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只一个纳西尔?


“一个大马”是一个很好的概念,虽然口头上一直认为纳吉的一个大马是空喊口号,声声讽刺,听见一个大马或ONE MALAYSIA这些字眼的时候总会接着说“SATU什么MALAYSIA啦,你看最近那个...”。其实人民对这个口号真的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这个理念是全民都想追求的,大家都希望种族之间和平共处,发展好经济,大家可以过好的生活。而恨,是因为知道这个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加上政府根本没有诚意去贯彻这个理念,仅仅是一个华而不实的宣传口号。

纳吉很想成为一个改革者,他想像奥巴马那样来个“CHANGE”,也很想朔造一个清新,改革和亲民的全民首相形象。但是自他上台以来,他就面对种种的阻力而大多的阻力都来自于内部。纳吉用英语说ONE MALAYSIA,阿末用马来文说华人是寄居者。

昨天又再发生类似事件,纳吉的特别助理纳西尔在一个大马研讨会上口出狂言,发表我国华印裔是“外来者”的种族主义言论。在一个大马政府的管理下,华裔突然成为寄居者,而印裔则成为外来者。可能纳西尔还嫌他自己不够过分,他接着说“当马来语是国语时,他们怎么可以讨论这么多淡米尔语的问题。如果他们继续发表这样的诉求,我将会撤销他们的公民权。”想不到一个首相助理都有撤消人民公民权的权力,要知道我们的公民权是宪法赋予的,而不是首相的恩赐,助理先生有什么资格说出撤消公民权这种具有恐吓性的言论?

更够力的是他说“华人特别是妇女,来到这里是要‘卖身’。”这种煽动性的言论真的和一个大马格格不入,连首相主力都不能认同一个大马,纳吉要怎样得到人民的支持。这显示出纳吉其实在内部面对非常多的压力,尤其是一些右派保守领袖,一直在阻止纳吉的改革。最好的例子就是最近的转型计划发表会,媒体多过参观者,国阵的党员和领袖也不多,看得出有人刻意杯葛这个转型计划。副首相慕尤丁平时也不怎么提起一个大马。

下午纳西尔就提辞呈了,这应该是他早就有的心理准备。当然这个不是自断自己政治生涯的愚笨策略,相信里头是暗藏玄机的,就像最近的阿末复出一样。国阵里真的只有一个阿末和一个纳西尔?相信还有很多个,接下来应该会一一发难,试图把一个大马拉下马。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