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辄自焚,能解决问题吗?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39947




“烧啦,给他烧,我看他敢烧没有”昨天父亲在看新闻的时候突然对着电视自言自语。我在心里暗笑,因为下午的时候已经读过即时新闻,知道槟州出了一个狂人因为生意下跌五成,众目睽睽之下抓紧上头条的机会拿汽油淋自己准备自焚。上天有好生之德,站在旁边记者和路人甲乙丙丁当然不会任由他自焚然后观看现场人体焚烧,结果最后就是上演电视剧常有的情节“你啤我死啦,你啤我死啦”,另一边会有“林记”(即临时演员)拉着他说“先生,先生,你冷静点”。

这件事的起因是上个星期首长被拍肩膀事件造成安全顾虑,结果州政府关闭二楼停车场通向广大的五个通道。自焚中年张目成是光大二楼的茶餐室老板,看着自己的生意在八月三日到十日之间居然下挫五成(一半),随即不知道在那里弄了一罐汽油准备上演自焚大戏。基本上广场不会随便摆汽油的,所以汽油是不是事先准备?

有几个问题我很想问张先生:
1)在自焚之前,有没有向州政府或首长本人传达自己的困境和要求通道重开?
2)你说被政府逼上绝路,所以要死给他看。那么你是要死,还是纯粹要“假死”给他看?
3)是不是没有钱就要死?

绰号“光大成”的张先生承认汽油是早已经准备好的了,但是否认自己在演戏,那么他其实是不是真的要死没有人知道,只有他最清楚。每日两百块的生意,下跌成一百块,照三号到十号来算,他损失了七百块,如果他自焚成功,那么他就是大马为七百块自焚第一人了。杨伟光在新加坡被判绞刑,但是还是不断上诉,要求特赦,先不论绞刑该不该实行,但是那已经表现出人类的求生意志。最近的巴基斯坦水灾,甘肃的大山洪地质灾害,都看得出人类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不到最后一口气都会继续求生的意志,文川大地震的时候,文川人求生的事件,失去亲人的那种悲痛和凄惨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这个时候马来西亚居然有位老板为了七百块而要自焚,还说他被逼上“绝路”,他那个“绝路”也诠释得太儿戏了吧?这件事说明了社会上的“要生要死”,连自己为什么要死都搞不清楚,只知道以死威胁就一定得到同情可以施加压力,这简直是滥用社会悲情。

虽然没有把整个光大广场都关掉,但是二楼的通道被关掉确实会对那楼的生意有少许影响,商家抗议有理。但是抗议需要自焚吗?抗议行动来说,自焚算是非常极端的了,天安门法轮功集体自焚事件五死二伤引起国际关注,官方说明这是一种极端宗教的做法。如果自焚的理由是七天内生意下挫五成,那么在马来西亚很多人都必须跟张先生集体自焚了,更加多的人要自焚几次才够,因经济不景而破产的商家应该怎么做才能比自焚悲壮?自焚的同时从高楼飞身而下?问题就在张先生选择自焚前有没有透过什么合理的管道区争取重开二楼的通道,还是他二话不说,见店里没有客人就直接去买汽油准备自焚?不算大戏上演那一天,张先生只有六天时间买汽油,找完46家商家签署联署信,通知报章记者,看来张先生不算是非常忙碌之人。如果通过正常管道重开二楼通道,可能通道早就开了,你现在要生要死不是让州政府感到生命受到威胁而把“门”关得更紧?

"光大成"错误引导社会

张先生这次做了一个大错特错的示范,那就是利用自焚这种极端的抗议手段威胁政府。如果州政府因为这件事而软化下来反而会误导群众,让群众以为示威抗议要极端才会受到理会,届时可能“废除ISA示威”不再搞蜡烛和平游行,而是蜡烛烧身示威,“反涨示威”也不再是示威游行而是集体自焚。

面对全球的恶劣竞争,欧洲金融局势的不明朗,物价高涨,币值萎缩,薪金长久不升,外资撤出,经济衰退等种种因素,马来西亚国内普遍的中产阶级和上班族,哪一个能过舒适过人的生活?与此同时我们却看到政府高官滥用公币,官商勾结,贪污腐败,政府官联公司面对亏损却由人民买单。其实全马来西亚的人民都在被中央政府“逼上绝路”,如果自焚有效,还不如一起自焚算了,问题就在,你自焚,国阵政府更高兴,省得麻烦逼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出国。

2 评论:

Anonymous

现在马来西亚就是风行演闹剧嘛!

很难想象越像这样下去有样学样,学埋嘚衰样的国家会变得怎个鬼模样!马骝国?

Mountebank

你真的寫得很棒!何不轉載到當今大馬去。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