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菲勒式的幻想



1890年美国颁布了《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Act)以阻止国内的贸易垄断行为。在此之前,美国出现了第一批的垄断财团,包括了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Standard Oil),钢铁大王卡内基的卡内基制钢公司和金融大王摩根的摩根商行等等。洛克菲勒可以说是托拉斯(Trust)的始祖,而托拉斯则是一种垄断组织的概念,尝试把相关企业合并到托拉斯组织里以达到垄断市场的目的。这班财团可以无所不用其计,利用威胁,打压,政治手段,一切威逼利诱的手段购买竞争者的企业以巩固商场霸主的地位。为了达到目的,财团们一定要有相对的政治势力以操控法律,组织一切不利自身企业的法案通过,所以财团把棋子都摆在政治圈里以备不时只需,他们甚至可以在总统竞选里为所有的候选人都注入资金,无论谁胜谁负都无法影响自己的政治势力。这些才是财团,才是需要政治力量的人,《反托拉斯法》摆明车马就是要针对洛克菲勒的美孚石油托拉斯,如果他没有一定的政治势力,美孚石油托拉斯不用两三下就被《反托拉斯》击败了。当然,最后美孚石油托拉斯还是在反托拉斯的声浪中被勒令解散,那是民主战胜资本主义的经典。

马来西亚有几多个商人好像洛克菲勒那样,为了自己的企业和生意而必须建立自己的政治势力?甚至是非支持执政党不可?朋党和裙带关系是有的,但是不是个个商人都是朋党,都是非支持国阵不可。

大选前大家空闲就坐在茶餐室里喝茶聊政治,一班朋友似懂非懂地随便聊聊。大家都在猜测对方的政治立场,你一句我一句,听到什么谣言就带着神秘的语气在那里吹水。聊到最后就是揭底牌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当然会看见几个激动的家伙大大声说自己支持哪一方,然后提出自己崇高的论点,坚信自己的理念。待的大家都道出立场,一面倒全部都支持反对党,面对这么多的不公,贪污腐败的政策,那里还会有支持执政党的理由?这个时候,大家都把焦点放在老陈身上,老陈一语不发的坐在那里很久了,始终都还没表态。老陈傻里傻气的,以前常被朋友嘲笑,但是后来运气好接收了家族的遗产和生意,誓要在朋友面前抬起头来。老陈当然发觉自己被注视,但是他还是不慌不忙地伸手进口袋拿出香烟,点了火随即吸上一口,吹出烟雾后带着无奈和忧郁的眼神对朋友们说,“对不起,我做生意的,没办法”。

在讨论时,最怕遇到的两个论点就是“我做生意的”和“我怕会乱”。有些“生意人”明明自己的生意没有挂牌,也没有做很大,只不过在某一单生意里微微的牵涉到政府计划,比如卖椰浆饭给政府承包商工地里的印尼仔,就把自己给幻想成洛克菲勒了。如果自己不把票投给国阵,而最后国阵又成功执政的话,那么以后可能就不能再把椰浆饭卖给政府工程地盘里的印尼仔了。人民出现一种认为自己一票淡薄的同时又认为政府会查到自己投哪一方的矛盾心理,笔者的婆婆以前就因为“不投某阵,马哈蒂就会把她送回中国”这类无聊谎言给骗了,试问常常电脑系统出现故障的政府部门有如何分辨哪一个人是祖籍中国然后在某大选投了反对党而安排把他送回中国呢?不要笑,如果你有说过“对不起,我做生意的,没办法”那么你和笔者的婆婆基本上没有什么差别。

最后是“我怕乱”,笔者在前几篇博文《爵食华社的恐惧》就提到政客如何利用恐吓及威逼的无耻手段以达到他个人的政治利益。这些政客没有政绩,一味的投机尝试利用恐惧影响选民的心理,其实同时暴露的自己毫无政绩,无法以自己任内政绩作为要求选民支持的理由。考试要到了,没有温习的学生就威胁老师如果不给高分他就捣蛋,老师可要看好了,一定要给没成绩的学生吃鸡蛋,不然对辛辛苦苦努力的学生不太公平。

1 评论:

Anonymous

thanks for share........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