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食华社的恐惧


Be afraid. Be very afraid

之前参加马华的《全民广场》,当天的辩论题目是"大马需不需要华权组织"。当时土权组织气焰嚣张,马华民政等华基政党也拿它没办法,加上巫统和土权组织的关系暧昧不清,导致马青有创立华权组织的想法。当天最有趣的论述莫过于讲评人把土权组织形容为“爵食华社恐惧作为组织赖以生存的营养”。也就是说只要华社越害怕,越恐惧,那么土权组织就越壮大,所以要击垮土权组织首先就是不要害怕恐惧,同时要创造出马来西亚各族团结和和谐。

马来西亚华人重质不重量,认为减少生产才能提供更好的教育,加上新生代已经抛弃女主内男主外的思想齐齐到外工作,所以常年下来人口比例自然下滑。根据马来西亚国家统计局今年的数据显示,华裔人口占马来西亚人口的22.5%,估计在2020年将减至20.6%。虽然如此,人口比例下滑不代表噢我们就必须感到恐惧,对不同品种的同类感到抗拒是动物的行为。

可惜的是,在土权组织不停的爵食华社的恐惧时,本来应该捍卫华社权益,作为华裔代表的政党不但没有挡在华社前面维护华社,反而制造更多的“华社恐惧”,提供营养给霸权组织甚至自己本身也必须依靠华社的恐惧作为自身政党生存的营养了。政党要获得人民支持本来就应该靠政绩靠服务,同时还要提出受人民接受的理念,加上清廉和高绩效,那么自然能获得人民的支持。如果一味适用“投我党以免发生暴动”或“印尼事件”等暗喻或恐吓手段来获得人民选票,那么政党是不是永远不用为人民服务了?那么政党是不是可以无尽的贪污,无尽的腐败?

四月期间在乌雪的补选活动上,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就曾经说到“选民要支持国阵,以免沦为发生暴动的国家。”我们不尽要问,为什么不投国阵会发生暴动?如果有一天国阵没获得大多数人民的支持而倒台,那么发生暴动的又是谁?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吧?那么少数支持国阵的人怎么会暴动呢?大多数人会因为民联胜利而高兴吧?本来应该维护华社和安抚华社的马华,因为失去支持,也开始无所不用其极,恐吓华社,同时爵食华社的恐惧以让自身的党继续执政。那么马华和土权的分别在那里?还不是一样爵食华社的恐惧,和土权组织同坐一桌,同食一物。

这次轮到民政党的代表民政党妇女组主席陈莲花,警告人民发生在印尼的事件也有可能会发生在马来西亚,同时他还以民联三党都希望自身的领袖成为首相。印尼事件说得很模糊,但是总会在人民心理种下恐惧感,同时这样说法是不适说明她在鼓励支持者在国阵败选后发动如印尼事件的行动吗?民政在308大选后还不能勇敢面对自己的失败,脚踏实地的为人民服务,慢慢得累积政绩以重获人民支持反而走去学马华和土权组织开始吃起华社的恐惧来了。如果国阵能搞好经济,样样以民为本,不花大钱建百层高楼而把资金都投入在教育,医疗保健和科研,同时发展公共设施如公共交通,增建学校和医院等,那么要得到人民的支持根本不难。不断地花费和起价,贪污和朋党风气搞得人民生活困苦,还奢望人民支持你吗?

以暴力威胁人民的政党,恐吓人民以获得支持的政党也只会获得人民恐惧地妥协而不是真心的支持。如果印尼事件这等威胁的口吻出自巫统议员口中还属正常,但是如今已经延伸到华基政党了。以暴力威胁和白色恐怖的来掌控民主和缅甸军政府口中的民主又有什么分别呢?华社如果不想再为政党利用恐吓的语气所掌控那么首先就不应该把营养供给他们,马华和民政都是和土权组织同坐一台,同吃华裔的恐惧作为营养而生存的组织和政党。相反的华社应该拿出勇气勇敢的寻求改变,只有实现政党轮替国家才有更好的未来。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