。我觉得这个答案真的烂到没话说,“每个人有他的言论自由”这种官腔只有政棍才会用,马来西亚的年轻辩手居然照抄不误的从他口中说出来,我觉得,博特拉大学的辩手正中COPY CAT论下怀。

这个问题基本上不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我觉得辩手基本上可以简单的提出自己的看法,难道没有准备就辩不出了吗?所谓辩论就是死板板的抛出准备好的理论?一点急智都没有?至少可以说“从来就没有人认为华小生是COPY CAT,而邱家金博士可能是见识不够广阔没有看到华小也培育了如潘建成这类创新的人才”。抛出马华民政那种官腔我觉得对辩论员来说是一种耻辱。

第二场

这个老伯相当厉害,第二场他来了更激的问题,他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不知道以前的苦(云云。。),以前513事件这种经验(云云),新经济政策(云云。。)”。(注:所谓云云就是唠叨的意思,加上老人家说话口吃不清,不是听得很清楚他要表达的是什么,只听到他在重点那几个字加大声量)。基本上老伯只是利用题目连接一些与题目没有任何关系的课题宣泄自己的不满,然后诱导辩手做出相关言论达到“借刀杀人”的效果,在新加坡同胞面前闹出这样的课题,我们大马人简直就是家丑外扬,内裤全部穿外面。

这个问题非常明显涉及敏感课题。博特拉大学的辩手可谓“该答不答,不该答的硬硬答”,在这个问题就非常“老实”的接招。一辩(是个美女)站起来说“513这种经验就是要告诉我们华人(云云。。。),而新经济政策这种不公平的政策就是要我们华人吸取经验,坚强的站起来(云云。。。)”。我听了答案直接傻眼,在公开场合说这番言论真的不智到爆点,如果现场有政治部官员的话说不定会给那个辩手吃ISA。

我知道大专生在言论的课题上处境尴尬,一方面要勇敢发言,保持中立,一方面要顾及言论的敏感性。这种处境非常矛盾而且很扭捏。但是主办当局应该很清楚的划出底线,到哪一个程度我们是应该讨论,哪一个程度是不能公开讨论的,要拿捏得妥当。居然有准备交流环节,那么主办单位应该有所准备,难道那么多次的辩论交流发生的事件还不能让大家有所警惕?

无论如何,我最后还是要说出我个人一个很认真和细心观察后所做出的结论,那就是博特拉大学的第一场辩手的三辩和第二场辩手的一辩都很靓女下 =.=

1 评论:

老茹

你们就好,还有辩论赛看...
我只能看着一片白茫茫的雪...
或许n年后,你会扮演着那老伯的角色也不一定~
哈哈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