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应先治贪腐





尧帝在位的时代黄河流域洪水泛滥,经和众臣商议找来了鲧负责治水的工程,鲧主张“围堵障”建堤埂把居住区域围起来堤防洪水的侵犯,九年下来治水效果没有提升,被尧帝放逐而死。接着尧帝任用鲧的儿子禹治水,禹吸取了父亲的经验不再用堵字诀而改为“疏顺导滞”的方法,透过流水由上至下流窜的自然定律把洪水导入湖泊,河流和洼地再流向大海。大禹治黄河13年,三过家门而不入,妻子生病没入,妻子怀孕也没入,最后连妻子诞下婴儿也没入屋,足以显现他治水的决心,而最后他也成为了中国史上第一位成功治理黄河的人物,被誉为“神禹”。

就在丁能补选的前一天在马华受尽呵护的少爷仔向选民们发了《告选民书》文中马华少爷不断强调自己如何“以民为本”同时不忘推广首相的宣传口号“一个大马”。接着少爷就开始向选民报告自己的政绩,根据告选民书的说法,少爷是与其团队的配合从308开始就为民服务至今已经完成多项计划。接下去读我就笑了,因为第一个打头阵的计划就是[筹获1千600万提升水沟排水系统,解决困扰拉美士一雨成灾的问题]。我看这告选民书老天也拿来看了一下,觉得不对劲特下一场大雨让大家看看1600万蔡氏水沟排水系统的效果。当然效果大家就看到了,老天这玩笑也开得大了一些,连累了昔加末居住的人民。一场大雨就看清国阵政府的“一个大马,以民为本”的真伪,首先是副首相把灾民当乞讨难民不肯“施舍”一车之便,空车独自离去被当地灾民怒轰“怎么这样?”,再来就是排水系统,现今只有三种可能性,一:根本没有排水系统;二:1600万的排水系统失效;三:另外一宗三万变三千。

个人认为贪污腐败就像洪水猛兽,受苦的最终还是人民,只要治得了贪腐我们就自然有办法治洪水,我们不只要治还要治得其法。丁能补选只有67%的投票率,居民来得及救灾来不及投票分身乏术。不过经过一场大雨,我们也是时候省思,洪水和贪腐本来就是因果关系,如果古代不是有尧帝如此明君任能用贤,以民为本,黄河的灾害也不得而治,只要有决心治水根本不需要1600万,而事实也说明1600万的排水系统失效。

丁能的投票率这次可以说是埋下了伏笔,少爷仔是洪水是大禹相信此时大家已心中有数。如果他是能治水的神禹我们拥护他,那么如果他是洪水呢?我们就来当大禹,治他。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