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救赎之歌

虽然我不是基督教徒,但是对于圣经里面一些精彩的记述也略有所闻,像诺亚方舟和阿当夏娃偷吃禁果的记述相信大家都听过。但是这两个都不是最令我这个门外汉振奋的记述,我最喜欢的是旧约里的“出埃及记”(EXODUS)。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记述应该有被拍成迪斯尼动画片,我记得小时候看过。



故事叙说以色列人在在埃及生活了一个世纪之后,因政权出现了变化而遭到灾难。当时的新法老王杜德模西士三世为了对付人数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人和确信以色列人会串通外敌加上当时以色列人的财富让执政者妒忌而颁布新法令。在这个法令下所有的以色列人都被奴役,为法老王建造贡城。计划没有成功,在劳役之下以色列人口依然继续的增长,引发了更恶劣的法令。法老王续而下令所有男婴一律杀无赦,全部男婴即时被丢到尼罗河。在这众多的男婴之中有个男婴获救,当时的公主在河边洗澡时把他救起,而他后来也成为了犹太人的先知,他就是摩西(水里的婴儿)了。

故事中间部分不太清楚了,毕竟那是很年幼时看的一部动画片,只知道后来摩西被神感召在荆刺中与神对话,最后被神指示带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在圣经里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述说神施展的神迹,当中有与法老的祭司斗法和“十灾”。但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是摩西领着以色列人出走,法老王派兵追赶他们那一幕。摩西一路走到大海手杖一举,神迹发生,大海被风分隔两边,摩西和族人才得以通过,等追兵来到时大海又恢复了原状,一部分追兵被淹在海底。虽然这个记述在圣经只是开头的部分,但是动画就只做到这里了。

前几天看新闻时不禁让我感到马来西亚人民活得像“二十一世纪的政府奴隶”。国家的财富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纳税人的钱被中饱私囊,钱永远都不会通过建设而流回社会。一亿,十亿,四十六亿,一百二十八亿,不能飞和不能潜的军备,几个超级弊案,几个关联公司的亏损,全部都由人民的纳税钱来承担,当然还有高官的豪宅名车。“毕竟人民的钱也是辛苦赚来的”一位民众对这记者这么说,全民都在赚钱养政府,这种只有一直在给钱没有回馈的情况基本上和奴隶没有分别。



最让我愤怒的莫过于前几天内安令50周年烛光会。先不谈应不应该废除内安法令,警方没有考虑到这只不过是一场和平集会,目的只为了呼吁政府废除被滥用的内安法令。国阵说要遵循民意和听取民意的时候,却对人民发出的呼吁做如此打压。根据报导,当天有多位人权组织和社运人士被捕,镇暴警队还在集会地区粗暴的驱赶集会人士甚至进到购物商场里面抓人。详细情况大家可以看《警镇压废内安令烛光会捕36人》,纳吉绝对会让你深深体会“Performance now, people first (when water canon in action)”. 缴税,中饱私囊,有苦不能言,只能一直拼命赚钱面对通膨,政府一直起价,和平集会表达心声的时候被粗暴对待,水炮催泪弹侍候,大马人活在当下不是政府的奴隶是什么?

当时的以色列人当然也质疑过神的救赎,大马人又何尝不是?从308前到后308一直到916变天失败,人民经过的是恐惧,相信然后质疑。安华916变天事件还时常被执政党拿来讥讽说是骗局。结果国阵就实施报复,直接把人民踩在脚底利用政治手段把霹雳政权横夺过来。

今天马华总会长为了得到华社的支持,重施故技,利用妖魔化回教的方式来打击敌对的回教党,因为他清楚知道308时不少华人宁投回教党候选人也不投马华。其实马华利用回教课题的招数人民早已经看穿,她嫌搞种族主义不够现在连宗教主义的市场也拿来搞,果然非常高调。上个月我出席马华的《全民广场》交流会,里面就提到PERKASA的营养来源,多位评论员都说土权组织“吃”的其实是我们华裔的“恐惧”,有了华裔的恐惧他们才有政治筹码。看来现在马华总会长打算跟土权“争吃”,也吃我们华裔对回教的恐惧感,把它转变成马华的政治筹码。我唯有说马华禽兽不如,因为土权吃华裔的恐惧感还算情有可原,自己吃自己人那个还不是丧尽天良?

这几年我们经历了很多悲哀的事件,尤其是华裔真的只能心痛,眼泪只能在心里流。看着赵明福的冤案,心中的愤怒无奈与无助,阿米奴拉昔被警员开枪误杀,国内惨不忍睹的经济状况,一摞摞的弊案,敲警钟的治安,或许我们真的需要一场救赎。但是我坚信这场救赎不会从天而降,带领我们走出国阵的魔掌不会是摩西,不会是反对党,只会是人民自己,人民一定要主导国家的政治实现两线制和民主才能得到救赎。下一届,让我们唱着大马的救赎之歌,上演一部“出国阵记”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