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能的握手与技穷




丁能补选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针对日前马华批评她戴手套握手的事情做出回应时表示她可以和任何女性握手,但是根据回教教义她不方便跟男性握手,就算是回教徒男性也不适合。一个马来西亚的原则是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与宗教团结一致互相尊重地和谐生活。马华总会长说戴手套握手就是不尊重选民,甚至不愿意教育不了解回教教义的选民,把戴手套握手说成是诺玛拉害怕我们的手肮脏,这符合一个大马精神吗?蔡总会长扭曲了回教教义,妖魔化他人宗教的做法,实在让我们这些寻求异中求同,和平共处的人民感到无比无奈。

今天我看到诺玛拉的一张海报,是配合华裔农历新年的海报,上面有民联各党领袖和穿着旗袍的诺玛拉。我相信这张海报里的诺玛拉是中国同胞看了都会羡慕的一张,诺玛拉穿着旗袍手合祝贺的手势但是头上是戴着头巾的。蔡总为何不针对穿旗袍戴头巾做出批评?因为这张海报凸显了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这种文化之间的交融在世界上非常少有,只要领袖们不要利用这类课题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那么马来西亚能永远保留这一特色。很可惜蔡总不认同,他认为马来西亚华裔都是那种无法包容他人文化的人。

包容的精神是非常伟大的,当年蔡总光碟事件广泛流传被逼辞官,政治路途几乎走到末路,今天却当上了总会长。蔡总不但不觉得羞耻而且感到无比光荣,这事件也凸显了蔡总在政治上的能耐。但是蔡总几乎忘记了一件事,就是他能从政治末路的边缘到今天当上总会长都是因为党员的包容而我们也没有嫌蔡总“肮脏”。那么蔡总为何无法包容回教徒的教义和马来文化?

蔡总很“欢迎”民联重提光碟事件,因为他认为这件事应证了他的能耐,认为重提这件事等于是民联“技穷”。那么在独立53年后的今天,大家都对回教和马来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时还用回教课题攻击民联是不是也表示马华其实已经无计可施?其实大家在中学时期就非常清楚回教和马来文化,所以我们一众男学生都不曾和回教女性同学有身体上的接触。记得中一入学介绍自己时就伸出手想和马来女同学握个手增进友谊但是被拒绝了,当下检查了自己的手是不是有污垢,后来发觉这只是一场误会。华小出身的我们在国中接触马来同胞后才慢慢了解同胞们的教义和文化,懂得礼仪和互相尊重。到了这个年纪,蔡总告诉我诺玛拉不和我们握手是怕我们的手肮脏,这种想法是想带我回到中一,第一次接触回教女同学的时代,还是都把我们当成没上过学的傻瓜?问题是我们在马来西亚出生独立54年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包容与了解?如果54年还是无法互相包容,那么我们还谈什么一个马来西亚?

这次补选马华用回在加腊士取得效益的“新招”,一个大马组织。一间公司如果天天不还债,名字弄臭了,就把招牌拆下来,换另外一个招牌上去,然后继续向人借钱。在马来西亚有很多这样的公司,最后都成功掩人耳目,在他人无法察觉他的真身前“捞一笔”然后跑路。一个大马组织在丁能可以说是大派特派,可能为了减轻丁能选民对于起价所带来的效应,所以连牛奶都拿来派,成功笼络一些妈妈级的选民。奇怪的地方就在,一个大马组织的领军人盛德强是雪州马青副组织秘书但是一个大马组织被说成和马华无关,那么盛德强就是大善人了。这也不能怪他,把旧招牌拆下来换了个新招牌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谁希望被人发现?

现今百物涨价,一个大马组织拿着新招牌但是却用着旧招牌的策略,尽是派一些牛奶罐头就想要选票简直是把人民当成非洲难民。如果是真心要解决人民的困难,就应该从根本政策上改变。当然,在乡下派一些罐头牛奶搞一场歌舞表演不失为一个暗示式的好策略。马来西亚要达到改革还真的必须过得了“民智”这一关,就算民智初开,有一些领袖还是会用不同的策略把你带回远古时代。

3 评论:

Mountebank

你的這一篇寫得非常的好,真的很好。

請投稿到malaysiakini去,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文章。

落花先生

噢,谢谢,我已经投到当今大马了

写的非常好,很好,写出我的心声,就怕有人對她穿的衣着大作文章,会很无言...博主加油.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