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公平,谁当部长都可以

国阵领袖近日频频放话为下届大选做策略上的布局,突然之间经济转型计划不谈了转而专注在政治课题上,看来砂州选民确实吓坏了首相和马华总会长。蔡总的害怕心理在他的言论里表露无遗,可能之前为了试探民情而叫人联党不要入阁的结果良好,所以这次总会长拿了自己的政党当赌注,发表马华如得十五席以下将会拒绝入阁的言论。这样的言论非常符合蔡细历的风格,因为够赤裸和暴露,赤裸裸地表现马华在这三年以来毫无政绩,同时也暴露了马华在政府内已无所作为,连糖果也派不成了。308大选前,黄家定至少还能提出自己的政绩同时和当时的教育部部长希山来个拥抱承诺增建华小。

一向来没什么主见的首相纳吉,除了害怕得半夜不睡觉上网安抚选民之外这次也暴露了他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在巫统内部遭到反弹而必须走回头路的弱点。温总理这边称赞纳吉的一个大马理念,离开大马不久后纳吉却表演四川变脸就说要为民族斗争并重新点燃回巫合作。其实谁人不知道巫统根本没诚意实行回巫合作,放话说要回巫合作只不过是为了配合马华的恐吓策略激发华裔的恐惧心理。马华这边厢说要放弃入阁,巫统那边却说要回巫和作,这样双管齐下必定吓得一些国阵旧票和华裔游离选票屁滚尿流。这心理战确实打得好,也抓着老一代马来西亚人在种族课题上的谨慎心理,但是同时也破绽太多忘了自己的筹码已剩不多。

其实如果国内的政策是走全民路线以绩效为先,那么有没有华裔部长又何妨?现今来说,华裔部长在内阁里也只是担当协商的角色,协到后来根本就没有协商的余地,马华也说明了首相和副首相才是老板,人民利益已遭到践踏。多源流教育在宪法内但是却不在政策内。从华小常年得不到增建和足够的拨款来看,问题根本不在有没有华裔部长而是华教课题已经作为政治的筹码变成另外一种形式的“以华制华”。加上教育部长穆由丁以马来人优先的理念办事,副教育部长看到他就好比冬天的小猫缩在墙角下发抖。内阁这样不良的办事方案和人事结构就算多几个协商式的副部长在里面也不会有所作为。

国阵不断制造只有华裔投反对票的假象就是为了淡化其他全民性的课题,比如反贪会坠楼案件的课题不断被雕刻成华裔的问题,但是事实上另一位在反贪会坠楼的是巫族的关税局官员。同时国际媒体也纷纷报导这两宗案件,引起国际社会的主义,是关乎国家形象的问题了。再来就是对稀土厂和核电厂的反对,反对一个大马电邮计划,一百层高楼计划等等的课题,说明全民一致不满政府的朋党主义和滥用公款的作风,华裔在改革的路上并不孤单。

全球化的趋势导致保护主义慢慢崩解,在周遭国家都实行自由贸易政策的同时也意味着坚持保护主义的国家将会被孤立,同时朋党主义也将另国家经济陷入缺乏竞争力的状态。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们还以种族主义的思维去制定政策,在未来必定被世界淘汰,所以改革的脚步不会因为政客的恐吓和威胁而停止。我们改革国家的决心不应该沦落到“一个大马式”的包装,那种只需要比一比手指就当改革的包装。如果还是有人看完文章后还担心马华不入阁,笔者只能说,剧本来来去去都看了几十回,那一次不是以“为了不成为华社的千古罪人”作为借口而再次入阁?还见过狗改得了吃屎的吗?

2 评论:

Yee

狗急跳墙,玩威胁!

Post a Comment