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保障:制度化

之前在乌雪的那场补选竞争异常激烈,民联派出前部长再益出征乌雪最后饮恨沙场,卡马以黑马之态在首相和副首相等重量级人马的帮助下重夺这个在308大选失去的堡垒区。这场补选对双方都有很深的意义,补选的选票趋向也很值得各位领袖去深思和作为往后选举的参考。胜利后国阵没有保持低调的姿态反而大势宣传选票回流,民联那边再益却流着眼泪说这是马来西亚历史上最肮脏的一次 补选。国阵其实非常愚蠢,因为在大家都不认为选票回流的情况下傲慢的宣传国阵重夺大家的支持反而会让选民们更加的气愤,那么在下一次选举的时候更加能坚决投下反对票。

根据报道和多位分析员的分析,国阵这次用了超过一亿令吉竞选最后却只得了1752张多数票,拨款叻思华小300万却换来只有三成的华人选票,马华最后还说28%的选票其实比预期的14%选票还要高出一倍所以其实选票有回流。这是哪门子的统计啊?这只是显示出马华不知悔改,也没有打算反省,死鸡撑饭盖,选民其实最厌恶这种嘴脸。另一篇的再益责诉国阵贿选下输了大选,然后承诺会继续斗争,这样反而得到更多人的同情。

当民联这边不停的说叻思华小的300万拨款和补选的种种糖果是贿赂选民,马华和民政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立刻反击。本人在网上就看到有很多马华民政的死忠 说槟州政府的100块乐龄回谴金也是在贿赂选民。到底乐龄回谴金还是300万叻思华小拨款是贿赂选民?问题的根本不是在数目的大小,一块钱的贿赂也是贿赂3000万的贿赂也是贿赂,分别就在于100块乐龄回谴金是在制度下实行的一个州政府的政策,而300万叻思华小拨款和种种的补选拨款,是非常突然的拨款,不再政府的拨款计划里同时也不是在政府制度下的常年拨款。所以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今天在雪州,人民有免费水供,只要基尔和其他国阵领袖的房子是建在雪州那么他们不管是任何种族,任何政党,是哪边的支持者,一律能获得免费水供,这个就是我们要的制度!国家的教育本来就是政府应该对人民履行的责任,对小学的拨款在马来西亚居然是私人界的责任,经过小学的时候大家都不时发现大楼上印着“拿督ABC楼”,“丹斯里CDE楼”纪念各位有钱的华商为大楼做出贡献。补选一来,拨款华文小学顿时就变成是巫统和国阵的开恩,马华和民政的极力争取,而对于国阵领袖来说华裔就要感恩接而应该把选票投给国阵。喂,各位看官,到底是政府拨款给华小,理所当然,还是人民在接到本来是应该制度化拨款的款项后投给国阵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要忘记很重要的一点,华人贡献国家80%的税务(老马说的),难道我们缴税就理所当然,国阵拨款华小就开恩?(火都来~ =.=)

马华总会长似乎非常不了解这个道理,他说如果你拨款了但是没有得到回报那么任谁都会不高兴。那么不是摆明说那300万是贿赂选民吗?什么叫拨了款没有得到回报就不高兴?我们交了税没有得到应有的制度化发展和津贴华小我们一样不高兴。这里不得不称赞一下叻思的人民,得到300万拨款之后一样没有投给国阵,这个是非常明智的。如果今天大家接受拨款后就投国阵,那么这个就变成理所当然,那么国阵还会制度化华小的发展和华小的津贴吗?答案大家心里有数,华小拨款作为选举有力的武器国阵当然不会放手,而我们华人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对付我们的武器拿掉,把视线放得更远,即制度化发展华小和把津贴改为全津贴,我一定要继续的抬起头不要屈服于那小小的拨款,当然拨款照拿因为那只是拿回自己应得的。

民政支持者说槟州乐龄回谴金是贿赂选民,我一看就吓了一跳,为什么他们没有深入的考虑和分析制度和非制度就胡乱的反驳呢?由此看来,槟州政府真的没有什么让政敌攻击的地方,民政应该就是“一路好走”了。槟州首长 说得非常清楚,只要许子根符合乐龄回谴金的条件那么许子根一样能得到回谴金。他要表达的是一种不分种族和政治立场,公平实施制度的理念。在这件事上槟州政府有没有拿着大大张的支票,每一天等民众来拍照拿钱?有没有在民众没有填写表格的情况下主动的给钱?

补选的拨款就很不一样了,全都是用宣布的方式,我宣布给你多少多少。在马来西亚贿赂已经到了一个可以用宣布的方式公告天下,大大声的告诉对方,我给你多少,你就saya tong awak, awak tolong saya,反正投我一票也不用你的钱。对这些领袖来说,选举就是BUSINESS,RETURN OF INVESTMENT非常重要,今天你投了他,他不会白白浪费那个钱在你的身上,他不会跟你要钱,他拿走的是你的未来,因为你已经上了贼船而自己不知道。

所以把乐龄回谴金和补选拨款相提并论是非常愚蠢的言论,因为这两个东西在根本上就是不一样的。贿赂是主动性的,世界上没有填表格要求被贿赂的傻事。如果华裔把视线放得更远,把制度化发展华小和华小全津贴作为最终目标,那么首先第一样要做的事就是不要屈服于那对国阵领袖来说是小数目投资的选举拨款。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