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枪!开枪!阿米奴拉昔

http://wkangelol.blogspot.com/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这一篇文章我要献给我身边的朋友,尤其是无法窥看社会黑暗的你们,我只能说有些你们不能想象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这个世界正义太少,罪案太多,当秉持着正义执法的警察都不站在正义的一方时,世界就已经堕落。我们何止一次对执法单位失望,蒙古女郎案件,警察警局强奸案,古甘案件,赵明福坠楼案等等。14岁少年被警方开枪击毙案件其实是政府和整个社会的错,因为我们一次又一次的逃避警方的纪律问题加上贪污问题日益严重才造就执法人员胆大妄为,把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中的行为。他们认为每一次只要他们犯下错误,国阵就会为了政治稳定而帮他们掩盖,总警长也会为了面子和自己的职位而掩护他们,一旦有了这种观念他们就不把法律放在眼里了。

就在这几天网上流传很多“警察故事”,但是不是成龙那种正义的警察故事而是黑暗的警察故事。恐怖到无法接受的不说,就说有一位网友一次停车的时候跟别人发生争执,停车后那人下车跟他说那个位子是他看到先的,网友当然不加理会,结果那个人就开车离去,过了两个小时就有几位警官带他到警局殴打他,还跟他说他得罪了他们的“阿头”他们一定要“做事”。最后当然是用世界上万能的金钱摆平。警察的私人争执居然命令手下去报复,那么就是滥用职权,私自动用武力和黑社会有什么分别?



事发当天,阿米奴拉昔半夜偷姐姐的车到外面和朋友溜达,在沙亞南14区遇上警察。巡逻警察一共4位,觉得他们行踪可疑就命令他们停车接受检查。相信当时司机是阿米奴拉昔因为慌张而开车飞奔而去,尽责的警察非常勇猛的追逐他们,情况有如拍电视剧,连闯数个红灯后,警方成功载停阿米奴拉昔的车子。我已经初步了解整个状况,但是媒体的资料几乎非常的不足,在文章上几乎没有看到阿米奴拉昔15岁同学的名字,但是很肯定这两位小生绝对是问题少年,不是其他人所说的成绩优异学生。

故事发展到这里的时候出现了几个版本:

(版本一)
警方说当时车子停下,一名男子從車內跑出逃去,而司機卻倒車準備撞警員,其中一名警員被逼開鎗擊破輪胎,不料其中一鎗擊中死者,導致死者當場身亡。

(版本二)
查魯拉是阿米奴拉昔的邻居,他在報案書中說,案發時他先聽到鎗聲,然後從自家二樓的窗口向下觀望,看到一輛轎車(死者駕駛的轎車)撞入鄰家的水溝,車後停有1輛警車。於是他馬上步到現場一探究竟,與正逃跑的一名少年擦身而過,同時幾名持鎗警員正趕追和遏止對方。之後,他在距離黃線5公尺處,觀看警方開始在死者車裡進行搜查,沒見到警員從車上搜獲巴冷刀;不久,他就在警方驅趕圍觀者後,步離現場。

(版本三)
阿米奴拉昔共车的同学,本案的第一证人,他说他與死者在鎗案發生前,在沙亞南7區某餐館前與一輛轎車發生碰撞,由於死者沒有駕駛執照,因此慌張踩油門逃走。他們在回家途中被數輛電單車追逐,死者駕駛的轎車過後被其中一輛電單車撞車尾,結果電單車騎士摔倒在12區的交通圈處。當他們的轎車經過11區某油站時,有數輛巡邏車加入追逐並開了數鎗。

此外,《新海峽時報》也訪問了數名目擊鎗案的18歲青年,他們聲稱於當天凌晨1時30分親眼目睹這場追逐,看見3輛巡邏車及2輛轎車,其中一輛就是死者的轎車。他們聲稱死者的轎車要轉入11區的左邊入口時,警方開鎗射爆了死者轎
車的輪胎以致轎車失控。他們付賬後馬上趨前察看,並在3呎的距離看見死者的轎車撞入排水溝。

看了这么多版本,我只能说警方的版本不一定是错但是和其他的目击证人和本案第一证人的供词有出入。警方到底是如何载停阿米奴拉昔的车子?其他目击证人说听到枪声过后就看到车子撞入沟渠而警方说车子停下后倒退意图撞警察才开枪射击轮胎,根据报导指出警察开了5枪。案件的关键就在于:

1)警方开枪的TIMING,角度和位置
2)阿米奴拉昔在哪一刻死亡或不能行动了
3)警察的精神状态

只要利用弹道学原理分析和重建现场就能清楚地知道警方是从哪一个角度开枪,是停着开枪还是边走边开,还是车子一直走一直开。简单来说如果连开五枪的弹道都来自一个点的话那么就是,警察站着开五枪,如果5个弹道都没有交叉点的话那么就是从不同的点和角度开枪,连续开枪的话就是一直移动一直开,移动的距离又决定是步行移动还是车子移动。警方说开枪是为了射击轮胎然后载停车子,但是要知道车子的轮胎和头部有一定的距离,射击者射击的角度会不同,决定这点至少可以说明警察是不是有意图当场致死阿米奴拉昔。

阿米奴拉昔在哪一刻死亡?他的同学应该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车子撞上去沟渠时阿米奴拉昔的状态是如何的?清楚这点就知道阿米奴拉昔是否有退车撞警察的能力。如果失去知觉后才被警察开枪射杀那么真的是六月飞霜。

警察当时的精神状态很重要,因为这个确定他是否有判断错误。除此,开枪那位警察的资历也很重要,为什么其他三位警察没有开枪,当时其他三位警察有没有掏枪出来?如果洽谈三位警察没有掏枪出来就说明他们三位都判断没有开枪的必要而只有那位警察判断错误,冲动慌张之下开枪。除此,警察的是否有烦恼影响他的情绪和其他的精神问题,在案件前是否有喝过酒或吃过药都是很重要的关键。

一直看到朝野政党在这件事上争取机会捞政治资本就觉得很气愤。林吉祥说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蔡细历也说要成立调查委员会,穆沙最狗,说要成立验尸庭。政府最会就是成立这些委员会来干作秀,验尸庭的本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在那里拖拖拉拉等机会转移视线然后不了了之。赵明福案件的验尸庭如果有本事的话就不会沦落到最后由两个政营一个派泰国法医一个派英国法医在那里角力。那些执法单位搞出“大锅野”就尽会找验尸庭挡。

警方要查的话事件一定水落石出,但是很可惜,在马来西亚只要是轰动的案件最后都是没有结果的。不用看结果就已经知道了,“若你不要警员执行法律,那么就直接说吧。我可以叫我的下属不要采取任何行动,包括勿检查扯谎或逮捕没有驾驶执照的飙车党。”这个是出自大马雷洛口中一夜成名的名句。看得出他非常幼稚和没有诚意,有这样的总警长绝对是大马的悲哀,你们还觉得阿米奴拉昔会在公平透明的情况下被还原真相?我一直在想,许子根到底是怎样给这条水130%的KPI?不过不要紧,许子根一生人都在看错人,一生都在做好好先生,不停的协伤。就是他这种KPI部长不懂得纠正警部的错误,才会让警队任意妄为,结果执法单位事故不停的发生,在这件事上KPI部长难辞其咎。130%,只有瞎子和许子根才给得下。

改革已经不是一件值得考虑的事,而是我们马来西亚人逼切需要做的事。记得以前在凤凰台看节目,中国官员说,“要社会稳定,一切都必须回归司法”。70,80年代大马司法被老马破坏,今天的我们必须慢慢重建整个司法体系,我期待马来西亚有回归司法的那一天。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