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论政的标准

最近大马狂吹李小龙风,丘光耀博士提出以截拳道的精神植入政治,简单易明就是要像李小龙那样警恶惩奸。第一次看见超人用截拳道这样的新意,民众自然纷纷议论褒贬不一,有些人认为丘博士的呈现方式直接过瘾,有些却觉得粗话连篇不够专业。突然之间抨击声音也传来了,道德标准和教坏小孩子的说法都用上了,看丘博士的视频好像必须打上18分级的标签。这样的情景不禁让我想起一位非常崇拜李小龙的香港演员和导演,周星驰。

有些人不太喜欢看周星驰的电影因为觉得非常无厘头,但是周星驰的电影都有其内涵,只是电影需要带出娱乐效果。最重要的一点是,周星驰本人私下是位严肃而冷漠的人,在荧幕上和现实中觉得是两个极端。这就正好反映出我国政治人物过于虚伪的一面,不通过报导我们根本无法知道政治人物私底下是个怎样的人,如果政治人物有心隐藏我们人民根本无法评估。

事实上我们就是缺乏真实的领袖来平衡大马政治舞台的虚伪。曾几何时,我们看政治人物一举手一投足都极有架势,哪里知道视频一出,文质彬彬的领袖被摄下的视频在国内外各大论坛风传。曾几何时我们看领袖舞文弄墨地说自己如何君子剑势必把嫌犯辑拿归案,最后却爆出君子剑乘嫌犯的免费大桥不给银两。所谓政治人物的道德,所谓专业论政的标准不是你我能够测量和制定的。

最后,为什么以不主流的呈现方式道出执政当权的不公就是不理性?在净选盟提出改革选举诉求的时候,丘博士以“黄飞鸿对石坚”不公平的擂台赛去比喻选举制度有必要改革,哪里来不理性?所谓不理性应该是对行动党总部的纵火案,所谓的不理性应该是执政当局出尔反尔,最终以催泪弹和水炮对付我们这些手无寸铁,准时缴税的一等良民,事后还睁眼说瞎话否认把催泪弹和水炮射进医院。口头上的理性带出空头的诺言,手头上的不理性伤害人民,这个就是执政当权所说的理性论政?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