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清老蔡对“马来主权”的立场



政治需要策略,只要你看得远,凡事沉着应对那么你在政治这条路上不管遇上什么麻烦总是能让你杀出一条血路。遇到任何问题,一定要不慌不忙,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材烧。再来就是要掌握资源和看清时机,切勿急躁,跟政敌拼斗最重要就是有耐力,处劣势就必须智取,正所谓“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这些都在蔡细历的身上给表现出来,一位被证实有丑闻的领袖,迅速承认自己的错误辞掉所有官职,静静地等待反击的时机,最后当上总会长。从阴谋论角度,就单看他的政治智慧,我甚至可以怀疑马华纪委会尝试开除蔡细历可能不是偶然发生,而是剧情需要,目的就是要达到最终目的,当然,故事如有属实纯粹巧合。不管如何,如果有机会遇见蔡总我还是想对他说“你好野”。

日前老蔡在国阵大会上要求巫统停用“马来人主权”和停止在党活动上宣布重要政策的言论接过遭到希山慕丁的反击。事后翁诗杰立即揭开老蔡虚伪的面具,直指他和希山有默契,挖旧账说老蔡是支持“马来主权”的,不只在巫统活动上公开支持,更加要柔州国阵主席的位置全都让给巫统。华社当然很希望老蔡的言论是真心的,但是能信吗?而且马华和巫统唱翻脸戏次次派出的都是同一个人,就是希山慕丁,纳吉的表弟。话说这个老表还真的很能演,时常利用举马来剑的戏码触动华社的心灵,非常懂得利用这个机会掌控马来人的心理,和老蔡的政治智慧是同属一个等级,所以说老蔡和希山有默契根本不足为奇。

一个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关注,就会产生政治筹码,要赚取筹码的领袖就会出来捞筹码。如果你的选区需要华社的支持,那么很简单,这件事你就要求希山慕丁道歉,但是不要太过火,千万不要设什么“道歉期限”,随随便便呛两句已足矣。马青署理总团长马汉顺之前挑战倪可汗辩论,结果行动党派出倪可敏,他坚持不辨,直到最后倪可汗愿意出战他又不敢辩了,为呛而呛,“龟波气功”的原创人,龟仙人果然名不虚传。试问一个连在野党的辩论都不敢出席的马华领袖,如果不是有默契,够胆挑战纳吉的表弟道歉吗?

希山指责老蔡不该公开抨击巫统还说很多马华党员也不满老蔡的言论,甚至还搬出乘客论述说拉美士国席是巫统让给小蔡的。随后老蔡在其部落格来个急转弯,说会“效忠”巫统,同时提出首相和副首相才是“老板”的原则不变。可能老蔡的华语不太好,不知道“效忠”和“老板”都是矮人一等的惯用词大多用在主人与奴才关系。那么对于老蔡来说,到底马来主权是什么?老蔡是“马来主权”的支持者吗?

国内辩论比赛很奇怪,裁判给评前会投票决定谁胜谁负,但是投的第一张票是“印象票”。说来奇怪,这个印象票一投下去大多时候都不会有弯转。后308,国内两线制慢慢成型,中间选民越来越重要。既然老蔡打出“高调问政”的口号,那么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制造高调呛巫统的印象,争取中间选民的“印象票”,同时巩固党内落魄的士气,让党员觉得还是有机会可以“在内”改变马华。不支持马华的就算说穿嘴也不会支持,但是中间选票可能会因为这头一张“印象票”而对马华重燃希望。说来说去,也是为了制造“印象”为了符合自身的口号,但是实际上从动作来看,马华议员和部长何曾在动作上否决巫统的“马来主权”?最近《初恋红豆冰》事件和慕尤丁坚持政府不会承认统考、也不会为独中制度化拨款就凸显出马来主权依然在我国横行,而马华也没有在行动上修改这些不公的政策。

至今,老蔡并未否认老翁指责老蔡虚伪的那番言论。如果你问我老蔡对“马来主权”的立场,我宁愿相信老翁的说法,这只是为了制造印象和上演好戏。当然这只是本人主观的看法。

2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